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邵暖> 第五十章 少时

第五十章 少时

    邵暖思前想后分析其中的利弊,觉得无论是输还是赢自己都落不到半分好处,也只是当众救下这个说话没分寸看不清自己位置的邵如馨而已。

    她看着崇王,脸上挂着一张坑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若真的按照崇王这样做,结果也只能是被他卖了还得乖乖帮他数钱而已,邵暖想看看这事是否还有转弯的余地,能从中捞到一点实际的好处还是挺好的。

    “殿下,关于龟兔赛跑的比赛,您提出了您赢了之后的条件,如果我赢了,是否也应该得到一些奖赏?”

    崇王挑了眉,眸色转深,原以为邵暖病了一场之后真的把脑袋给带坏了,现在看来情况未必,倒让他不知不觉松了一口气。

    “你说。”

    金银钱财?珍贵古玩、首饰?

    这些都不想要,那要什么赏赐好呢?

    想了下,眼角的余光瞥向坐在位置上嗑瓜子满脸春风笑意的太后身上,竟一下有了主意。

    “我现在还没想到,不如就将我赢了之后当作一个愿望,待我所需要兑现的时候再找殿下兑现如何?”

    崇王有意打趣,旁若无人的说起这话来。

    “愿望……得看是什么愿望了,你也知道本王风流倜傥,父王生的五个儿子里面就数本王最是英俊,这上安国上上下下多少姑娘都盼着成为本王的妃子呢。若是你这个愿望是要嫁给本王当妻子,那本王岂不是亏了?”

    邵暖顿时无言,这人都这么厚脸皮的吗?什么叫最英俊的是他?许的愿望要他娶自己过门当妻子?!她一点都没这心思好不!

    邵暖刚想回了崇王,让他不要有这想法,毕竟自己可是宁愿孤独终老也不愿意跟他扯上一丝一毫关系的,看他一脸奸相,跟在他身边绝对会被他卖了,还得笑嘻嘻的帮他数钱。

    邵如馨又抢先了邵暖的话,可能她今日没带脑子出门,一次出言打搅已经让崇王很不高兴要惩罚她了,现在邵暖因为她的事一步一步跟崇王这只成精的狐狸周旋,冒着被崇王卖了还得帮他数钱的风险,邵如馨可倒好,她真不知死这个字是怎么写的。

    邵暖突然不想管她,任由她被拖出去打板子也好,关在小房子里饿上几天也好,甚至是送到监狱里边好好待着反省,也总比没带脑子出门害人有害己啊!

    “万万不可。”

    风雨欲来,在邵如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崇王的脸色已经转变了。

    幼年那段时间,他经常去邵家找邵暖玩,因尔对这邵如馨也有些许日子相处。

    小时候她便是个现实的墙头草,在不知道他真实身份之前,百般嫌弃,还以为他是哪里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实际是小乞丐一个,经常找他的麻烦,而当时邵暖虽然没有痴傻,天资聪颖,是个小大人,想法成熟、老练,邵军生意场上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也会跟邵暖说,她听完之后就给邵军出主意,后来就真的把麻烦给解决了。因此,那段时间,邵暖虽然没有了亲娘,但有一个聪明的脑子,加上邵军又是将她当作活的财神爷来照顾,她这大小姐的生活自然也过的如意些。

    但邵如馨身为邵家嫡母的亲生女儿,享受的东西又岂会比邵暖的差?

    因为邵军护着,不敢明着找邵暖麻烦,便差使邵如玉当棍子手给邵暖好看,蛇蝎的心态,崇王还有看不明白的?皇宫里边这些害人的东西层出不穷,小小如他,便知道很多事来。

    奈何,那天晚上父皇急切要他回宫,翌日便匆匆忙忙跟着大皇兄出去赈灾,安抚被洪水弄的家破人亡的平民百姓,等到他回来时,邵家很多东西都变了。

    邵暖终究被奸人所害,性命虽然保住,但却失了聪慧,整日痴傻,渐渐地连邵军也不再管她。

    直至后来,才有被邵王氏打发到乡下农庄自生自灭这一件事。

    崇王当年虽然年少,但一直将邵暖这个儿时的玩伴放在心上,只要看着她好,她便心满意足了。

    这些年虽说是到外边体恤民情,但又何尝不是暗中走访个个乡村小镇,将邵暖找回救出?

    可是救出又能怎样?他能护得了她一时,可不能护着她一世,只要他离开,她就一定会有危险。

    所以,这些年来,崇王才不断的发展自己的势力,他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

    眼睛冷不丁的盯着邵如馨,已经第二次了,刚才出言顶撞让他很不高兴,本想着将她拖出去好好惩罚一边,偏又有邵暖这傻丫头,居然护着这女人!

    自己出门不带脑子便罢,还要连累别人!难不成她当自己是九命猫,有九条性命?

    邵暖也没想到邵如馨今日居然没带脑子出门,她想尽办法将她救出来,却还不知教训一般,她是看不清楚现在自己的处境不是?

    邵暖不然不想管她了,害人害己没带脑子的蠢货,死了也活该,还连累别人?除了好姐妹感情好这个名声,救下邵如馨又有什么好处?

    唉……

    “本王之前说了什么,难道邵小姐忘了吗?”

    邵暖是他小时候的玩伴,可自己也是啊!

    为什么崇王现在看她的眼神如同看到仇敌一样?

    声音冰冻三尺,没了一丝温度,邵如馨听着身体打颤。

    “民女……”

    “本王的耐心是有限的,能忍受的了你两次的出言打搅可不代表本王能忍受得了你三次。”

    “丑话说在前,若还有下一次,邵小姐就别怪本王不念儿时的情分将你的舌头割下来给我家大黄加菜了!”崇王嗜血冷笑,看邵如馨的目光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将她的舌头割下来,那……那她还有命吗?不就等于掐断她的生机?!

    邵如馨不可置信的看着崇王,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空洞,无神只留下恐惧。

    转头又催促邵暖“小姑姑你说的那件事本王可以答应你,但你可别提过分的要求,本王做事可是有底线的。”

    “那是自然!”

    笑话,难不成她还让崇王拿着刀子上山打劫吗?!

    要一个待兑现的愿望不过是给将来的自己多一份保障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