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到访

    望月宫外,一身素白衣裳的女子带着一个穿绿色衣裳的宫女站在门外,耐心的看着周围的风景。

    “高答应,你们可以进去了,娘娘在寝宫等候。”

    素白衣裳的女子微微点了点头,抬步朝里面走去,走路的风带起她的裙摆,再配上她绝美的容颜,飘然若仙。

    “嫔妾参见赵嫔娘娘。”高树朝着坐在软榻上的女子福了福身子。

    对方也是和她一样的素白,不过对方带的是玉簪,发髻稍显繁琐,她喜欢带银簪,且头发只是随便一绾。

    “起来吧,就坐本宫旁边好了,坐远了说话费力气。”良久,赵嫔才叫她起身。

    不是刻意刁难,而是她精神有点恍惚,刚才看到高树进来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打扮朴素,却如玉一样洁白无瑕。

    “多谢娘娘。”高树缓缓起身,踏着小碎步走到软榻上,规规矩矩的坐下。

    “不知高答应找本宫何事?”赵玉儿看向她淡淡的开口。

    “嫔妾在宫中实在无聊,在宫中一个人坐着总感觉心慌,所以到娘娘这来拜访拜访。”高树微笑着开口回道。

    “高答应怕是找错人了,本宫是个无聊的人,这不,每天就在这里抄写佛经呢。”赵玉儿把案上抄完的纸张递给她看看。

    “娘娘的字写得真好。”高树接过赵玉儿递过来的纸张,认真的看着,虽然她什么也看不懂,就觉得写得好。

    “这都是练出来的,勤加练习,相信高答应比本宫还要写得好。”赵玉儿微笑着说道。

    “娘娘慈善,练字都能以佛经为照,嫔妾自愧不如。”高树微笑着摇摇头,轻轻的把纸张在放回原来的地方。

    “高答应谦虚了。”赵玉儿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

    “前几日皇上有一次来嫔妾宫中,几次看着嫔妾出神,相信后宫美女如云,个个倾国倾城,定是不会被嫔妾的拙姿吸引。”高树轻轻的说着,眼里露出一点疑惑。

    然而她对此事早已知悉,上次淳贵人来找她她就觉得不简单,一打听才知道这淳贵人原来是想让她勾起皇上的回忆。

    本来她无所谓的,可是上次那丢下她的背影太过无情,她怎么能让他活得痛快。

    赵玉儿愣了愣,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袖子里的手不自觉的握紧,“许是高答应太过有趣,让皇上陷入了沉思。”

    “嫔妾木讷得很,娘娘不是也瞧见了,平日里太过孤独,就在宫里面剪剪纸,打发时间。”高树向来谨慎,观察入微,看到对方明白也就没有继续说开,而是认真的回答。

    “高答应原来还会剪纸啊,你瞧本宫,这本来会抚琴的,如今太久没有练习,早就生疏了。”赵玉儿强迫自己恢复自然,装作一脸羡慕的看着高树。

    “上次淳贵人到嫔妾宫中,嫔妾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剪了两个纸人送给她。”高树因为确实需要往下面继续说下去,也就没有一再恭维。

    “高答应真是有心,本宫也就只有这抄写的佛经可以拿得出手了,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吧。”赵玉儿也不是什么笨的人,轻轻一笑,把案上抄好的佛经整理出来,递给她。

    “多谢娘娘。”高树起身对着赵玉儿福了福身子行礼谢恩,然后双手接过对方递来的佛经,转身对着宫女说道,“叶子,将佛经好好收起来。”

    “是。”宫里上前从高数手里把佛经安安稳稳的接住,抬在手里。

    高树继续坐下,面露同情,“这淳贵人也真是可怜,还好贵人心态好,如今高高兴兴的,看着没事人一样。”

    “在宫里生活,就应该要有她那种心态。”赵玉儿一听,明白她又是在影射别人。

    暗想:这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一个答应,外边也如此纯真,怎么小心思这么多,可比她当年强多了,她以前有什么也就想想,从来没有做过。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高树继续说道,“唉,上次茹嫔娘娘还是茹妃的时候,听说就被叫着当众唱了一首歌,回去就寻死觅活的,活生生的把自己的妃位给闹没了。”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如此聪慧的女子,皇上怎么会以为她单纯呢?

    上次那么大的事情,才降了两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怎么回事,只是当事人却蒙在鼓里罢了。

    尤其经淳贵人提醒,她这个旁观者看得可是一清二楚。

    “高答应还是不要随便议论其他主子了,这今个儿也就是本宫,要是皇后娘娘听到了,可要治你的罪了。”赵玉儿听出了她的意思,可是就是不愿承认,出口打断,让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毕竟琴已毁,心已死,往事如过眼云烟,如今提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嫔妾这不是看着娘娘面善,今日多说了两句,娘娘不会怪罪嫔妾吧?”高树见好就收,微笑着开口。

    “本宫如今宫门都不出,这有什么资格怪罪你?”赵玉儿看到对方没有再继续,也就又恢复了淡定。

    这一年的佛经也不是白抄的,还是稍微可以修身养性。

    “嫔妾多谢娘娘。”高树微微一笑,想着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她也不便在此久留,应该留出时间让对方多想一想,想得更加通透,“娘娘,这时辰也不早了,嫔妾就告退了。”

    “嗯,去吧。”赵玉儿点了点头。

    等高树不见了身影过后,春华才一脸疑惑的对着赵玉儿,“娘娘,您们刚才在说什么呢,奴婢什么都没有听懂。”

    “她呀,不过是想告诉本宫,皇上对本宫还是念着旧情的,这上次的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赵玉儿对春花直言不讳。

    “奴婢也觉得上次的事情不简单,可是皇上都已经有决断了,而且宫里的奴才全都被打死了,都没有一人招供,想必也是查不出来结果的。”春花一听,皱了皱眉。

    “淳贵人的事情不是也是没有结果吗,这巧合太多了,也就不是巧合了。”赵玉儿轻轻说完,起身,往门外走去。

    “娘娘说的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