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第79章

    依旧满座寂静。

    由于所效忠的亲王大人一向行事独断,所以枫姬的智囊团很少有发挥能力的余地。

    但不管再恐惧,也到了必须处理正事的时候。

    “陛下,当务之急是明确一件事。”戴眼镜的部下战战兢兢的起立,“七公爵为帝国创造经济繁荣,但个人储蓄绝对无法与国库抗衡,傲茵殿下……不,贝克维萨竟然在公然对您宣战后有给养军队的实力,背后是否有其他公爵支持?我们必须一并对科研院施压,迫使他们表态,但目前以波伊卡公爵为首的科研院,都保持观望态度……”

    “七公爵里,谁会有那个胆子和她站在一起?”枫姬一用力捏碎了掌心脆弱的族徽,“娱乐署居然能在元老会不知道的情况下存下那么钱么……不对,庆典!”

    脑海中电光闪过,枫姬想通这点后心情更加糟糕,却不得不解释:“宇宙的九千年庆典,傲茵花了那么多钱购买吸光材料,数额一定虚报了!况且之后她被流放至荒星,借由便利的宇宙交通还能将材料转手卖掉回收资金……元老会还真是把她送到了一个好地方。”

    如果傲茵之前对亲王的复仇只是假象,那么金钱到位后,无疑催生了计划的落实。

    ——比接受其他公爵援助更糟糕的情况。

    毕竟现在的傲茵虽然孤军奋战,但也是不会考虑退路的破釜沉舟。

    座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我们还有那个地球人,她孕育着贝克维萨的后代,如果贝克维萨攻入宫殿,也可以用人类威胁她!”

    “没错!夜族的天性是争斗,但她并非我族人,说不定贝克维萨会对地球人网开一面。”

    “够了,你们是想用珍贵的夜族后代,去对付一个微不足道的叛徒吗?”枫姬傲慢的靠在宽大椅背上:“我要打断傲茵的骨头,还不用先威胁。”

    部下们纷纷低头,间或从眼角的缝隙里打量一眼年幼的亲王。

    陛下说的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应对巫帕族的袭击。

    不选择杀死叛徒,无非因为他们需要一个活的试验样本罢了。

    ……

    历史的进程已经失控。

    无论如何内斗,对外都一致团结的夜族,原来并非他们宣扬的那样铁板一块。

    李灼楠在绕开系统封锁后终于能查询所有信息,小心翼翼地缩在房间一角打开光脑。

    终于见到了……

    悬浮窗口抖动几下,露出傲茵那张非常熟悉的脸,灰色长发流光溢彩,眼瞳灵动却燃烧着邪恶的光。

    重生后的贝克维萨公爵,外貌和之前别无二致,冷静地面对镜头宣扬:“综合上述证据,枫姬·r·卡雷安控制族人进行试验,至今已经导致数十位男爵及子爵死亡,对外则宣称自然消亡,她才是不可饶恕的叛族者!”

    这是奈维尔星的公共频道,傲茵发言中的标点符号都会传达给每个观众。

    真是混乱至极的场面!枫姬在忙着清理奈维尔人,傲茵在忙着清理她,双方都在指责对方是叛族者。

    那么无辜的平民呢?就这么沦为社会动荡的牺牲品吗?

    “……你在看什么?”

    质问的声音冷不防在身后响起,吓得李灼楠立刻丢掉光脑。

    悬浮屏自动调整角度,仍然以最清晰的角度展示画面。

    “你不是……”李灼楠惊慌地挡在前面。

    “不是在开会吗?”枫姬的脸上出现罕见的疲倦表情,伸手拉了一把人类防止她撞到肚子,“该讨论的问题都已经讨论完了,没什么好说的。”

    “那么傲茵……”

    枫姬听见她提到那个名字,突然狰狞地弯起嘴角:“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证据,但放出来的名单上并没有雪尤莎公爵和她的名字,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李灼楠不习惯她用凉冰冰的手指触碰自己,向旁边躲开了一点:“只是几个末等男爵的死,还不足以对你构成威胁,但如果知道公爵的消亡也与你有关,整个科研院的立场都会转变。”

    “没错,她隐瞒了这点。”枫姬轻轻拍手赞赏她的聪明,“如果让帝国知道,现在万人之上的傲茵公爵曾经是生不如死的阶下囚,会怎么样?”

    “你这是想同归于尽么。”

    “她再咄咄逼人下去,我会考虑用这种方法的。”枫姬执着地站在人类面前,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元老会已经在商量审判我了,但我派了一位故人与傲茵谈判,倒要看看,她是真不记得,还是假装忘记。”

    “是谁?”

    枫姬只是笑不回答,笑容莫名苦涩许多。

    怪不得傲茵不需要公爵的支持,原来是早就傍上了元老会的其他亲王。

    在这种情形下,哪怕是让格尔露代替自己出面,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吧?

