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炎夏炎炎> 新故事新三

新故事新三

    柳米米就算是腿长,走得快,也走不了四个轮子的快。柳米米后来以为陆其轩已经不见踪影了,就放慢了脚步。顺带还站在路边,从路边商店的橱窗里,透过玻璃看了一眼自己的发型,幸好没乱。都被这个小崽子给气到了。

    陆其轩就开着车在路上滑行,柳米米并不是很认识邵其轩的车子,因此,她就透过橱窗看见自己身后有一辆车以步速在行驶,心里还说了一句,这车看着挺好,就是这个速度有点慢,没油了吧。

    陆其轩滑下车窗,就问柳米米,

    “姐姐,要我带你一程吗?”

    柳米米一则是没有戴眼镜,不是很看清楚人脸,二则是陆其轩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还带了一个墨镜,所以柳米米第一声的时候压根就没看出来这货是谁。

    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兔崽子在街上。

    陆其轩见柳米米不理自己,也不心烦,就又喊了两声,等到第三声的时候,整个街道能听见的人都多半在朝这里看,柳米米作为当事人,完全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往背后看了一眼,就看见陆其轩在车子里面,喊外面的人,柳米米这次是因为定睛一看,就瞧出来了,这货不是陆其轩吗?

    他还有姐姐?

    emmm......好像哪里不对。

    柳米米不管他,抬脚就走。

    陆其轩不让走了。

    车子前轮胎一不留神就直接别在了柳米米要走的前面的路上,柳米米不干了。

    刚才不是说好了,不跟着了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欺负弱小女子是吗?

    柳米米是谁啊,作为一个合格的能不吃亏绝不吃亏的当代女性,柳米米表示,就不惯你的毛病?

    陆其轩下了车,柳米米就感觉他下车的时候真的是不擅长走路,这个皮鞋,就是不踩在地上用的。

    得供起来。

    柳米米虽然心疼陆其轩脚上的皮鞋,但是并不心疼陆其轩。

    陆其轩走了两步脚脖子上就沾了水,有点儿凉。

    柳米米没看见,她就看见鞋了。

    “我欠你钱了?”

    柳米米问。

    陆其轩说没有。

    “我拆你们家房顶了?”柳米米两只手叉在腰上,气势还没完全发挥出来,一滴雨水恰巧砸在她的脑门上,这雨还真的是会找地方下啊。

    “没有。”陆其轩从自己兜里拿出来一个手绢,要给柳米米擦额头,柳米米躲开了。还气鼓鼓的。

    陆其轩见柳米米不打领情,自己手都伸出去了,还真的有一点不太好收回来。陆其轩就干举着自己的胳膊。

    柳米米也是觉得这人是不是不嫌累,主要是她看着就有些不舒服。

    这货的胳膊就跟个棍子一样杵在原来的位置。

    看着非常没有美感。

    柳米米有些强迫症,就给他推回去了。

    陆其轩胳膊上透过西服感觉到来自于柳米米的手上的力道,心里咯噔一下。

    下一秒下意识,就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把柳米米给撂倒了。

    这话怎么说呢?

    虽然这件事情是柳米米先动的手,但是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柳米米最惨。陆其轩发誓,他真的就是练习柔道练出来的自动反应,没有想那么多,就用了一个招式给柳米米撂倒了。

    陆其轩整个人都是懵的。

    柳米米更是懵的。

    就没见过这样的,这才是第几次见面,多大的深仇大怨,就这么在大街上打人啊?

    还这么狠。

    柳米米就想起来电视剧里看的,练新兵的时候,新兵崽子们在水里扑腾的场景。柳米米就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新兵崽子,还惨,还就一个教官。还就追着自己训。

    苍天啊!

    柳米米心情很不好。

    从她甩开陆其轩扶自己的手的动作就能看出来,就是不爽了呗。

    按照道理说,这种事情谁遇到谁都不爽。

    蒋阿娇表示:是的。

    孙小艾表示:要是有人敢这么打自己的话……她没准就同意这桩婚事了。

    蒋阿娇:……

    柳米米:……

    作者:……我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孙小艾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喜爱:能控制得住我的男人,要不就是人很聪明,要不就是人很厉害,再次要,也要能打才行,要是什么都不行,那也太没有存在感了?

    众人: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但是就不能意思意思就行吗?实在没必要非得真的动手啊去?而且这大雨天的,在雨里多冷啊?衣服都还湿透了。

    孙小艾:如果不是雨天的话,多没意思,那多无聊,就很没有记忆性,过几天就忘记了啊!

