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喜欢两个人>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回家后她一个人跑上楼休息, 只听见楼下大人们吵吵闹闹,蒋心莲朝岑兵复述着那边人的话, 气的声音都响了好几倍。

    岑兵听到别人这样骚扰自己的妻子, 气不过,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像一头雄狮,怒吼着,质问着, 问他们是不是要他把这些水泥面砖一点点从墙上扒下来退回去他们才高兴?

    这些纷争岑兵和蒋心莲都没有在私下和她提过, 很多时候岑曦对于家庭之类的矛盾和是非都是听他们和左邻右舍唠嗑时了解的。

    比如原来在她期末考试那两天, 奶奶的娘家人还曾上门来吵过, 在她家院子里大吵大闹,要求给老人好好治疗。

    岑曦觉得蒋心莲说的最对的一句话就是,老人生病他们没来照顾过一天,借着娘家人的名义在这里胡搅蛮缠,只敢欺负他们,不敢和岑超他们家吼一句。

    那时岑曦还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真的能气到生病,她看着夜不能眠的父母心疼又无能为力。她单纯的想, 既然那些人讨厌, 不来往就好了, 为什么还要顾情面?

    因为这事岑兵对老太的意见更大了, 所有气都撒在老人家身上, 怪她生下他, 怪她惹出这些是非, 怪她在背后挑唆。

    这个假期的初期是一场灾难。

    可能因为岑曦上高中后不常在家,所以这一次岑兵在家里骂骂咧咧时岑曦难得的没有觉得烦躁,相反,她在饭桌上轻声细语的安慰父亲。

    岑兵听了女儿的话怒火平息不少,只是连声叹气,感慨命运的坎坷,埋怨那些人的不人道。说着说着他又笑起来,满是光芒的看着岑曦,说岑曦是家里的希望,一定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给父母争光。

    岑曦很想给父母一点慰藉,于是神采奕奕的告诉他们这次期末考试她考的有多好,一定会很努力的考上大学,让父母不要不开心。

    然后岑兵说了岑曦不太愿意听到的话,他说:“你就好好读书,其他都不用管,爸爸妈妈会解决好一切,你就念书。”

    岑曦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

    有几个傍晚岑曦去找林延程乘凉时提起过这个话题,林延程家新铺了水泥路,把河岸边的小路修宽了,爷爷的病也不再需要别人照料,身体恢复的还算好。

    映着落日的余晖,两人在岸边的参天大树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这样在大人眼皮子底下大大方方的说笑打闹,没人觉得有什么异样。

    那些叔叔阿姨路过看到时还打趣他们,说是感情还和小时候一样,也是难得。

    岑曦嘴巴上甜甜的应着,心里却腹诽他们感情早就不一样啦。

    岑曦家的这档子事林延程很清楚,岑曦憋不住东西,一有什么就会和他说。她不理解大人们之间所谓的情面和断不了,也不喜欢父母仍把她隔绝在战争之外。

    她和岑兵一样,是个冲动热血的人。很多时候,她很想站出来为父母遮挡伤害,她很想一起对抗那些人的攻击,她甚至觉得她有了一定的年龄和知识储备,她可以和他们讲道理,用道理打败他们。

    看着她义愤填膺的模样,林延程觉得很可爱。

    他安抚岑曦道:“当他们对你妈妈说出要告诉老板,扯你妈妈结婚时没有把迁户口时,已经没有道理可讲了。这不是在法庭,很多时候这种纷争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扯不清理不断。你出面,那些人只会说你不尊敬长辈,大呼小叫,没有教养。我想等你爸妈要依靠你时他们会开口的。”

    岑曦拽着树叶玩弄,“可我想做个大人。我也希望我的父母能够信任我,觉得我懂事成熟。就像你一样,他们总是夸你做事稳重,是个值得依靠的男孩子,我为什么不行?”

