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穿成和亲暴君的炮灰omega后> 第23章 、第023章

第23章 、第023章

    整座肃和殿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皇上滔天的怒火,皆被无边的帝王之威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天子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在场官员冷眼看着那武将,都认定此人必死无疑。

    没见林贵君都失宠了吗,这事宫人人皆知,陛下又岂会为他放走刺客,留下隐患。这人竟用林贵君威胁陛下,实在荒谬可笑。

    跟君王的安危相比,个失宠的贵君的性命实在不足为惜。

    况且皇上乃天下之主,何曾受过这种威胁,便是为着帝王威严,也必现场斩杀刺客。

    秦挚站在殿外的台阶之上,隔着禁军与那刺客对峙。

    他沉沉喘息着,脸色铁青,神情阴鸷,脑海俱是翻腾咆哮的怒火。

    时隔多年,在母妃仙逝后,他竟再次感受到被威胁的恐惧。

    最重要的是,他还成功地被威胁到了。

    他曾发誓断情绝爱,绝不让自己有软弱,受人掣肘,偏偏还是重蹈覆辙,迟迟没法下立刻诛杀刺客的命令。

    林曜看着秦挚,能理解他此刻的愤怒。身为帝王,他这是觉得威严受到了侵犯。

    他此时跟那些官员样,并不觉得秦挚会救他。

    秦挚固然对他有兴趣,但皇上就是皇上,哪会有什么真情。尤其是那武将还会威胁到他性命,若真放走,就等于放任危险存在着。

    抵在脖间的利刃寒意刺骨,林曜手脚冰凉,索性闭上眼,不去多想。索性是死路条,也别死得太难看。

    就是可惜了这条好不容易得来的新生命。

    然而就在林曜闭眼等死的时候,秦挚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开口了。

    他嗓音裹着寒霜,像被大雪封冻千年,杀气沉沉,毫无半点情绪:“朕放你走。但你若敢伤朕的贵君根头发,天涯海角,朕必将你千刀万剐。”

    殿外官员、禁军皆面露惊讶,林允扶跟唐涯对视眼,亦没料到秦挚会救林曜。唯独乔鹤唇角微微勾起,对这出人意料的命令并不意外。

    陛下逃避多日,总算决定坦然面对感情了。

    右相郑修恺试图劝阻秦挚:“陛下,不可啊!此人狼子野心,若放走必后患无穷!”

    “郑相是在质疑陛下的决定?那位可是贵君,他若有损伤,你能担待得起?”左相楚铉立时凉凉回敬。

    郑修恺怒瞪楚铉,小王蛋,这会还不忘找他麻烦,实在可恨。

    但他也没敢再出言劝阻,因为陛下忽转头冷冷看了他眼。那眼温度极低,饱含威胁跟怒意,郑修恺顿时浑身发凉,颤栗恐惧,怕再多说句,脑袋就会搬家。

    林曜也很震惊,没想到秦挚会为他放这武将走,但说到底,他也是因为秦挚才被牵连的。

    那挟持林曜的武将杜勉得意笑,暗想自己是赌对了。

    “别耍把戏,更别派人跟踪。若让我察觉,便立刻杀了他。我命贱,临死能拉位贵君垫背也值了。”

    他边说边挟持着林曜后退,禁军不敢阻拦,只能眼看杜勉走远。

    殿外,乔鹤拱手道:“陛下,我去……”

    话没说完便被秦挚打断:“取剑来,朕亲自去。”

    巳时三刻,天阴沉沉的,骄阳被厚厚的黑云遮挡,亦压得人心燥乱不安。

    -

    天子诏令层层下达,侍卫虽戒备着杜勉,却因林曜不敢擅动,只能如他所愿地备上快马,放他出城。

    林曜被杜勉扔到马背上,他脖颈被拉出道血口,腹部抵着马背,被颠得浑身难受,头晕想吐。

    但杜勉显然是不会考虑他的感受的,只驾马路狂奔。

    林曜忍着难受,绞尽脑汁地回忆,也没想起原着有刺杀的剧情,不知是没注意,还是看太快漏了。

    路奔出很远,眼看周围都是荒野,没有人烟,杜勉才渐渐减慢速度。

    他先警惕观察着四周,确定身后没有跟踪的人,这才找了间破庙落脚。

    破庙残败不堪,横梁断裂,荒草能淹没半截小腿。地面亦落满灰尘,满是蛛。

    林曜被杜勉推进破庙,衣袍都被荆棘割破了。

    “老实点。”杜勉威胁。

    林曜也不敢找事,乖乖找了处角落蹲着,杜勉武艺高强,他没必要自讨苦吃。

    现在最要紧的便是保住性命,拖延时间。秦挚既肯放这武将走,就定然会派人来救他。在等来救援前,除非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都不宜轻举妄动。

    杜勉看林曜还挺听话,便不再理他,自顾自地坐下,从包袱拿出干粮来吃。

    林曜也挺饿的,他今早起晚了,连早膳都还没吃。

    但此时吃饭显然并非当务之急。林曜侧过身,从外袍被划破的地方撕下块布,准备包扎下脖子上的伤口。

    他是第吻,体质特殊,血液就等同催情剂。林曜怕那武将闻久了,会再出什么事。

    杜勉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脸上还有道疤,看着很是凶恶。

    他草草吃完干粮,喝了几口水,就直盯着林曜看,目光不善,像在筹谋着什么。

    半晌,他拿着匕首径直朝林曜走来。

    林曜刚绑好伤口,见状连迫使自己冷静:“现在还在秦国境内,你杀了我,就没办法威胁秦挚了。”

