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胭脂错>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中秋佳节, 讲究的就是个团团圆圆。一直在寺中理佛,去年年末都不曾回京的太后这一次也回到了宫中, 皇上招了妹妹进宫, 与太后以及一众爱妃一同赏月。

    因太后也在,柳容止这一次没带沈云破一道, 难得将她一人留在了行宫之中。

    沈云破留在柳容止身边已有两年之久,对外宣称长公主府的长史,侍女们便都称呼她一声长史大人。

    只不过她这位长史不仅从不管内务, 还要长公主亲自为她操心衣食住行, 每日过得悠然自得好不在自在。

    侍女们对她也是小心伺候, 甚至比对长公主更加战战兢兢。盖因素来宽容的长公主在事关沈长史的事上, 有着非比寻常的严苛。

    “长史大人,您再吃点吧,长公主回来若是知道您只吃了那么一点儿,会心疼的。”

    沈云破只吃了几口菜肴,米饭动也不曾动过。她修习《玄上无净天罡经》曾臻至化境,于险境中能辟谷一月有余,只需少量的水和食物能就维生。

    不知是否是这个原因, 她平日就对五谷杂粮需求很低, 饭量连幼儿的一半都没有。

    平日也是柳容止又劝又哄, 甚至亲手喂食, 她才多吃那么一点儿。

    “不用了, 我已经吃饱, 你们撤了吧。”

    沈云破神色淡然, 语调平静,情绪似乎不会起伏。一众人还想再劝,但见她眉目之间有股难以言喻的威严,竟齐齐无法开口。

    沈云破也不搭理她们,翩然起身向着门外走去,四名侍女连忙跟上。

    她身姿瘦削挺拔如绿竹,穿得却是宽松广袖的白色袿衣,衣袂随着她的走动跃然翩飞,仿佛下一刻便要羽化成仙一般。

    沈云破走得似乎不快,四位侍女跟得却十分吃力,追到门口时,她已经走过了长长的一段小径。

    今夜月圆,即便没有宫灯照耀,外头也夜白如昼,沈云破整个人似乎被笼罩在一团白光之中,影影绰绰,叫人看不分明。

    四位侍女均是一惊,脑中浮现出嫦娥奔月的传说,又想起长公主的叮咛嘱咐,惊慌地大叫道:“长史大人,您要去何处?”

    沈云破身形顿了一顿,而后侍女们便听到她带着几分缥缈的声音远远传来。

    “今夜月光甚好,我欲去望仙台沐浴天地精华,你等可慢慢来寻我,届时不要打扰我静坐便好。”

    望仙台亦在行宫之内,只不过离住所有一定距离,中间要穿过林荫小径,爬起来也颇为吃力。

    沈云破突然兴起要去望仙台,侍女们先是松了口气,而后又着急起来。

    虽然知道了她的去处,可长公主有命,不能叫沈长史离了她们的视线。

    “你们两人赶紧去找今夜值守的亲兵,你同我先去追长史大人。”

    领头侍女吩咐完,转头一看,沈云破已又走出了好远的路,再顾不得矜持,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追去。

    长史大人平日便有些神神叨叨,偶尔有这些异想天开的惊人之举,众人已是见惯不怪,唯一害怕的是她在这过程中出点什么差错,届时落得个看护不力的罪名——她们可担待不起。

    望仙台建在望仙峰上,离行宫所在之处有一百余丈的高度。山路在平日不算难走,夜晚却着实为难人。领头侍女让另一名侍女在途中接应,自己好不容易爬到峰顶上,身上已是狼狈不堪。

    山中本就寒冷,这望仙台四面都没有遮挡,夜晚寒风大作,吹得人彻骨冰凉。

    沈云破就坐在望仙台的中央,身上白衣被狂风吹得在空中四处翻飞,看得侍女心惊胆战。

    她原本想叫沈云破回来,想起对方的嘱咐又闭了嘴。这长史大人据说乃世外高人,单看她能在这样的大风之中不动如山便是寻常人不能比的,既然已寻到人在此处,她不如就在这里守着吧。

    侍女抱身蹲在望仙台石碑脚下,不一会儿竟觉得袭来一股睡意。迷迷糊糊之间,她似乎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箫声。

    模糊的视线之中,她隐约看到了一个白影,袿衣在月光之下随风舞动。白影身边站着一只仙鹤,一人一鹤似乎都要飞向天际一般。

    “长史大人!”

    就在侍女心惊肉跳却头脑昏沉,浑身动弹不得之际,几道声音从树林之中传出。

    她猛然惊醒过来,只见沈无妄仍坐在望仙台中央,又哪里来得什么仙鹤呢?

    几名侍女带着一队亲兵终于爬上望仙峰,见到沈云破所处位置纷纷大惊失色。

    “长史大人,您快回来,那边危险!”

