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天道大阵师> 第15章 此乃邪修!

第15章 此乃邪修!

    从小培养长大的孩子如果有一天踏入邪道,身为正道的墨空,心中很难抉择。

    他不愿逃避,但也只能逃避。

    这三天,白灵儿好几次想去看看墨白,到都被他回绝了。

    因为就连墨空自己都不知道等墨白醒来后他会怎样。

    “唉……”

    墨空起身,向着养心殿大门走去。

    早晚都要面对,又何必逃避?

    这是此时墨空心里的想法。

    如果墨白真的堕入邪道,那么身为引路者的他,也有责任将其毁灭。

    推开门,门外是一个传送阵。

    传送阵是墨空起身时布下的,出了门就直接到达墨白所在的地方了。

    而此时的墨白则是伸手触摸着房门,闭眼感受着这阵法。

    随着对比,墨白最终确定,门上的阵法就是预警阵。

    在阵法书的知识中,预警阵的前身乃是警戒阵法演变而来的。

    警戒阵法是在能够得到来人方位预警的同时,也能触发阵法中的机关的。

    再后来,警戒阵法被浓缩,分支,一部分形成了看家护院所用,另一部分负责保护重要物品所用。

    功法阁的那些传功玉简上用的就是改良版的预警阵,如果强行破除就会消散。

    如果将警戒阵法在向前推移,那么这个阵法的最初出现的地方则是在凡尘。

    很久之前,猎人打猎设计陷阱,陷阱一端连着一个铃铛。

    只要有猎物触发陷阱,铃铛就会被牵动,从而让猎人知道有猎物中招了。

    这些知识都是阵法书给墨白的,只要他想到预警阵,那么关于预警阵的一切信息,包括最初该阵法是有谁创作的都一清二楚,这不是从阵法书上传给墨白的,而是墨白在接受阵法书知识后死死烙印在心灵中的。

    “预警阵?”

    墨白心中思索。

    “谁设下的,为什么会是预警阵呢?”

    墨白有些想不通,预警阵是一个没有杀伤力的阵法,目的也只是告诉设下阵法的人有人动了门。

    墨白神识一转,天书笔出现在他手中。

    唰唰唰……

    墨白手持天书笔在那门上点了几笔,顷刻间一个阵法出现。

    “扩。”

    随着一声扩字说出,阵法启动。

    这是一个追踪阵法,能够追踪残留印记的使用者。

    追踪阵可以将施术者位置追踪,一般用于战场中利用修士是功法余波追踪,查看生死所用。

    随后墨白闭上眼睛,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一道身影。

    身形矮小,墨白一看就知道那人是谁,墨空,他最尊重的人。

    而让墨白诧异的是,阵法给出的信息,墨空就在门外。

    墨白睁开眼睛,并没有开门,而是皱起了眉头。

    “这老头给我门上设下一个预警阵干什么?”

    墨白才不会想到墨空设下阵法的原因。

    而屋外,刚刚到来的墨空眉毛微微一挑。

    “如果我感应的没错,墨白刚刚应该是动了我的预警阵,而且还知道施术者是我了吧……”

    就在墨白使用追踪阵的下一秒,墨空就已经感觉到了那股被人盯着的感觉了。

    而且还是那种不知是谁,从哪个方向传来的感觉,以墨空的阅历,下一秒就知道是谁盯着他了。

    墨空心中诧异。

    “这小子……”

    墨空嘴角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接着又收敛了回去。

    在墨空眼里,墨白已经是堕入邪道无疑了,即便现在的墨空在怎么欣慰,但事实就是事实,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屋内,墨白用天书笔又是在门上点了几下,掐了一个法决。

    “扩!”

    扩字一出,墨白的视线内就出现了三个阵法。

    一个是门上的预警阵,一个是外面比门上还大的预警阵,最后一个则是一个传送阵。

    在结合位置一看,传送阵的方向就是墨空老头所在的方向。

    墨白依旧摸不着头脑,打死他他都不会想到,墨空设下这三个阵法的原因。

    最后,墨白只得强行给自己了一个解释。

    墨空怕有外人打扰,所以设下了大的预警阵。

    又怕自己醒来没人知道,所以给自己的门上设下预警阵。

    至于传送阵,墨白只能解释,这能让墨空第一时间赶过来看望了。

    经过墨白自己的强硬洗脑后,那疑惑的心情顿时消散,接着推门而出。

    下一秒,墨白出现在了墨空面前。

    “老头,来都来了,在外面干嘛,进来坐啊。”

    墨白道。

    老头,是墨白专属的称呼。

    小时候墨白问过墨空,能不能叫他父亲,可被墨空拒绝了,后来为了报复,只要见到墨空,墨白都会叫他老头,这一叫,就叫了五年。

    “感觉你醒来了,我就来看看。”

    墨空道。

    声音难得的和蔼。

    墨白闻言耸了耸肩,翻了个白眼。

    “唉,今天怎么这么见外啊。”

    墨白说着还让了半个身位示意墨空进去。

    墨空先前,走到墨白身边,从墨白身边进入了房间。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加个椅子,除此之外就剩下枕头被子和茶杯茶壶了。

    茶壶没有水,所以墨白也没给他倒,拉了拉一旁的椅子示意墨空坐在那里。

    墨空坐在椅子上,墨白则坐在了床上。

    二人四目相对。

    墨白不知要说什么,而墨空则不知道从何说。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阵法。”

    最先出声的是墨空。

    “额?啊,就是混倒之前。”

    墨白答道。

    “你的丹田……”

    墨空有些不敢说。

    贵为一派掌门的墨空,此时也出现了唯唯诺诺的一面。

    墨白好奇此时墨空的反应,不过还是回答道:

    “啊!老头,你也感觉到了啊,是啊,我丹田已经长出来了,我觉得我可以以后修炼仙法了!”

    墨白很兴奋。

    “那丹田是从哪里来的?”

    这句话墨空说的一点也不唯唯诺诺。

    在墨空看来,盗丹之事极其可耻,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有些气恼。

    “唉!你这什么反应啊,我能修炼了,你还不高兴啊。”

    墨白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出声反问道。

    “你能修炼,老夫固然高兴,可是你用盗丹的手法,剥夺他人修炼资格就是不对!这是邪修所做之事!不是正道所为!”

    墨空拍这桌子训斥道,样子像极了一位爷爷因为自己孙子考试作弊的样子。

    墨白闻言一愣。

    “什么盗丹,不是,谁盗丹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