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重生之认命> 第111章 第 111 章

第111章 第 111 章

    从罐头厂出来,顾沉只觉得脑袋瓜子嗡嗡的。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宋厂长太能说了。

    顾沉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国企厂长在开会时的讲话功力。

    那么多话都不用事先打草稿的。

    顾沉摇了摇头。回到学校以后,先去办公室找邢教授报备了一下相关工作。邢教授笑着说道:“国企就是这样。有他们自己独特的办事风格,习惯就好。”

    顿了顿。邢教授感慨道:“你这次还是很幸运的。这个宋厂长很有魄力,做事雷厉风行,也敢于尝试新鲜事物。在厂里又说得上话。如果碰上那种没有话语权,或者不喜欢担责任的领导,一个流程就能走上半个月。”

    不过话说回来,宋卫东要真是那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混日子的国企领导,也不会在第一时间跟风搞直播卖货,也就碰不上顾沉了。

    顾沉把自己的想法跟邢教授说了一下,邢教授笑道:“这是个新领域,我也没什么好的建议给你。还需要你自己摸索尝试。慢慢来吧。你也别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创新总不会像请客吃饭那么容易。”

    顾沉点点头。他心里还是有几分成算的。跟邢教授想象的不一样,重生回来的顾沉,对直播卖货还有网络营销这一块,可以说是非常熟悉的。对于顾沉来说,很多操作并非创新阶段的摸索尝试,而是站在后人的肩膀上,走一遍已经经过无数次验证的老路。

    当天晚上,顾沉根据香山罐头厂的具体情况,写了一晚上的策划方案。第二天上中文写作课的时候,顾沉还厚着脸皮跟任课教授请教宣传文案该怎么写。

    任课教授一眼就看穿了顾沉的小算盘,笑着问道:“你是想问我这文案该怎么写?还是想请我帮你写文案?”

    顾沉嘿嘿一笑,一脸仰慕的看着任课教授:“教授英明。”

    任课教授哼了一声。他就知道这个上课的时候喜欢坐在最后一排,从来都不认真听讲的学生找到他,一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不过任课教授也能理解顾沉的某些行为。哪个天才还没点偏科的毛病。更何况顾沉从开学到现在,无论是在《经济学家》上发表文章,还是跟着邢教授一起推动开发老城区的项目规划,举办微电影大赛,操办二月二集市,甚至是在校内设立奖学金,把出版的cpa全套辅导书的版税和稿酬全部捐献出去资助贫困学生,桩桩件件,都是为校争光的大好事。

    现在又要想办法帮国企谋出路。

    学生这么争气,任课教授当然要尽量配合。所以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了顾沉的请求,让顾沉下午到他的办公室领文案。

    顾沉乖乖等到下午,领完文案,就去罐头厂彩排。宋厂长请的拍摄团队和直播间主播也到了。一帮人凑一起磨合了两遍,顾沉觉得不行。

    “太干了!没有我想要的那种情怀。”顾沉看向宋卫东。这跟他想象中的卖货氛围差太多了。还不如昨天下午,宋厂长在办公室跟他口沫悬飞的样子有激情。

    “那怎么办?”宋卫东也觉得有点别扭。昨天跟顾沉在办公室侃大山忆往昔的时候还没觉得,今天被镜头怼着说话,宋卫东就觉得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沉想了想,问道:“宋厂长当初在炎陵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当地的影视资料?”

    宋卫东:“什么影视资料?”

    顾沉说道:“就是跟扶贫工作相关的,还有炎陵黄桃相关的一些影视资料。”

    宋卫东皱了皱眉:“有倒是有,但我手上没有。”他当时扶贫工作做得好,还被电视台采访过。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被调回a市。

    顾沉问道:“那您能调过来吗?”

    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儿。宋卫东说道:“快递加急,三天就能邮过来。”

    顾沉说道:“太慢了。不能转换一下格式,把视频传过来吗?”

    宋卫东:“怎么传?”

    顾沉想了想,跟宋卫东说道:“您等我一下。”

    顾沉走到一边,拿出手机,翻开通讯录,给辛柏打了一通电话。当初顾沉为了给开发西部老城区这个项目做宣传,特地举办了征文比赛和微电影大赛。高海洋还找了好多学姐学长过来帮忙。在大学生电影节上荣获最佳纪录片的辛柏学长就是其中之一。并且还在顾沉和邢教授的提议下拍摄了《圆桌美食畅谈会》。后来凭借这个美食纪录片走入a市电视台的视线,成功入职电视台,担任一个美食节目的制片。

    顾沉也是想到辛柏在电视台工作,再加上辛柏学长拍摄美食纪录片确实很有一套,这才想到找他帮忙。

    辛柏接到电话,听到顾沉的请求,二话没说:“没问题!恰好我这个周末有时间,我带人去帮你们拍片子。”

    得知宋厂长找的主播不给力,辛柏还笑着提议道:“我现在在电视台主持一个深夜档的美食节目。用不用把我们这档美食节目的主持人借给你们用用?”