    一群人不敢靠近沈云破,也不敢强硬对她,只能焦急呼喊。沈云破终于不堪其扰,缓缓站起身,向望仙台边跨出两步。

    “长史大人!”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虽说平日不见长史大人有寻死的倾向,但她偶尔懵懂偶尔呆愣偶尔又狂放,便是当场在这跳下去,他们也不奇怪。

    幸好沈云破只是往下看了看,而后便慢慢走回了道口。

    “长史大人!”众人松了一口气,又喜又急道,“长史大人,您这么晚来望仙台做什么呀?如此狂风,若是将您吹走可怎么办?”

    沈云破眉目平静,垂着眼帘,看不出喜怒。

    “若能乘风归去,倒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她说完便顺着小径向下走去,一群人听得心惊胆战,此时哪里敢怠慢?将她团团围在中间。

    “姑姑——”

    胭脂从睡梦中惊醒,迷糊间听到沈错的声音,朦胧之中发现从来睡姿良好的她此时正舞动着双手,挣扎着想抓住什么东西。

    “沈掌柜、沈掌柜!”

    胭脂想要抓住沈错的手臂,但想起她平日的教导,立时阻止了自己的举动。

    沈掌柜武功高强,在没有自觉的情况下很可能会不小心伤到她。为了保护自己,也为了不让沈掌柜在醒来时愧疚,胭脂选择一边向后避开,一边呼唤沈错。

    “沈掌柜,沈掌柜,您快醒醒!”

    沈错向来睡得不深,多年的习惯让她的身体时刻保持着警戒,使得她能在风吹草动时迅速醒来,所以像今晚这样的情况十分少见。

    胭脂的呼唤似乎起了作用,沈错很快浑身一震,停下了动作,口中也不再胡乱呼喊。

    “沈掌柜?”胭脂试探地向她身边挪了挪身体,“您醒了吗?您没事吗?”

    沈错低低地“嗯”了一声,胭脂放下心来,拉住她的手道:“您是做噩梦了吗?”

    沈错颇觉丢脸,别扭道:“你可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胭脂闻音知雅意,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不会说出去的,这是我和沈掌柜的秘密。”

    沈错放心了,想起梦境中的场景,又是担忧又是委屈,搂住胭脂道:“我梦到我姑姑了,她站在悬崖边,好似要跳下去。”

    胭脂摸摸沈错的手臂,安慰道:“一定是您要过生辰太想念您姑姑,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且我听说梦都是相反的,您姑姑一定会平平安安。”

    “可是我姑姑没有跳下去,是我以为……我想去阻止她,结果自己掉了下去。”

    “……”胭脂发现自己还是阅历浅了一些,话确实不能说得太早,“这大概是因为您最近见到了霍姑娘他们,想起了当初坠崖的经历。不过事情都过去了,今后您会平平安安的。”

    沈错也觉得该是如此,生气道:“都怪霍紫苏,我好容易梦见一次姑姑,结果竟然是这样的梦境。姑姑一定是因为不能给我过生辰,所以托梦来祝贺我。”

    “您说得对,您姑姑一定也很想您,所以来您梦里了。”

    沈掌柜如此厉害,她的姑姑一定也是高人,所以生灵托梦一点儿也不奇怪……不奇怪。

    胭脂一顿安抚,沈错的害怕、担忧与羞耻慢慢退去,见门外天光将亮,想起今日就是自己的生辰,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都怪霍紫苏他们,如果没有合我心意的礼物,我才不要他们来参加我的生辰筵席。”

    “我会向霍姑娘他们传达的。”

    沈错生辰,胭脂在沈记杂货铺推出了相应的活动。虽然不能普天同庆,但以为沈错过生辰的名义打折扣,廉平部分货物,客人们多少都要说一声恭喜。

    既能为沈错攒声誉,又能处理掉中秋没卖完的存货,可谓一举两得。

    霍紫苏看到店中热闹景象,忍不住心底夸了一声好手段。

    “霍姑娘。”胭脂今日也在店里,看样子似乎是在等她,看到她后主动招呼道,“您真的想见沈掌柜吗?”

    “这是自然。”

    “那么您在酉时之前带上一份礼物来参加沈掌柜的生辰筵席吧。”

    霍紫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她让我来参加她的生辰?”

    “这要看您准备的礼物是否合她的心意。”

    霍紫苏呼吸一窒,神色变幻,最后似是认命般吐出一口气来。

    “什么样的礼物能让她满意?”

    她看胭脂如今已是沈错心腹,这方面也只能向她讨教了。

    胭脂微微一笑:“送礼物最重要的自然是诚意,您可以选择最能代表您诚意的礼物。”

    诚意?

    霍紫苏一个头两个大,沈错那家伙性情古怪,又好附庸风雅,鬼知道沈错能不能感受到她的诚意。

    胭脂见她面露为难,继续道:“当然,若您实在无法确定如何才算有诚意,那就选最贵最能让您心疼的礼物吧。”

    “最贵?你家掌柜生平可最讨厌黄白铜臭之物,对那些金银珠宝更是弃若敝履,她会接受这样的礼物吗?”

    霍紫苏自觉还是知道沈错的。

    胭脂点点头,笑道:“可是,沈掌柜很喜欢你肉疼的样子。”

    霍紫苏:“……”

    沈错,你怎么不去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