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祁少深爱:诡计娇妻闹翻天>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的青马竹马是谁?

第三百一十一章 你的青马竹马是谁?

    这个人,到底想干嘛?

    明明自己都生病了,还要亲自己?怕自己不被他传染到感冒吗?

    心里这么碎碎念,阮希冬却不敢挣扎一下,毕竟,男女力量悬殊,她可没有胆子在病中惹火这个男人。

    男人的吻带着炙热的气息,仿佛大火烧山一般的狂野,阮希冬十分佩服他的热情,渐渐的身体也逐渐软了下来。

    不是,可是此情此景不对劲啊。

    祁扬他还生病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祁……祁扬……"

    "叫老公。"男人松开了她,但是脸色已经红了。

    他应该是又烧了起来,都烧糊涂了。

    阮希冬稍微用了一点力气挣脱了他,然后走到一旁,用医生放下来的酒精贴,贴到了那个男人的脑门上。

    "叫什么叫,你不是还想跟我离婚的吗?"

    "什么时候?"祁扬迷迷糊糊的,眼神都开始朦胧了,"我不记得我说过这种话。"

    "哦,那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不顾男人的动手动脚,阮希冬仔仔细细的照顾着他,看着他逐渐闭起来的眼睛,心里默默的放下了心。

    如果这个时侯自己离开,或许,他就没有力气组织了吧。

    可是,如果现在走了的话,这个男人一定会记恨自己一辈子。他还在生病呢,自己却离他而去。

    不,她怎么也狠不下心这么做。

    等到祁扬的身体好转了些,阮希冬才默默的回到床上,盖着被子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的人都有默契,在两个人休息了这期间并没有人进来打扰。

    英善已经在门外坐了很久了,公司上一堆的事情都要报告,需要里面的人签字。

    不过,他也不愿意轻易的进去打扰。

    要知道,在不久之前,祁扬亲自地找律师草拟了离婚协议,好不容易这两个人稳定下来了,绝对不能再出事了。

    他倒是不确定自家老板是不是真的要离婚,不过看到律师拿着那份草拟书来的时候,还是非常吃惊的。

    平心而论,落小姐,不,自家的少夫人是个不错的人。

    不知道又等了多久,终于病房里面隐隐的传来了动静,他侧着头看过去,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

    只不过几秒钟,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英善,你来找祁扬啊。"阮希冬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正要出去的模样。

    英善愣了一下,然后赶紧的堵住了她的去路。

    瞧这紧张的模样,似乎跟他家主人一模一样。

    "那个……您要去哪里啊?"

    "哦,出门溜达一圈儿,我想喝奶茶了。"阮希冬侧着身子要过,笑眯眯的。

    这副纯天然的模样很轻易的让人卸下来防备,不过,英善是谁啊,那可是跟了祁扬这么多年的人,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我帮你买吧,你最好还是回去。"

    "你是在限制我的行动吗?"

    "不是,我是……"到嘴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英善的脸色忽然间就变了,他非常恭敬的叫了一声,"祁少。"

    阮希冬猛地回头看过去,只见到男人发丝凌乱,身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站在那里。他靠着墙,浑身上下的气场非常不一样。

    "祁扬,你怎么不在床上躺着?"'战战兢兢地开口,阮希冬无奈了。

    "你怎么不在屋里呆着?"祁扬明显的气儿不顺,他一把拉回来阮希冬,冲着门外点了点头 ,随后啪嗒一声关上了门。

    英善默默地抱着一堆文件,认命地在长椅上又坐了下来。

    看来又是一场漫长的等待。

    门里面,阮希冬被男人的大手握的胳膊生疼,她刚开始是想骂人的,但是看到他虚浮的脚步之后,另一只手搀扶住了他。

    "你发什么脾气啊?现在你应该在床上好好睡觉。"

    "你想去哪儿?"没好气儿的哼了一声,祁扬依旧拽着她的小手。

    阮希冬大大方方的看过去,"我就想去和楼下那家奶茶,你要不要?要的话我帮你带一杯?"

    "只是去买奶茶?"祁扬挑眉。

    阮希冬扬了扬自己的钱包,"我身份证都被你压下来了,钱包里只有几百块钱,连卡都没有,你说我能去哪儿?"

    "嗯……那你也不准出去。"

    话音一落,男人直接一个用力将小女人拉到自己的怀里,那个紧张就可不得了了。

    阮希冬很难在他的脸上看到这么直观的表情,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 放开我。"

    "不要。"

    "你果然是病糊涂了。"阮希冬还穿着厚厚的外套,非常的不舒服,"你能不能先放开我,我先把衣服给脱了。"

    "脱衣服,那我帮你脱吧。"

    不由分说地开始动手,祁扬一点都没有生病的样子。

    阮希冬也不挣扎了,反正挣扎也没用,非常认命的让他给自己把外套脱了,然后又伸手打算脱毛衣。

    "毛衣就不用了,我冷……"

    "暖气开的可足了。"

    "哦,那你先放开我,我看电视了。"猛地推了一把男人,阮希冬打了个滚儿,一下子跑到了沙发上。

    她感受着男人要杀人的目光,然后打开遥控器自顾自的换着看。

    祁扬也是真的累了,靠在床上半天没出声,他轻轻的闭上眼睛像是在养神。时不时的发出浅浅的呼吸声,让阮希冬放下了防备。

    出去肯定是出不去了,那就在沙发上看会电视吧。

    最近特别火的一个青春偶像片,无非是灰姑娘遇到白马王子的故事。不过这种老套的剧情还是有他一定的卖点。

    除了男女主角让人欣赏的容颜之外,更多的则是满足了大部分人的少女心。

    阮希冬看的集数是在中间的部分,她没有体会到男主女主浪漫的相遇,也没有体会到男主跟女主皆大欢喜的结局。

    真是不凑巧,电视上演的是女一跟男二的青春年少。

    老天爷真是特别的不公平,本来女主跟男儿都互相喜欢的,可偏偏一个误会让他们遗憾了终生。

    这部片子拍的特别好,阮希冬看着那对青春的遗憾和怀念,就默默的掉下了眼泪来。

    大概是看的太动情了,她忘记了旁边还有人在一边抽着纸巾,一边在那里啜泣。

    这种轻微的动情按理来说是吵不醒祁扬的,但是很可惜,这个男人都能睡着,当阮希冬开始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睛。

    能为别人的故事哭成这样。怎么偏偏对自己的事情就不上心呢?

    目光转移到电视上,祁扬也同她一起看,他没有什么共情的同理心,只是无形中冷了眉眼。

    下一秒,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声音。

    "哭成这样,是不是想到你的青梅竹马了?那我能问一句,你的青马竹马是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