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邵暖> 第十七章 邵家子嗣

第十七章 邵家子嗣

    “能为小姐办事,是小翠几生修来的福分。”

    “奴婢现就为小姐排除隐患。”

    小翠也是个做事利落的人,不用一刻钟的时间就将屋内平时看起来无毒混合在一起却会导致人健康受损,长期接触下来身体必定虚弱,更有甚者,熬不过几年便早早去了的毒物找出来。

    邵暖看了一眼过后心中便有数,在这邵家只有这么对她巴不得她死的人也就只有邵王氏。

    想来,是明里对付她行不通,就从暗地里下手。

    邵暖看着眼前这堆东西还在想邵家的子嗣问题。

    这邵家二房只有自己邵王氏跟大姨娘两个人生了孩子,而大姨娘所生的邵如玉听说是邵军在外面做生意的时候闹大了人家的肚子,等生完之后才带回府上的,至于其他姨娘都是黄花闺女娶进门的,进门之后专宠最短的也有两三个月,最长的也有一两年之久,可后院这堆女人都有一个共性。

    都不会怀上邵军的孩子。

    难道是集体吃药避着这事?

    可能性并不高,有可能被人害了身体还不知道的可能性比较大。

    邵暖看着面前这堆林林总总,都是院子里常见的东西,任谁也不会往有毒之类上考虑。

    如此看来,问题并不出在邵军身上,而是……

    “小翠,你帮我处理了吧。记住,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邵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打草惊蛇。

    “小姐不打算让人知道?这可是谋害小姐的证据,将它递给三老爷,三老爷一定会为小姐主持公道的。”

    邵暖哪里不知道,只是在这邵家邵王氏势力雄厚,府中若是邵军出外做生意了,这邵家就是邵王氏的天下,谁也不能忤逆她的意思。

    虽说现在邵暖得了三叔伯的照顾,但商人利字当头,邵家又是以做买卖闻名整个上安国的,要说三叔伯救下她没有利益可图光是看着邵家二房长女这一身份就占了便宜,打死邵暖也不信。

    “生意场上每天都有很多事等着三叔伯处理,我这些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事,就不要拿这种事去打搅三叔伯了。”

    “你就按我说的去做,也不用担心我受委屈什么的,做这一切的幕后之人第一次不得逞肯定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总会有被抓到现行的时候,现在是谁做的都不知道,而且我最近才被同意从乡下农庄返回家中居住,抓不到行事的人反而将这个家都闹腾了,势必会影响我在长辈们心中的印象,所以……这件事还是不声张的好。”

    小翠皱着眉毛,对邵家二房的人性情也有所了解,按照二房嫡出小姐的意思,这件事早就捅破天了,邵王氏可不管是谁做的,只要发现一丁点与这件事有些端倪的人都会被列为嫌疑人,至于如玉三小姐则会将这件事告知邵家二房的祖母,由祖母亲自做主,也不会委屈了她。

    只有邵暖,碰上这些害人的东西,如果不知道这日夜积累的,早就被这些东西给害了,偏她还是个不声张的。

    也罢,就按照她所说的吧。

    饷午时分,邵王氏派了自己的贴身丫鬟过来,因为有三叔伯的人在,邵王氏的贴身丫鬟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邵暖。

    说话的语气上还是有所收敛的。

    “大小姐,昨日夫人送来的奴婢您不喜欢,现在夫人又给您物色了新的奴婢,这是奴婢的花名册,您看上面有几个中意的,跟奴婢说,奴婢将人唤上来让你挑选。”

    邵暖随便翻了一下。

    小晚,崇安镇人士,七岁丧母,十岁丧爹,无钱下葬亲人遂卖身至李人伢子,现龄十四余岁,为人机灵,识得大字二三。

    落秋,淮安人士,原官家小姐后判刑流放,现龄十一余岁,终身贱籍。

    花名册上,大多是崇安镇上的人,多多少少要么是因为犯了事从平民甚至贵族阶层沦为贱籍的,要么就是因为家中实在困难,无奈被逼沦为贱籍成为别人家奴婢的。

    其中生契、死契还有限时卖身的都有。

    三种契约不同的区别嘛……

    小翠道了出来。

    生契就是人活着的时候是主人家的奴仆,在有生之年主人如果待他好的话仍可销去贱籍,让其恢复自由身。

    死契,专门是针对一些罪大恶极犯了重罪或者祖上有人干了十恶不赦的事情被当今皇上下令九族终身为奴的人,这一类的不能赎身,即便是死了,也是归主人家所有,连灵魂都是主人的。

    而最后一种,限时卖身契则是与主人约定做奴仆多长时间,在主人家赚取钱财或管饱一日三餐,在限期结束后自行恢复自由身的一种契约。

    邵暖简单看了一下,这上面的人籍贯多数来自崇安,虽别的县、镇也有,但这崇安的已经占了五分之三四。

    邵暖将花名册摆在一旁,叫小翠取来茶润润口。

    邵王氏的贴身丫鬟还在等着邵暖给个人名,安排上来瞧瞧究竟要谁前来伺候。

    但看邵暖的样子,似乎对花名册上的都不喜欢,邵王氏的贴身婢女阿轲忍不住出声询问:“大小姐您选好人没有?奴仆都在外边候着呢,这饷午时分太阳热烈,别让人家站久了毛病都出来了。”

    邵暖轻笑出声,催着她赶紧往下办是要赶任务不是?

    “阿轲姑娘这话倒是搞笑了,这名册上的都是贱籍奴仆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三月的日头我看着挺好的,这也能给人晒病了?”

    “也罢,阿轲姑娘让他们都回去吧,我这落雪院地处偏僻没什么人来,万一找来一个反倒要我照顾的奴婢,我可又被长辈们说丢了邵家的脸面,失了邵家大小姐的气度没有教养。

    “而这邵家女眷的教养嘛……一贯由主母安排,我丢了脸面,到头来被责问的还不是我的嫡母?”

    阿轲似没料到邵暖嘴皮子这么厉害,当场吃了瘪。

    “奴就把人给打发了,待物色好的再给小姐送过来,只是小姐身为一房长女身边只有一个奴婢并不合规矩,奴回禀夫人过后再从府里挑选个机灵丫头给小姐送过来。”阿轲鞠了个身,对邵暖很是不耐。

    昨晚那一波人被打发了,现在花名册上又来一波,被拒绝了还不死心还得继续往她这里塞人。

    邵暖心中怒气渐涌,脸上依旧平静。

    若是让邵王氏往这里塞人成功,院子里的一举一动可落在这视线眼里了。

    看来,这用人问题还得解决才行。

    邵暖刚想回了阿轲,可没想她的及时雨倒来的及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