    别的不说,在采访节奏和主题升华这方面,肯定要比宋厂长找的业余主播更强。毕竟是首都卫视出来的正规主持人。

    顾沉大喜:“那就太好了。我正愁现在的团队不行,我想要的主题还有想渲染的情怀,怎么都上不来。”

    “不过,我可没钱支付首都卫视主持人的报酬。顶多直播开始以后,如果罐头卖得好,给你们包个大红包。”顾沉笑道。

    “少扯淡。”辛柏笑骂道:“我要是想挣外快,就不接你这单活了。”

    顾沉笑道:“多谢师兄。”

    顺便问道:“您能不能帮我找一些有关炎陵风土人情,还有炎陵黄桃的影视资料。”

    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时效性我不能保证。”

    那地方实在是太偏远了,穷乡僻壤的,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去。

    顾沉也能理解:“尽量找吧。我这边也尽量找。”

    挂断电话以后,顾沉又去跟宋厂长商量:“我这边请了首都卫视的拍摄团队帮我们拍摄。您说的当年接受采访的新闻视频,可以让当地媒体给我们发一份。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人在当地再拍摄一些宣传片,给我们传过来?”

    三天以后才开拍,那时间就充裕了。宋卫东点点头:“没问题。”

    又问道:“那这几天,我们干嘛?”

    顾沉看了一眼宋厂长找的拍摄团队和直播间主播,说道:“集训,彩排。”

    请辛柏帮忙,做的就是开门第一炮的准备。能够一炮打响最好。可是一炮之后,还有长达三个月,甚至可能时间更长的直播卖货期。总不能让首都卫视的主持人天天帮忙卖货。香山罐头厂钱都花了,顾沉当然要争取到利益最大化。

    “你们几个,先跟着罐头厂的人一起培训一下企业文化。”顾沉说道。念个稿子都磕磕巴巴的,连产品都不熟悉,怎么能取信消费者?

    顾沉一句话,接下来几天,拍摄团队和直播间的小主播可遭了殃。天天地狱模式背资料,简直比当年高考还努力。

    “我高考都没这么努力过!这二十万可真不好挣!”小主播哭诉。

    宋厂长哈哈笑着安慰道:“多努力,要是表现得好。等咱们直播卖货成功了,我就签你当我们罐头厂的专属主播。虽然没有编制,但五险一金,福利待遇应有尽有。”

    这话一说,小主播和拍摄团队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顾沉冷艳旁观,一盆冷水泼下来:“您不要只劝她,您自己也得把要说的话记熟。还有生产线上接受采访的每一个人,都要清晰准确的把自己要表达的内容传递给消费者。”

    整个罐头厂因为顾沉一句话搞得风风火火的。不少职工暗暗抱怨:“这么折腾有啥用?”

    有没有用,直播当天见真章。

    星期日上午,辛柏带着他手底下的拍摄团队准时到达香山罐头厂。宋厂长为表隆重,还特地让职工打着横幅列队欢迎。郑重其事的架势把首都卫视的拍摄团队都给逗笑了。

    都是热衷做事的实干家,再加上时间有限,大家也没寒暄几句。跟着辛柏一块儿过来的首都卫视主持人开口就道:“稿子呢?我先熟悉熟悉稿子。”

    顾沉把文稿递过去。主持人翻看一遍,情不自禁的感慨这篇稿子用字精准,文笔干练,很有感染力:“这一定是大家的手笔。”

    顾沉笑道:“是我们a大教中文写作的滕教授亲自操刀。”

    主持人比了比大拇指。

    辛柏拍了拍手:“开始吧!”

    跟正式直播间的顺序不太一样,辛柏先带着拍摄团队拍摄生产线环节。专业的打光,布景,还有镜头构造,一出手就跟直播间那帮草台班子不一样。

    用宋厂长的话说:“这罐头拍的,太上档次了。光看你这拍的,我都不敢问价格。”

    辛柏笑了笑,接下来采访工作者的时候,运用的就是职业记者特有的提问技巧,能够让职工跟着他们的思路回答问题,清醒明了,言简意赅。再加上职工也提前几天准备好了要说的话,整个采访环节特别顺利。

    辛柏让后期直接在现场做好视频剪辑,问顾沉:“你让我准备的新闻资料我也准备好了,你想怎么用?”

