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星象江湖> 第八十一章 话谈会

第八十一章 话谈会

    事实上,是唐与言低估了聂飞白的师门。

    一个大师兄沈炼,一个排名未知的宋煜师兄在一起,连带几个聂飞白师侄辈的小辈们聊天,能从吃穿用度一直说到各人错处,最后打了起来,又和好如初的继续聊。

    唐与言听了会,趁他们不注意爸游离于世事外的聂飞白拉了出来。

    聂飞白道:“怎么了?”

    唐与言把她跟君启他们的事情简单说了下,“他们就在追风门,把其他跟现在的我无关的事情忘了,尤其是宋煜。”

    “我会说的。”

    聂飞白问道:“你打算怎么跟这些外来者相处?”

    唐与言道:“先这样吧,保持一定距离,看话谈会各个小门派看待外来者的态度,和外来者看待它们的态度,再另作决定。”

    聂飞白道:“外来者们都是抱团的,你这样游离的态度很容易被盯上。”

    唐与言没有说话,她也知道这是个难题。

    君启已经认定自己是他们那边隐世大家唐家的人,上次姜以渔的事情找真正的唐家人帮忙蒙混了过去,如若有下次……就不好办了。

    毕竟不是每一次都能凑巧遇到解围之人。

    聂飞白道:“我有一个想法,让我大师兄收一个外来者,打探他的身份来作伪,你觉得怎么样?”

    唐与言摇头,“他们能互证身份,而且你怎么知道外来者说的都是实话?”

    聂飞白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

    唐与言道:“你在曜派有熟人吗?”

    聂飞白道:“有,我师祖就是曜派的,唐兄需要我做什么?”

    唐与言回想了下细节,“帮我找个人,在两个月前跟随曜派去过江虞城的一个人,是个男子,姓唐,擅长毒和暗器,同时提前离开了江虞城。”

    聂飞白道:“好,那我到时候消息送到哪?”

    唐与言想了想,说道:“直接送到弑楼吧。”

    她不确定之后会去哪,但师父在弑楼,看到了消息可以直接寄给她。

    “嗯。”

    要找聂飞白的事情说完了,唐与言抬头看了看天色,“你师兄们可真能聊,这天色都快暗下来了。”

    聂飞白笑了笑,“我师父的性子比较严肃,师兄们大多不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吵闹,现在这样,是被闷出来的。”

    唐与言问道:“那你呢?我看你就跟他们不一样。”

    聂飞白道:“我只是不爱说话,真要说,我肯定能一个话八个。”

    唐与言扬了扬眉,“好了,我该回去了,这几天跟她们多聊聊,你也可以回去一个话八个了。”

    “唐兄说笑了,唐兄慢走。”

    ……

    三月中旬。

    由追风门作为驻会地点的话谈会开始了。

    唐与言跟着叶如霜她们一块坐在弟子席区,君如风也在其列,唯独君启坐在李轲旁边,另一边是聂飞白的师兄,沈炼。

    开始是各个小门派的掌门讨论江湖上的事情,紧接着开始讨论起内功心法和武艺。

    差不多说了半个时辰,宴席上的酒菜都换了一轮,掌门之间边聊边制定盟约让众人见证的环节结束了。

    接着就是各个门派新入门弟子之间的比斗。

    君启代表追风门参与了一场后,拿下了首胜后,把剩下的机会推脱给了君如风。

    君如风的表现的确很优秀,不管对手是身为外来者的玩家,还是在这里生活了数十年的人,都能打赢。

    沈炼惊奇道:“你们门中还有这样一个人才?你竟然没有收他为徒?”

    李轲闻言,遗憾道:“可惜,太可惜了,这个好苗子已经有个师父了。在他眼里,就算两人已经断绝了关系,一日是师徒,往后也是师徒。”

    极好的耳力让唐与言大致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

    沈炼啧了一声,“看上去冷得很,没想到还是个重情的人。”

    李轲道:“我觉得倒也不是重情,还记得今天那个姑娘吗?”

    唐与言扬了扬眉,心想,怎么还提到了她?

    沈炼回想了下,“记得。”

    李轲道:“你觉得你教得了吗?”

    沈炼嗤笑一声,“又不是我的徒弟,教不教得了,又有什么。”

    李轲道:“我教不了她,总有一天,也教不了君如风。”

    沈炼道:“那也是到那一天而已。”

    李轲看着台上每三至五次挥剑会带起破空声的君如风,说道:“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觉得连一个月都不用。”

    “他们当中,还会有更多天赋非凡的人出现,到时候后浪推前浪,我们就要退休咯。”

    难得听到一个正经的话题,却是对君如风的评价,还有对外来者天赋的感叹——

    这些话侧面印证了他们不是不在意外来者,只是,天赋至上。

    唐与言将注意力从李轲那边收回,着重放在君如风身上。

    不计较外来者身份,以君如风近乎半年踏足江湖就能走到这种地步的人,已经算是武林新秀了。

    他现在在各个小门派中有了不小的名望,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就会有更多人注意到他,连带着他身边的人一样。

    那个时候,接触叶如霜她们也变得不再安全。

    唐与言拿着筷子夹起一块软糕,一口咬下大半,慢慢嚼着。

    耳边有清脆的兵器相撞声作为背景音,轻声细语的人言点成有节奏的副歌,口齿里咬着的甜糕是主旋律。

    一首曲成,曲尽,台上也落幕了。

    “佩服。”

    君如风冷漠地拿着剑看着对方说完话后下台,至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李掌门,你门下新弟子也太傲了吧。”

    李轲笑道:“哎,他只是害羞,说不出话来,你新收的弟子也不错啊,是撑得最久的一个。”

    这番话让对方进退两难,应下,承认他门下收的新弟子不如君如风,不应下,这又是在夸他门派这年收的新弟子比其他门派好。

    索性,打了个哈哈,“没想到还真有害羞到说不出话来的。”

    君如风:“……”

    他仿若未闻,继续应战,如擂台擂主一样,被车轮战也无所畏惧。

    等守擂成功,李轲琢磨了会接下来的流程,感觉不太重要,大手一挥。

    “今天就到这,该吃吃该喝喝,私底下多切磋切磋,三天后我们的盟派就要回去了。”

    “等等。”

    君如风看向台下的唐与言,用剑指着她道:“我要与她公平一战。”

    唐与言:“?”

    君如风道:“上一次,我们都没有施展开,胜负未决,现在,来一战。”

    洛琳琅激动道:“应战!我一直想看看你们到底谁强谁弱!”

    唐与言扫了圈周围的人,除了聂飞白和宋煜,没有看到熟面孔。

    她说道:“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