    众人:……你是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才比较有记忆性?

    孙小艾:不用这么刺激,就是正常刺激剂就可以了。要是上刀山下火海的话,这个经费怕是不太够。

    作者:……我觉得这不是经费的问题,而是你的脑回路的问题。这个条约也太大了。

    众人:我觉得你谈的恐怕不是恋爱,是一种叫做恐怖片的东西,最起码是一种叫做冒险片的东西。反正不是言情片。

    孙小艾:……道不同不相与谋。

    众人:你自己谋去吧。

    好在孙小艾之外的人脑回路都是正常的。柳米米是结结实实被甩在地上的。陆其轩伸手去扶人也就是扶了个寂寞。

    柳米米压根就不理他,还给陆其轩的手拍开了。柳米米还自己翻了个身,主要是其来的时候手滑了一下,身体没有控制好,第二次又来了一次侧翻。这次真不怪陆其轩。

    陆其轩想笑来着,看见柳米米的头发上都粘上了水,眼睫毛都糊了水在上面,要是再说点什么,怕柳米米哭出来,也就什么都没有说。

    伏低身体把人硬拉起来。

    顺手就从柳米米腿弯的地方将人抱起来了。柳米米当时就是气极了。

    脸上身上都是水。

    挣扎了几下,自己没挣扎开,就别陆其轩扔进了车子里面。

    陆其轩上了主驾驶的位置,柳米米被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陆其轩开车的时候就看见柳米米哭了。

    虽然不是很粉变得清楚,但是从她垂自己的力道来看,是真的哭了。

    陆其轩还要看前面的路,所以没有办法把柳米米的手拿开,就忍着疼。

    只能出声阻止:“姐姐,我在开车,你能不能消停一点,一会儿要是被交警逮到了,我就说你对我人生攻击。”

    柳米米只是被气昏了头,但是但是并不是被冲昏了智商,还是知道交警逮住的问题的严重性的。因此看了看陆其轩,看了看陆其轩车前面的路,然后看了看陆其轩车的速度,自己气不过,就用脚不知道踩了一下什么地方。

    陆其轩感觉到了来自于车子的委屈,还是振动模式的。

    柳米米自己也把自己的脚踢疯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脱了鞋,把自己蜷缩在椅子上。

    “下面有抽纸。”陆其轩提醒柳米米。

    柳米米也是不客气。

    从里面抽出来一包抽纸,还有一盒棒棒糖。

    柳米米从里面拿了一根,陆其轩看见了。

    “哎,我送我女朋友的,你吃了我怎么办?”

    柳米米打了个寒战,“你来着这么个豪车,还买不起一盒糖?”

    陆其轩说买不起。

    这糖贵,限量的。一颗一百。

    柳米米从自己湿了的钱夹子里面翻出来一张一百来,扔给陆其轩。

    “够了吧?”

    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陆其轩就跟她说,“你再往下一格,还有保温杯,你喝吗?”

    柳米米拧开保温杯,还泡了枸杞,桂圆,就差红枣了。

    旁边有一次性纸杯子。

    柳米米倒了半杯。

    捂在手心里。

    捂了一会儿,不是很冷了。

    刚喝完,陆其轩就说:“一杯一百块。”

    柳米米真的是,差点给噎到。

    “就你这破水还一百块钱,你能靠谱点吗?”

    陆其轩的车子转了个弯,解释道:“能。一百五。”

    柳米米就把保温杯又倒了一杯。

    反正都喝了,一会儿再说吧。

    债多了不怕,虱多不痒。

    陆其轩就给她都数着,“一共六杯。”

    柳米米奇了怪了,“我就喝了三杯。”

    “里面还有一半多呢。”

    陆其轩不急不慢解释道:“姐姐,你喝了一半,另一半我还怎么喝?总不能和你喝一个杯子里的水吧?所以另一半也算是消费了。”

    柳米米:“弟弟你数学真好。”

    柳米米不高兴了。

    也不喝了。

    就在座位上气鼓鼓看着前面的路。

    一会儿自己给整睡着了。

    陆其轩开了半截,快到家的时候想起来个事儿。

    他是顺道想带着柳米米来着,但是顺道是送她就去,这么快就领到自己家里是不是不太好?