    顾沉就是想穿插着宋厂长采访时说的话,搭配当地人拍的视频,让消费者能够更直观的感受到香山罐头厂和炎陵黄桃之间存在的企业担当和人文情怀。

    “我们的罐头原材料好,口感好,精神更好,意义重大。我想告诉消费者,他们的消费不只是满足口腹之欲,也是在拯救一个具备社会责任感的国企,帮助那些依靠种植黄桃为生的农民。告诉那些消费者,他们花钱是在做公益。”

    辛柏听着顾沉的描述,忽然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就佩服你,能把这么感人的事情说的这么干巴巴的。”

    顾沉:“……”

    宋卫东一拍大腿,仿佛看知己一样的看着辛柏:“是吧?这小顾同学哪儿哪儿都好,就是这个遣词造句,让人一丁点都感受不到年轻人应该具备的那种心潮澎湃。”

    顾沉看了一眼宋厂长:“正好,您就冲着辛柏师兄心潮澎湃吧!”

    顿了顿,顾沉又提醒宋厂长:“您那心潮记得多澎湃一会儿。晚上直播间还需要您继续激情输出呢!”

    宋卫东:“……”

    宋厂长扭头看向辛柏:“我怎么觉着小顾同学是在发我的牢骚?”

    “怎么可能。”辛柏莞尔笑道:“顾沉是相信宋厂长对工作的热情。”

    为了配合今晚的直播间活动,宋厂长早就收拾出来一个办公室当直播间,拍摄团队的人进入直播间完成第一步的人物采访。辛柏让后期工作人员结合顾沉交给他的有关炎陵当地的一些视频资料完成宣传片的剪辑。

    时间有限,这个宣传片的质量肯定不如真正的纪录片。胜在顾沉想要的一些画面,包括被采访者的情绪都非常饱满,看了特别有感染力。

    晚上八点钟,香山罐头的直播间准时开启。

    为了最大限度的吸引观众进入直播间,顾沉早在两天前就在自己的微博上展开了一个转发抽奖的活动。宣告周日晚上八点钟香山罐头直播间有不定时的抽奖活动,奖品都是香山罐头。

    顾沉的微博因为之前举办过征文比赛,微电影大赛和二月二集市的缘故,一直备受网友关注。不过自从二月二集市结束后,顾沉因为忙于工作和学习的原因,也没怎么登陆过微博。这次忽然“诈尸”,还转发抽奖送罐头,闲着没事的网友们顿时被吸引过来。直接造成晚上八点钟直播活动开始,香山罐头厂的直播间瞬间挤入三万观众。

    宋卫东时刻盯着数据,见到这个人数,兴奋到差点叫出声来。

    “电脑前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文雅,很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见面。”文雅坐在直播间里,开门见山:“香山罐头厂,是一家国营罐头厂。1992年成立,迄今为止已经有……”

    文雅言简意赅的介绍了一下香山罐头厂的来历,跟炎陵地区的扶贫工作,又播放了之前剪辑好的视频。

    vcr播放期间,顾沉一直在关注后台数据,发现直播间的访问人数正在缓慢增加。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最怕这些观众没耐心留在直播间,所以才会在微博抽奖宣传直播间的不定时抽奖活动。这不是套娃,而是吸引观众留在直播间的一种手段。

    工作人员把准备好的黄桃罐头摆放在直播间的桌子上,宋卫东也入了镜。文雅和宋卫东一边吃罐头一边科普香山罐头的选材用料,包括一些品牌背后的故事。宋卫东聊着聊着,还介绍了一些他在炎陵工作时,听到看到的,深受震撼的当地农民的故事。

    听得好多观众泪眼汪汪口水直流。

    “那罐头好不好吃,我看他们吃的好香!”

    “不管好不好吃,能买就买点吧!你没听主持人和宋厂长说嘛,买了罐头,罐头厂不至于倒闭,还能帮助当地的农民伯伯。至少让当地的小孩子上得起学吧!”

    “而且买二赠一,买三赠三还包邮,多便宜呀!”

    “我小时候吃过香山罐头。印象中还挺好吃的。就是有点贵。比市面上其他罐头普遍都贵三到五块钱。”

    “一分钱一分货!我刚刚看视频里面拍的,他们用的黄桃好大呀!”

    “罐头也都是一个黄桃分两半,都是好料。”

    顾沉站在摄像机后面举手示意,文雅看到以后,立刻宣布直播间第一轮抽奖活动开始。

    “请在我提出问题后在屏幕下方打上答案,我会在十秒之后截屏,回答正确的网友就能收到我们赠送的黄桃罐头。”

    “请听题:请问香山罐头厂的黄桃罐头,选用的是哪里的黄桃?”