    ……

    枫姬陛下一生自负,某些预感却准确得可怕。

    三日后,元老会举行了一场有关亲王的审判。

    消息只在少量夜族之间传播,李灼楠最初也不知道,毕竟被审判的正主还在宫殿里休养呢,完全没有作为罪人的自觉。

    所以直到外面有人嚷嚷着“贝克维萨公爵来到深谷宫殿”,她都认为很不可思议。

    人类扶着肚子急促地在宫殿内穿梭,终于找到了正在更衣的主人,劈头就是问题:“傲茵是不是在外面?!”

    “是啊。”枫姬让侍从帮忙换上最华丽的黑色长裙,枫叶一般的红发认真挽起。

    “我要见她!”

    枫姬坐在化妆镜前,描唇的动作一停:“谁允许你提要求了?我的任务是保证夜族的后代正常发育,但很明显,见一个叛族的公爵不是婴儿成长的必要条件。”

    “你……”李灼楠一时语塞。

    枫姬放下鲜艳的唇色,对着镜子抿起小巧的嘴巴:“你从前的主人就在山谷外,然而很遗憾,她不是为你而来的,而是为了讨伐我。”

    夜族曾经光鲜的面容,如今也到了需要化妆品才能提升气色的地步。

    她最近一直过得非常艰难,外界的质疑声越来越大,连清扫奈维尔叛军的工作都不那么顺利了。

    但用刻薄的话稍微刺激人类后,又有种将痛苦转移到他人身上的快.感。

    “傲茵,你还真是个麻烦的试验品,不如再换代一次吧,直到把我们之间的事完全忘记……”枫姬念念有词地站起来,轻轻撞开李灼楠。

    在走出宫殿时,她又强调:“只要我还是夜族的亲王,你就永远别想离开,也别想傲茵能赢。”

    阴冷的宫殿位于深谷之中,终日见不到太阳,而今天,各种型号的战斗用飞行器填满整个天空,带来辛辣的攻击气息。

    枫姬将封闭的宫殿顶层打开,无所畏惧地冲上空的敌人冷笑:“怎么,远距离叫嚣了那么久,终于鼓起勇气来见我了吗?”

    严阵以待的飞行器战队缓缓分开,露出银发女人的身影,没有戴战斗头盔,一头长发迎风乱舞,遮住冰冷不善的眼眸。

    傲茵微笑地纠正她的说法:“不是有勇气来见你,而是在你走投无路之前,我们的见面都没什么意义。”

    是说她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吗?

    枫姬仰头注视上方要高出很多的身影:“别忘了,负责繁育后代的地球人还在我手里。”

    “很快就是我的了。”傲茵操纵飞行器缓缓下降,却始终高出她一米,“想不想知道元老会下达了什么判决?”

    “哼,没有我出席认可,什么判决都毫无意义!”

    傲茵换代后的发色更加鲜艳,是活力四射的新生代,用指尖将碎发梳理到耳后,依旧不疾不徐地说:“我觉得你还是听一下更好——詹诺斯亲王已经作出决定,将枫姬·r·卡雷安逐出元老会亲王席,降为子爵。”

    “驱逐我?!荒谬,荒谬!”枫姬气得只能冷笑,精心描画的唇角被咬出鲜血,“为了避免决策时出现半对半的情况,元老会的亲王必须为单数,他们想坏了夜族初期就存在的规矩吗?”

    傲茵慢条斯理打断她的疯狂:“放心,新的亲王由我继任。从今以后,这座宫殿的主人就是我了。”

    怪不得贝克维萨退回族徽,原来早已有恃无恐!

    “叛族者不配成为亲王!”

    听到这句指责,傲茵终于露出了一个真正的笑容,居高临下地垂眸认真问:“你认为,我是叛族者吗?”

    深谷的亲卫队蠢蠢欲动,和天空的战士剑拔弩张地对峙。

    “不然呢?巫帕族已经谋害了很多族人,而你居然还执着于我的地位?”

    “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改成……‘而你居然还不乖乖做我的试验品’?听上去更符合你的性格。”傲茵嘴角的笑容尖锐,眼底却一片漠然,“巫帕族的叛乱持续至今,难道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吗?”

    枫姬迎上她的视线,眼底有一瞬间退缩。

    傲茵沉默片刻,脑海中无数记忆翻腾上涌,是换代后的传承记忆。比如那位早已消亡的公爵,比如自己被困在地下实验室里枯萎的发色……

    一切记忆都与仇恨有关,但傲茵清楚,脑海中最深的地方有颗很硬的茧,只是那段回忆被封存起来,无论如何都不肯向她打开。

    封存就封存吧,反正傲茵需要的回忆已经收集完毕,汇聚起来,成为足以让枫姬崩溃的真相。

    “还记得你当初用来对付我的麻醉喷雾吗?还记得你这几年与巫帕族的合作吗?他们制造出消弭夜族晶核的毒.药,不是因为我,而是拜你所赐!”