    但是刚才上车之后忘记问她家里在哪里了,就光顾着逗她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陆其轩要么把柳米米叫醒,要么把柳米米带回家再叫醒。

    陆其轩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磊落君子,就跟柳米米说:“我数三下,你要是不醒的话,我就不拐弯了。”

    陆其轩很快数完了三下。

    嗯,是你没有醒,这就不怪我了。

    ———-

    孙小艾给柳米米打电话,柳米米电话不通。孙小艾就留了信息。还是没人接。

    孙小艾想不起来柳米米这会儿是和谁在一起。

    正想着,就听见柳米米的电话回过来了。

    “你去哪儿来?”找不着人。

    陆其轩的声音:“你找米米吗?她在我这儿。”

    孙小艾就听出来了,这货不是那个小崽子吗?

    “不是,你俩怎么这么快就搅和在一起了?”孙小艾觉得这个进度有点不能接受。

    “要不以后还需要我做中间人吗?”孙小艾比较关心自己是不是兼职要失败了?

    当然这是玩笑。

    陆其轩停好车子,晃了一下柳米米,没醒。

    柳米米睡觉比较实在,没有必要情况不太容易醒。

    因此,陆其轩搓了搓小手。

    把人抱进了自己家沙发上。

    柳米米就是在一阵腰酸腿疼背抽筋的情况下醒来的。睁眼一看,自己身下就是一个沙发,还是木质的。真的膈的慌,怪不得一个晚上她都梦见自己睡在岩石上,还是悬崖。

    最主要的,这身上这个破布是啥?

    看着像是床单?

    被子?

    毯子?

    柳米米站起身来撑了一下筋骨,浑身上下有一种咔擦咔擦响的动静。

    这是坐的时间久了,骨骼都开始抗拒了吗?

    柳米米昨晚伸展运动之后,才意识到这里好像不是自己家?

    不对!

    非常不对劲啊,这完全不是自己家的风格。主要是这个吊灯,也太夸张了吧?看着就很贵。

    还有这个房间好像是双层的,复式结构?

    emmmm……

    难道自己爸妈是隐藏富豪,忘记给自己说了?现在自己长大了,决定告诉自己了?

    不对!

    等会儿……柳米米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

    昨天…她昨天干嘛来着?

    对了,昨天她去和孙小艾逛街了。逛完街孙小艾说要看音乐?音乐剧?还是音乐来来着?

    音乐!

    然后……孙小艾就去上厕所了。

    然后……她要去找,被人拽住了……

    这个人……这个人是陆其轩?

    柳米米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忆了?怎么昨天的事情都有点儿不清楚?而且问题是,昨天和今天就不到十二个小时的距离。

    不对,十二个小时的时间-。…说话都不清楚了。

    是不是昨天磕到碰到哪里了?

    柳米米一向很爱惜自己的大脑,绝对不允许有大脑损伤的事情发生,所以就目前的状况看,她觉得自己只要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是是神经受到了损伤,那么她就有必要去看大夫。

    就在柳米米打算走的时候。

    陆其轩端着一碗汤葱厨房出来了。

    “你去干嘛?”

    “你怎么在这儿?”

    前半句是陆其轩,后半句是柳米米。

    “这是我家。”

    “我去医院。”

    前半句是陆其轩,后半句是柳米米。

    陆其轩就把汤放在桌子上,还挺烫,他摸了摸自己的耳垂,缓解烫的程度。

    “你昨晚可能是感冒了。”

    陆其轩让她坐下,给她一堆衣服,然后让她去里面去穿。

    陆其轩自己一个人住,不过家里有一些是他爸妈的衣服,他找了两件他妈妈的。

    柳米米换好衣服出来。

    陆其轩觉得还算是能穿,就是稍微有点儿胖。颜色也比较素净。

    “所以这是你家?”柳米米指了指天花板上面浮夸的吊灯。

    陆其轩有那么一些尴尬。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灯有点儿浮夸?我也觉得有点儿浮夸,但是我爸妈喜欢,主要是我妈喜欢,所以我爸就把它买下来了。你也知道,我爸在家里都是听我妈的。”

    柳米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表示对陆其轩家里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

    “我不知道你们家里都是你爸听你妈妈的。”

    柳米米觉得这些事情不重要。

    她昨天大概就是在车上睡着了,不太清醒,但是现在她已经醒了。

    “你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回去了。”

    柳米米表示自己着急离开陆其轩的领域范围内,不管去哪里都好,只要不是在陆其轩的领域范围内就可以了。

    “你先把汤喝了吧?你好像有点感冒,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看一下。”

    陆其轩就堵在她和桌子之间,指了指桌子上的汤。

    柳米米有点渴了,她睡醒之后就会伴随着对水的需求,一般都是早上,但是现在都快九点了。她觉得自己不需要喝水了,可以等到中午一起喝。

    “你自己喝吧,我不喝。”

    柳米米找自己的包。

    陆其轩昨天就只顾着柳米米了,没有关注柳米米还带了一个包,现在他们家里这个新主人需要一个包,陆其轩表示可以从外面买一个?