    杜勉把玩着匕首,讽刺笑道:“这种时候还这么冷静。难怪你能被秦挚看上。”

    “但谁说我要杀你了?你可是第吻,杀了多可惜。”

    林曜心头蓦地涌来极不好的预感。

    就听杜勉接着□□道:“你是皇子,生来就养尊处优,可知道第吻有多稀罕?有多值钱?你的身体人人想要,你的血液能配高级催情剂……”

    “嘭——”

    林曜冷着脸,猛地狠狠脚踹翻了杜勉。

    杜勉没料到林曜敢动手,这才被他踹了出去。他恼怒爬起,冲过来就给了林曜巴掌。

    “贱人!我早听说第吻滋味**,让人难忘,如今正好有机会,怎能不尝尝?你还能怀孕吧?你说,秦挚要是知道他的人怀了我的孩子,会是什么反应?”

    “我会杀了你。”林曜眼神漠然。

    他从没被人这么羞辱过,脸色难看到极致,那些话言犹在耳,林曜是真的动了杀心。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林曜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你敢杀人?”杜勉像听到什么荒谬的笑话。

    林曜看着杜勉的眼神像在看死人:“你不妨试试?”

    杜勉却无暇多想。他此刻被林曜的血液催情,浑身燥热,只想占有林曜。

    林曜被逼到角落,退无可退。

    但就在这时,道身影忽然从天而降。

    秦挚眼神冷漠,在杜勉尚未反应过来时,举剑毫不留情刺透他的身体。

    杜勉惊愕至极:“你……怎么可能……”

    他五感敏锐,却根本没察觉到有人靠近。

    难道秦挚内力竟深厚至此吗?!

    林曜趁机迅速摆脱杜勉桎梏,跌跌撞撞地撞进秦挚怀里,衣袍还是难免沾到了血液。

    秦挚搂着林曜,脸色实在阴沉的可怕,满身煞气。他很长时间没被这么激怒了,全身血液都在叫嚣着杀戮。

    林曜来找秦挚却不是为投怀送抱,他喘匀了气,便去拿秦挚那把剑:“借我用用。”

    秦挚不明所以,却还是把剑给了林曜。

    剑挺重的,林曜姿势不怎么标准地握着,毅然走去给了杜勉致命击。

    “我说到做到。”他低头看着杜勉瞪大的双眼。

    秦挚见状微微挑眉,怒气被惊诧所取代。他没料到林曜竟敢动手杀人。而且此时的林曜锐利镇定,跟平常竟判若两人。

    但等秦挚走近,才发现他的手直在发抖。

    林曜颤抖着将剑还给秦挚,总算后知后觉地想起他还有人设在身,连忙扑进秦挚怀里嘤嘤求抱抱求安慰:“陛下,您终于来了!我好怕,怕再也见不到您了。”

    秦挚抚摸着林曜头发:“曜曜方才可不像很怕的样子。”

    他指的是林曜杀人的事。

    林曜微愣,低声道:“他侮辱我,也侮辱陛下。再说我也是怕的,您没感觉到吗?没准我还会做好几晚噩梦。”

    他没说谎,敢做是敢做,但怕也是怕的。那毕竟也是条人命,在现代敬畏生命的良好教育下,他本能排斥杀人。

    但这里跟现代不同,你不杀人,人却会杀你。林曜知道,很多事是不能用相同的价值观去衡量的。

    “第次杀人?”秦挚紧握着林曜颤抖的手。

    林曜抿唇点头。

    秦挚擒着林曜下颌,轻抚过他脸颊被打出的痕迹,眼眸沉了沉。林曜肌肤白皙,那痕迹就越明显。

    “就这么死掉太便宜他了,朕本要将他千刀万剐的。”他之前是说过这话的。

    林曜想着那场面,嘴角抽搐:“那样太血腥,还是算了吧。”

    “好。听曜曜的。”

    不知怎的,林曜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温柔。

    秦挚脱下外袍为林曜裹好,带着他走出破庙。

    先前怕被杜勉察觉,秦挚是路施展轻功来的,此时便和林曜骑庙外那匹马回宫。

    林曜被秦挚抱在身前:“陛下人来的?”

    “嗯。杜勉内力深厚,朕也只能远远跟着。让你受苦了。”

    “我没事。陛下能来救我,我特别高兴。”林曜说着又试探地问:“陛下不生我气了?”

    秦挚果真变脸如翻书,笑道:“朕疼你还来不及,何时生过你的气?”

    林曜:“…………”

    好吧,你说没生气就没生气。你是皇帝你说了算。

    他到现在也还头雾水,既没弄懂秦挚之前为何生气,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消气的。

    暴君的心,海底的针,难揣摩啊难揣摩。

    林曜默默吐槽着,就忽听秦挚语气低哑隐忍地问道:“你流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