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书后每天都在被迫撒娇> 第225章 出门左拐,谢谢

第225章 出门左拐,谢谢

    裴书珩走后不久,一直在庄子里没出门的落儿抱着楚汐换洗的衣裳前来。

    不想见这丫头一惊一乍,楚汐急声道:“放着便是,你出去吧。”

    又怕这丫头起疑,楚汐补充:“你去瞧瞧他们几个可曾回来。”

    落儿福了福身子,退了下去。

    楚汐打了个哈气,只觉得糟心。原本的好心情从见到裴书珩后便消失殆尽。

    她一边算着日子,一边想着书的后续发展。

    若是没错,这几日,镇国公的势力受到了重创,他多年前纵马撞死一名孩童被他用银子平息的事再度暴露,虽他极力挽救,很快歇了这场火,可这事也在裴书珩背后推波助澜传到了禹帝。

    这事在他们这些身居官位的人身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毕竟能坐上那个位置,谁手里没有几条人命。

    镇国公稳下这件事,也没当回事,继续过的潇洒。

    可禹帝却是不一样,若是放到往常,他不过睁只眼闭只眼,就这么算了。

    可他有心借着小事发挥,消减钰旭尧鼎盛的气焰。

    朝堂之上,大发雷霆,君子一怒,百官惶恐。

    禹帝有意杀鸡儆猴,当着众大臣的面,不留情面狠狠批判了镇国公,道他冷血无情,伤残弱小,人命关天,却事不关己毫无悔过。

    罚他闭门思过足足三月,不得出入。

    后,三皇子钰旭尧求情,禹帝甚喜这个儿子,却依旧被他骂出了书房。

    就这么一怒,那些有意拜到钰旭尧门下的官员,立马歇了心思。

    薛大将军继续这家蹭着酒,那家吃着肉。他为人爽朗,百官虽鄙夷他的粗鄙,却不得不敬着。

    薛大将军酒意上来,仿若无意的提了这么一嘴:“我昨儿碰见二皇子了,那小子文不成,武不就,可怎么也是皇子,通天的气派如何也掩藏不了。”

    对哦,还有一个二皇子。

    可二皇子实力平平,众人不以为然。

    可就在镇国公被禁第二日,禹帝提了钰旭桀担任‘天策上将’一职,钰旭桀获得和钰旭尧分庭抗礼的实力和地位。

    一件多年前引发的小事,却让朝堂换了个风向。

    没有站队的官员,左右为难。

    一个是气焰极甚的三皇子,母族势力强大,可禹帝却好似故意压制。

    一个是什么实力都没有的三皇子,上任就闹了不少笑话,这个不懂,那个频频出错,可耐不住禹帝把他唤去御书房,夸了又夸。

    大臣举棋不定。

    ……

    楚汐知道钰旭桀这般是故意隐藏实力,毕竟待他登基,钰国可是愈发繁荣昌盛。

    他也是潜力股,装傻的本事只好不差,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包括禹帝。

    毕竟,这个儿子,他从不关心,任由他自生自灭,就连国子监的课,钰旭桀不去,夫子都不会关心一二。

    就这样,时常逃课的人能有什么本事,能把字认全都不错了。

    瞧,上职当天,他带着一本千字文,空下之余对着上头圈圈点点。

    逢人便问,这是什么字。

    人前旁人要给面子,背后不知怎么揶揄,成了他们饭后闲谈。

    可这足矣让众人背后嘲笑的事,钰旭桀却在几日后得到了禹帝的赏赐。

    着实叫人大跌眼镜。

    ……

    所以,裴书珩在这个空档来乡下做什么?

    什么比干事业来的好。

    楚汐有些困,指尖点着皓腕上的红疙瘩。

    眼皮子越来越沉。

    突然,她一个激灵。祁墨曾说过一句:明日有贵客登门。

    感情贵客就是裴书珩?

    他们不该有交集,祁墨在书里可是从不站队之人。

    楚汐很快想到了缘由,裴书珩是过来挖人才的。没准这两人早就有了联系。

    裴狗子不错啊,祁墨实力可不能小觑。

    如今俞殊敏一事,祁墨不免官运受阻,就算靠自己慢慢爬,想来也是要好几年之后。至少要钰旭尧一党彻底败了。镇国公没有能力对他进行镇压。

    一个想招人才,一个想让祁母和俞殊敏过上好日子,想来一拍即合。

    不过,这都不是她该考虑的事。

    她!这些红疙瘩什么时候能褪!

    小仙女和完美的轨道擦肩而过了。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楚汐黯然神伤之际,听见脚步声朝这边走来,她下意识以为是落儿又来了。

    她没有转身:“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药膏。”划过耳际的是男子的嗓音。

    楚汐大骇,她可什么都没穿!

    她!可真要感动死了!送个药膏裴书珩都亲力亲为。骂骂咧咧。

    转眼间又想起落儿出去,裴书珩找不到人,只好亲自过来。

    也许,他也不情愿。

    楚汐靠着温泉边沿,双手捂住胸前,不敢转身:“你放着就是。”

    出门左拐,谢谢。

    裴书珩嘴角掠过一丝玩味。他非但没有走,反而往前走了几步。

    嗓音如玉,说的话却像开车:“该看的早就看了,你捂什么?”

    楚汐:!!!

    卧槽。她严重怀疑裴书珩在踩油门。

    她!能输吗?

    绝对不能!

    都发生关系了!没准发生那件事,裴书珩比她还后悔。恨不得把镇国公脸抓花。

    来吧,她楚汐从未输过!

    她松手,直接转身,贴着边沿,素手托着下颚。

    她媚眼如丝,眼角微挑。

    嗓音娇的不行:“你,你要和我洗鸳鸯浴吗!”

    “我都这样了,你不觉得恶心吗,你怎么如此急不可耐哦。”

    说着,她娇笑,女子红唇上扬,眼波流转之际,潋滟生姿,目光停留在男子手中的药盒上:“爷是要给我擦药吗?”

    裴书珩眸光沉沉,里面是她读不懂的幽深。

    “这是擦疹子的。”

    楚汐心心念念:“那我涂足的呢?”

    裴书珩阖了阖眉心:“你明明完全不用……”

    楚汐觉得裴书珩不懂,谨慎二字怎么写。她不涂就心中难安,谁知道有没有后遗症。

    小仙女绝不允许自己有半点差池。

    不给就不给,大不了晚些她找拂冬要。

    楚汐不打算和小裴同志计较。

    因着温泉的热气,她眼底也染了水色。似含了情意。

    气若幽兰,声如银铃勾魂摄魄。

    “我要你亲自给我上药,全身都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