    “你喝完了,我陪你去买一个?”

    柳米米想起来了,这货不仅长得年轻,还自带一种属性,就叫做天生有钱。

    rich。

    柳米米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汤,看着就不是很好喝,“我不想喝,你喝吧?我感觉看着清汤寡水的?里面连个面条都没有。”

    陆其轩伸手就摸了一下柳米米的额头,还真有点发烧。

    柳米米也感觉得的物理攻击值降低了,脑子晕乎乎的,还有点疼,另外,感觉身上也不是很有劲儿。

    “你先把汤喝了,这个是姜汤,我给里面加了糖在里面,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是试试总是好的。你先喝了再说。”

    柳米米拧不过陆其轩,但是就是不喝,反正他也不能灌自己不是。

    陆其轩试了一下汤的温度。“你要是不喝的话,我就喝了,但是你得给我一百块钱。”

    柳米米皱了皱眉毛:“什么意思?为什么你喝了汤,我还要付钱?”

    陆其轩就给她解释:“是这样子的,这个汤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然后你自己不喝,给我喝,原本就是你应该喝的,但是你现在不喝的话,等于说是浪费了我给你准备汤的材料,这样子算的话,这些材料的钱还是应该你来支付的呀。”

    陆其轩停顿了一下,他觉得柳米米好像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需要消化一下。

    “等一下。但是如果我替你喝了的话,我自己也有精神损失,因为我原本就是不想喝的,是你不喝,然后叫我喝的,所以我还是被强迫的,这样子算下来的话,其实我不应该喝这个糖的,但是我喝了,那我就损失了不喝汤的快乐,而增加了喝汤的痛苦,所以就是按照这个逻辑的话,你应该还要再支付一百块钱给我,作为我的精神支付。”

    柳米米脑子有点乱,虽然乱,但是还是觉得这货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但是柳米米并不是很愿意支付这笔现金,并且觉得这笔现金是完全没有必要支出的,属于自己计划外民啊的支付。

    所以很快,柳米米就决定:“行吧,那我就喝了。是不是喝了就不用支付你现金了?”

    陆其轩讲对的。

    柳米米很小心吸了一口汤在嘴里,感觉还可以。然后喝了第二口。

    等整个碗里的汤都见底的时候,柳米米觉得自己好像是喝多了。有点撑的慌。

    “好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柳米米表示自己现在已经不用支付现金,而且现在已经没有陆其轩所说的,自己不喝汤就不能走的事情了。

    陆其轩看着柳米米的脑袋,她看起来现在没有昨天那么精明了,有点儿发傻,憨憨的模样。

    柳米米喝完汤之后感觉身上有汗,额头上也有汗水,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她感觉自己的症状好像更严重了。脑袋更晕了。

    “好了,不要闹了,弟弟。我感觉有点儿不舒服了,我先回去了,回头再聊。”

    柳米米就往外走。陆其轩这次没拦着。

    但是柳米米硬撑着在路边站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这里好像根本就打不到车,因为这就是一片比较偏远的远离市区的地方,周围除了几栋看着就很贵的房子之后,附近没有一个人影。

    柳米米打开了导航,在查看地图之后,就发现,如果从这里走过去的话,实在是不太能走回到自己的家里。

    就在柳米米打算给孙小艾打电话的时候。

    一辆车出现在了柳米米的视线里。

    “师傅,您能拉我一段路吗?”

    柳米米隔着玻璃喊。

    陆其轩摇下了车床。柳米米感觉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就这么大的宽马路,都还能碰到一起。

    兔子:你这个大宽马路周围没有车,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

    作者:不是啊。这附近都有车,而且还堵,但是米米走的那条路没有车。

    兔子:我懂了,你就是给她一条错误的路线呗?

    作者:嘘,你不要让米米知道这件事情。

    兔子:你这样欺骗自己的主角真的好吗?

    作者:我发誓,我不是在欺骗她,主要是我也不会看地图,所以就顺嘴说错了。

    兔子:你厉害了!

    虽然柳米米并不是非常愿意上陆其轩的车,但是就目前的状况看,如果她不坐这辆车的话,很可能在未来的两个小时里面,她就得在这里站着。

    而且,她好像真的有点儿感冒了。

    陆其轩就给她开了车门。

    车座上还躺着她的包。

    柳米米就看在包的份上,上车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