    话音刚落,屏幕上争先恐后的刷出“炎陵”两个字,文雅默数十秒截屏,把屏幕公示给网友,笑道:“好的。下面我念出名字的网友,将会获得我们香山罐头厂赠送的三瓶罐头。请您在听到名字后联系我们的企业微博……”

    “那么现在,有意购买罐头的网友请点击右下方的链接,直播期间购买香山罐头的消费者将享受买二赠一,买三赠三,包邮费的优惠……”

    同一时间,顾沉盯着某宝后台,就听销售部经理一脸激动的说道:“涨了涨了!有人下订单!2000!3000!6000!一万了……”

    直播间内,耳朵里塞着耳麦的文雅也能听到销售部经理的报数声。情不自禁的,文雅也跟着激动起来,就连主持的声音都平添了几分激情。

    “感谢所有下单的网友。你们不只是在花钱买罐头。你们是在做公益。你们的订单拯救了一家具有社会担当的国企,帮助了炎陵地区的农民。谢谢你们……”

    当天晚上,香山罐头厂的直播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钟。然而香山罐头厂在某宝的订单却彻夜未眠。到了周一早上,销售部统计出订单总额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560万!”销售经理沙哑着嗓音说道:“我们一个晚上,卖了560万!”

    宋卫东眼睛都直了:“560万?那得是多少瓶罐头?”

    “算上买二赠一,买三赠三的,还有我们五轮抽奖活动,一共卖出去22万瓶罐头。”采购部经理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乖乖,也就是说,昨天晚上访问直播间的15万5千人,至少有一半的人都下单了。”

    “咱们的库存,直接清了一半!”

    听到这个数字,顾沉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十年前的直播卖货转化率居然会这么高。

    宋卫东已经彻底懵逼了。愣了半天,大步流星的走到顾沉面前,张开臂膀就是一个熊抱,大巴掌重重的拍在顾沉的后背:“小顾兄弟,你救了我们香山罐头厂。从今以后,你就是我老宋的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顾沉被拍的,险些没背过气去。赶忙推开宋卫东:“别太激动!还会有人退单的!”

    “啥?”宋卫东顿时愣住了:“不能吧!谁买了还带退的?”

    “为什么不能?”顾沉反问道。昨天晚上直播间那个气氛,确实能够刺激很多人冲动消费。但是一部分人睡一觉冷静下来以后,肯定会觉得后悔,退单也是常有的事情。

    “你这边抓紧时间跟物流联系发货。不行我们就自己送货上门。”顾沉说道:“香山罐头厂经营这么多年,各地肯定都有供销处。让他们在第一时间送货上门。一般人接到货了,退单的几率就小了。”

    宋厂长愣愣的点点头。

    顾沉继续说道:“从今天晚上开始,直播间可以继续卖罐头,但是所有优惠政策减半。买三瓶赠一瓶,不包邮。”

    宋厂长不明所以:“不是说好了要趁热打铁,多宣传几天吗?”

    “宣传可以,优惠就不必了。本来就是赔本赚吆喝的事情,昨天一个晚上的反响已经很好了。就没必要再硬撑着,还会让消费者怀疑我们香山罐头的成本和诚意。”

    顾沉说道:“你有相熟的媒体吗?可以联系一下媒体多做些报道。尽量把香山罐头和扶贫工作以及公益助农联系起来。这对我们的品牌形象是一个很好的正面宣传。”

    宋厂长点点头。身为一名国企厂长,这一点他的嗅觉其实比顾沉更敏锐。就算顾沉不说,宋卫东也会想办法大做文章。

    然而没等到宋卫东出手,各路媒体却已经抢先报道开了。

    原来顾沉之前弄征文比赛,微电影大赛和二月二集市,都在线上线下掀起了无数讨论热潮。所以这次顾沉在网上进行转发抽奖的活动,各路媒体就已经在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动作,并且对顾沉接下来的举动密切关注。

    当天晚上香山罐头直播间的访问人数突破15万,各路媒体就已经连夜准备好稿子要发表,第二天早上某宝又给出了香山罐头的网店一夜之间销售额暴涨560万的惊人数据,各路媒体更是及时更改稿子,争着抢着在第一时间发布新闻。

    消息一出,顿时震惊了各行各业。

    不提其他人,之前就有意拉拢顾沉的凌氏集团各大股东们更是迫不及待的给凌董事长打电话,询问凌董事长到底能不能想办法把顾沉挖来凌氏集团!

    就这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经商手段,就算顾沉不是邢教授的弟子,就算顾沉在开发老城区商业街这个项目上没有话语权,他本身也是一个值得拉拢的商业奇才!

    而凌氏集团旗下的支柱产业物业百货,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管理人才!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5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m..net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