    “你让他们获得了足以倾覆我族的力量,你该为那些死去的族人负责!否则光是抓了几个夜族子爵,詹诺斯会那么轻易同意我的请求吗?”

    “巫帕族现在所使用的毒剂,就是来源于你的研究。要看看证据吗?”

    不,不可能!

    枫姬抓住鬓边的头发步步后退,四周空旷无处可逃,阳光从飞行器的间隙中洒下来,落在皮肤上时灼得灵魂都在疼痛!

    明明傲茵才应该是罪人!

    “明明从很久之前开始……”

    她就发誓为种族奉献一切了。

    元老会存在目的就是守护种族,而方式不止一种。研发武器、组建军队都是保证繁荣的条件,而寻找繁衍的方式也是。

    或者说,元老会最初组建的目标就是为了找到夜族的繁衍公式,只是数千年的一无所获,让亲王们转而踏上了其他路途。

    但不包括枫姬。

    她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记忆里,“繁衍”成为了枫姬存活的意义,为此牺牲一切,包括自己。

    但是,为什么会有人说,导致种族覆灭的危机,根源出自她!

    是了……想起来了……

    枫姬捧着脸,遮住惊恐的表情。

    那个导致她换代后再也无法长大的试验里,所使用的药剂就是现在巫帕族的毒剂……吧?

    那些不死心的平民始终没有放弃夺回星球的想法,蛰伏在蛮荒地带一次又一次的研究,终于找到了杀死贵族的方式。

    否则以他们的科技力量,怎么可能拿出这种东西!

    但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没有跟随着传承记忆保留下来呢?还是她的大脑已经被繁衍填满,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

    “是我……哈,真的是我……”枫姬落在脸上的指尖开始颤抖,笑得连裙摆都在抖动。

    傲茵轻巧地跳下飞行器,斗篷在空中猎猎作响,确认般点头:“没错,都是你。现在交出元老会亲王的职位,由我继任,去解决巫帕族的叛军,这是你唯一的选择,也是你最后弥补种族的方式。”

    “凭什么!”枫姬恶狠狠挥手,冷光威胁地划出弧度,将傲茵逼退半步。

    亲王和公爵的实力差距仍然存在,傲茵仍然在忌惮她。

    “给我关闭穹顶!”枫姬头也不回地沿着楼梯进入宫殿,黑色长裙在光洁地板上拖拽出美妙的弧度。

    待命的亲卫队纷纷行动,彻底隔绝天空的阳光。

    “冷静,我必须冷静下来……”枫姬抓乱发丝,在深宫里来来回回走着,心跳却越来越快,“不是我干的,对,灭族的罪魁祸首不是我,是傲茵……对,冷静下来……”

    然而空旷的宫殿里,回荡着的是她逐渐激烈的心跳声。

    砰、砰、砰。

    此时此刻,全宇宙只有一个地方能让她获得暂时的慰藉。

    实验室。

    幼小的亲王独自前往地下研究所,冰冷的日光灯反而比太阳更能给她安慰,坐在平日做实验使用的加高转椅上才缓和一些。

    实验室里残留着消毒液的味道,枫姬怔怔地抬头,才发现这里其实空荡得可怕。

    惨叫,诅咒……那些终日徘徊在地下的声音,消失了。

    “我还有那个人类,她是夜族唯一的希望,我不是罪人……”枫姬在椅子上坐了片刻,喃喃的起身,向门外走去时余光突然发现了什么东西。

    那是个保险箱,实验室里新添的,上面一道划痕也没有。

    枫姬鬼使神差地停步,走到保险箱前用掌纹开锁,取出了里面低温保存的水晶瓶。

    那是巫帕族研制的毒剂,她命人取出来的样本,只是现在没有时间继续研究了。

    她的时间一直不多。

    就好像有了人类,也注定会输一样。

    枫姬将水晶瓶贴在眼前,却只能看到墨汁般的粘稠液体,哪怕对着头顶的日光灯观察也不见透亮。

    “……真黑啊,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她拧开瓶盖,没有半分迟疑地将液体悉数饮下,被腐蚀的痛楚顿时遍布全身!

    空瓶叮的一声落地,枫姬摇摇晃晃地撑住桌角,哪怕面前空无一人,也挤出最后的微笑,就像在所有族人面前演讲那样自信。

    “无论是谁,都没有资格审判我。”

    宫殿之外。

    在空中待命的战士,终于在傲茵公爵下令之后陆续降落地面,逐一压制前亲王枫姬的护卫。

    喧腾的气流直上云霄,冲散深谷里千年积累的云雾,阳光倾泻,天上只有一朵小小的乌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