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幸福难渡孩子劫> 一零七

一零七

    领动公司高层会议正在进行,十几位高层正为一个产品细节讨论得如火如荼,期间,一个副总的电话持续震动,丁林枫异常愤怒,他拍着桌子把电话震动的副总骂了个狗血喷头,随后又制定了一个开会规矩——开会可以接打电话,但是接打一次电话必须在公司管理层群内发一千元红包。

    话音刚落,甘甜电话进来了,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丁林枫的手机,丁林枫眼镜扫了一眼屏幕,又环视众人,几位副总或期待,或微笑,或幸灾乐祸,丁林枫顾不了多想,抓起手机出了门。

    会议室内瞬间沸腾。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丁林枫此时声音温柔,如融化的。他耐心地倾听了甘甜诉求后,如同领了圣旨,向甘甜做了表态发言。

    “不用这样,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没事。”甘甜安慰道。

    “不能这样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甘甜也不再坚持,无比激动地道了声谢。

    丁林枫放下电话,他在脑海里迅速翻了几遍,也没有找到一个与医院有关的人,他放下电话,着急地推开会议室的门。

    “你们谁认识人民医院骨科的人?”丁林枫进门便问。

    众人并不是没有听清楚,而是不敢相信,他们从未见过丁总在公司说私事。

    丁林枫又重复了一遍,众人才算相信,个个都低着头,迅速搜寻着与人民医院有关的人。

    突然,刚才手机震动的王副总起身说道“丁总,我认识一个骨科主任,也是咱们省的知名专家,用不用我联系一下?”

    “你出来,我给你说说。”丁林枫摆手道。

    出了门,丁林枫把王副总拉到一个角落,:“出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亲戚,骨折了,想找个自己人了解一下真实情况,所以……”

    “没问题,丁总,我马上联系。”

    几分钟后,王副总笑着说:“没问题,金大夫是我的高中同学,私聊不错。”

    丁林枫如获珍宝,激动地抱着王副总,“好兄弟!”

    丁林枫向甘甜表过功,跟着王副总回到会议室。

    “公司制度从我做起!”说着,丁林枫给领导群内发了个红包,“同志们,看群——”

    众人纷纷抓起手机,对准屏幕一阵猛烈地敲击。

    吁——。

    你的多少?

    你的多少?

    开会吧!丁林枫笑眯眯地说。

    会议刚刚开始,王副总的手机屏幕又亮了,他向后拉了拉笔记本,盖在手机上。

    过了一个小时,会议终于结束。王副总拿起电话回拨了过去。

    电话那头,医院的老金告诉他事情比较难办,孩子在老白手里,她们之间在职称评审时有过过节,所以又不敢保证能说理由转科室了。王副总使出浑身解数,专门跑到老金医院,给老金送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手提包,老金才满口答应下来。

    老金思来想去,她推开了院长的门。当老金说出来原由时,代院长一脸无奈,他双手一摊,两肩一耸,老金泄了气。

    “真的没有办法了?”

    “为难啊,你要知道,把病人从老白那转到你那,说起来简单,但是这等于打老白的脸呢,你想想?”

    “那——”

    “所以,难办啊!”院长为难地说。

    “代院长,我知道你有办法,既不伤和气,又能……”

    “哎,难啊!”代院长看了老金一眼问,“金大夫,你丈夫是不是经常去外国出差啊?”

    “是啊!”

    “你说,同样是处级干部,咋们这也没个公费出国机会……”代院长羡慕地说。

    老金似乎明白了代院长的话的深意,她知道丈夫单位有很多的公费报销比例,她对代院长说:“要不然我问问?最近又去新加坡招商的安排……”

    “新加坡,那是一个很美的地方,亚洲四小龙之一……”

    代院长也没有表示去还是不去,他头也没抬,手里握着一支笔在本子上胡乱写着新加坡三个字,楷体,魏碑,隶……

    “那——我问问。”说着,老金出了门,找了个无人的角落给丈夫打了个电话。

    看到老金来电,老胡脑袋嗡地一声炸了锅,他真有点害怕老金,尤其最近,老金说发现了他的小秘密。

    “金主任,有什么指示?”老胡诙谐道。

    “呃,我们领导想出国,你瞧——”

    “什么?出国,出国好啊,去吧!”老胡打起“哈哈”来。

    “你!”老金怒火开始燃烧,不过总算是自己有求于他,将怒火控制在萌芽状态。

    “你不懂我的意思?”

    “懂,就是最近没有出机会啊,如果有机会我第一时间给你说,好不好?”

    “第一时间是?”老金不满地问。

    老胡听出来点儿火药味,又一想老金很少给自己说事,只要她说了,肯定是个大人情,那大人情到底是什么呢?老胡好奇地问:“金主任的事儿我能不办啊,不过能不能说说原由啊——”

    “一个朋友女儿转科室,从骨一转到骨二,就那个老白,你知道的……”

    “女儿?”老胡饶有兴致地问道,“年龄不大吧?”

    “胡局长,你有什么想法?”老金现在最不能听的就是老胡对女人感兴趣,她挖苦到“胡局长,有兴趣的话来看看……”

    老胡马上说“嗨,金主任,误会了啊,现在办公室没事,找金主任聊聊天而已。”

    老金一听,也笑道:“一个小女孩,游乐场摔坏了胳膊,听说跟老白有点过节,所以想转个科室……”

    老胡一听介绍,心里马上想到了甘甜,他在心里笑着说“嘿嘿,你还是逃不过我的手掌心了。”他想了想对老金说“金主任,你问问老代去印度尼西亚不去?这个周末去谈项目——”

    老金兴奋地说道:“好好,我马上问问!”

    老胡挂断电话,随手按下甘甜的号码,准备告诉她找到的金主任正是自己的老婆,后来犹豫了一下,又生一计。

    他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哼着歌“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快乐逍遥……”

    一会电话进来,老金说院长非常满意,还说什么时候在一起坐一坐……..

    老胡看着甘甜的照片,嘿嘿地笑着“甜甜,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