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星象江湖> 第十五章 脑补达人

第十五章 脑补达人

    “小唐,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唐与言没有回答君启的话,她视线落在了帝君所在的那辆马车,马车里最先出来的不是帝君,而是在茶楼见到过的那个贴身侍卫。

    帝君果然不会只带一个看上去木讷的车夫出来。

    “你在看什么?”

    唐与言道:“看那边。”

    君启顺着唐与言的视线望过去,东虹动作利落地翻下马车,快步走向城门口。他的手里除了握剑的那只手,另只手好像拿着什么东西,一出示给守卫。

    守卫的反应很激烈,他立刻跟旁边的人说了什么,然后上前迎着东虹下来的马车走上前来,恭敬道:“大人,天色已晚,还请早早进城。”

    慕容连景的声音从车内传出,“东虹,让唐姑娘他们的车也跟来吧。”

    “是。”

    东虹持剑走向唐与言所在的马车,停在了安全距离外,抱拳道:“请诸位驾车跟上。”

    君启道:“好。”

    唐与言扫了东虹一眼,为防万一,她背对东虹侧坐在车板子上,用后脑勺对着那边,双手抚摸着手上的陶罐。

    东虹视线落在唐与言身上,顿了顿,发现没有什么异样,便回到了慕容连景身边。

    他低声道:“回公子,的确很像。”

    慕容连景叹了口气,“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女儿,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巧合……”

    东虹低着头,眼睛看着脚底,打断道:“公子,该进城了。”

    “也是,早点进城吧。”

    ……

    秋水城的城防戒备严谨,虽然没有宵禁,但是有夜间严行令,进出都要进行彻查。毕竟离天赐城近,快马加鞭一天半这里的消息就能传到帝君的耳朵中,无人敢懈怠。

    像今天这样月亮已经爬上半空彻底暗下来的天里,突来的两辆马车就像是落入平静湖泊的石子一样,溅起的水花与荡起的涟漪让人无法忽视——

    如果没有慕容连景的身份证明,唐与言不敢保证自己的行囊会不会被NPC搜查,翻出里面种种特制的毒药。

    君启松了松手中的缰绳,让马车缓缓行驶着,他低声又问了一次,“小唐,你手上的是什么?”

    唐与言摸了摸手上的陶罐,递了过去,轻声道:“这是我从一个NPC那里得到的毒,粉末状的,撒出去之后能够迅速麻痹人的感官,持续时间至少在半个时辰以上,只要谨慎一些,顺风撒去,必定会中。”

    君启接过陶罐,神色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突然给我这个?”

    唐与言脑海中鬼使神差地回想起来当时初识君启,对方那一身君子气质,扬了扬唇,道:“当然是怕你被人害了,看到那个侍卫了没,他握剑的姿势与眼睛表露出来的锐意,至少习剑有十年之久了,如果你要跟那个慕容打交道,势必会遇上那个侍卫,发生了什么口角,有这个也好跑。”

    虽然说,最初的目的只是给君启示个好,减轻自己在对方心中的怀疑——毕竟今天这一出君启表现给她的态度,代表对方必定会接触慕容连景,她所设想的那一幕,很大概率会发生。

    君启若有所思,将陶罐收下,“多谢。”

    “对了,小唐,你在现实里是专修剑这类冷兵器吗?对这些细节好像很有研究的样子。”

    唐与言猜测君启口中的‘现实’二字就是他们所来世界的称呼,她迅速理了下思绪,做好一套说辞,才谨慎开口道:“是的,我基本上算是从小练剑练到大的。”

    君启惊讶,“那你该不会是什么古武世家的人吧?可我听闻过的古武世家中唐家是习暗器和毒术的,并没有习剑之人。”

    这个问题唐与言回答不上来,她只是微微笑着,安静地看着君启,仿佛一切尽不在言中。

    暗器和毒术,暗器上她会,不过不精通,反倒是毒术一流,举世闻名,如果说会这两样就是君启口中的唐家人,或许她日后可以朝这个方向伪装。

    君启秒懂,也不知道他懂了什么,伸手拍了拍唐与言的肩膀,低声道:“放心,我虽然没有什么势力,不过我徒弟好歹也是君家的继承人之一,就算夺不了家主之位,以君家目前在星际上的地位,也能为你撑腰。”

    唐与言瞳孔微缩,她努力记忆着这句话,不以主观的揣测态度将其全部印在了脑海中,然后保持呆滞的状态迷糊地看向君启。

    君启看唐与言这样,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回头继续驾着马车了。

    他心中有些奇怪,就算唐家是隐居避世的古武世家,就算唐与言是流落在外不被承认的私生子,也不至于连君家的名字都没听过吧?难不成其中还有什么隐秘?

    ……

    君启他们跟着慕容连景在商队租下的院子里住下了,等一问到叶如霜和洛琳琅,负责引路接待的东虹连找人去问的掩饰都不做,直接回答她们已经睡下了,让君启等明日再说。

    君启道:“你们公子都说了到了秋水城就会让我们相见,你们公子的话难道不作数吗?”

    东虹面无表情道:“公子只说两位到了秋水城,自会与你们的同伴相见,至于是何时见,那就要看诸位的缘分了。”

    东虹说这话的时候,哪怕眼眸里没有任何波动,也能捕捉到一抹顺其自然的锐意划过,像是出鞘的剑一样,锋芒毕露。

    君启被锐意刺得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心下一惊,顿时明白了唐与言给他陶罐的用意,东虹是一把剑,一柄利器,就算握剑的人没有那个意思用它,剑的锋芒也会割伤人。

    东虹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正把玩着一块黑色令牌的唐与言,扫至令牌上的图案时,眼眸微垂,他走到安排好的住处道:“两位,请。”

    唐与言抬脚走进院落里,径直往前走,头也不回道:“你去偏院,我住主院。”

    君启没有什么异议,应了下来。

    东虹的眼眸暗了暗,他等君启迈步踏进院中后,开口道:“明日卯时三刻,诸位自能相见。”

    没有人因为他的话停下脚步,东虹留意到了这一点,心中记下,转身往回路去。

    唐与言突然停下了脚步,君启也停住了,问道:“小唐,你发现什么了?”

    因为他心中判定了唐与言是古武世家的人,心中理所应当的将对方之前那些对这个世界仿佛非常了解的种种疑点归类于古武世家的一些怀旧复古的传统。

    毕竟能号称第二世界的全息游戏,其模拟出来,近乎99%的真实性,肯定是有参考现实溯古历史的。

    唐与言趁着天色黯淡,君启注意不到她的动作,将令牌悄然收了起来,摇了摇头,“没发现什么,不过刚刚的博弈我赢了,只要明天不生事端,我们就能启程了。”

    君启愣了愣,“博弈?”

    刚刚什么时候发生的博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