    “曦曦,那是因为他们很爱你,他们希望你永远像个孩子一样快乐。”

    岑曦看着他,慢慢放下了树叶。她明白很多父母想给孩子所有的一切,就像蒋心莲,也很努力的给她想要的,仅仅希望她能有别人孩子也有的快乐。而林延程和他们大多数普通家庭不一样,他的性格,林婉给他的教育,在这些年的生活里,他已经没办法成为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了。

    林延程小声的说:“我也很喜欢你,也希望你能一直有小孩子的开心。”

    岑曦:“我……那我也喜欢你,你什么时候小孩子过了。”

    “我现在就挺孩子的啊,我才十七。”

    “少来了,你就一老头啦,爷爷都比你新潮。”

    “有吗?”

    岑曦踢他一脚,撅嘴道:“我只是……程程,你没有看到我妈妈哭的样子。我从小到大就看她哭过两回,一次是小时候她和我爸要离婚,她倔强的哭,一次就是现在,她那么委屈。有时候我就想如果外婆没有去世,她会不会扑倒外婆怀里哭,妈妈在成为妈妈之前也是小孩子啊,我妈妈也是外婆心爱的孩子啊。我舍不得看到妈妈这样难过,我希望她能坦诚的,信任的依靠我。不是都说女儿是小棉袄吗,她完全可以靠着我哭的。”

    “这些话你有和她说过吗?”

    “当然没有啦,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

    林延程:“我想,阿姨光是听到这些话就很开心了吧。妈妈,这个词语本身就是很有力量的,阿姨怎么会愿意让你承担她的痛苦。”

    岑曦仰头深深吸了口气,揉了揉发红的眼眶。

    她笑着说:“真是奇怪,怎么越长大越容易哭,我快成爱哭鬼了。我妈说我小时候几乎不哭的,可乖了。“

    林延程温柔的注视着她,他说:“因为我们曦曦是个很柔软的人啊。”

    心底柔软的人才会不断地换位思考,生怕体会对方的心境,说一些做一些让对方不舒服的话和举动,也会比较容易有共鸣,比较容易触动心灵而眼红。

    印象里的岑曦一直是这样的人。

    岑曦听到夸奖很美的笑了,她调整好自己,轻轻捶了下他的胸膛,“讨厌!”

    ……

    后来这场战役在酷夏的炎热中不了了之,老太依旧在家养着,看起来没什么病痛,每天散步做饭,日子比其他老人要好的多。那边的人没再来闹过,岑兵扬言要和吵架那几家断绝来往,和对岑超家一样。

    虽然岑曦依旧搞不懂断绝来往有什么好烦心的,只不过是少一些平常也不来往的亲戚而已,往后的人生靠的也不是他们。

    岑曦家外墙的装修也终于赶在更高温之前完工了,了了琐事,这件事还是值得欣喜的。

    但岑曦和林延程吐槽很多次,她不喜欢这个设计还有面砖的颜色,觉得不够洋气,她理想中的房子应该像国外的那种单栋小别墅一样,有巧克力一样的窗户,白色圆柱形的栏杆。

    混着蝉鸣的烈日,她和林延程躲在空调房里,咬着冰棍看着警匪片,偶尔痴迷于vcd游戏。她一放松就不想学习,偶尔也被林延程拉着做作业。

    岑曦给自己发明了一套新的奖励法,做完数学填空题就要亲他一次,写完语文作文可以亲十五分钟,随着作业的难度时间要相应的延长。

    林延程第一次听她提起奖励法时笑得不能自己,也就岑曦能想出这样的方法了。

    比起冬天岑曦还是比较喜欢夏天。夏天多好,因为要开空调必须地关房门,亲的再热也不用怕出汗,也因为穿的少,她能很好的感受林延程的温度。

    八月初时他们收到林州的聚餐邀请,庆祝他复读考上了南城中学。

    在这半年冲刺里林州几乎和他们失去了联系,企鹅号没见他亮过几次,拿到录取通知书时林州倒是第一时间和他们分享了。

    这成绩有点出乎意料,岑曦没想到他仅仅是复读一年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南城中学。原来,聪明的孩子真的只要努努力就可以赶超一直在努力的孩子。

    林州没邀请其他人,相聚的只有他们四个。因为林州说很怀念初中时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叫了其他人就不纯粹了。

    李星雨暑假一直在补课,为了这次聚餐朝老师请了一天假。

    看到李星雨这么拼命,岑曦担心起林延程,怂恿他也去补课,林延程说要去一起去。岑曦一点也不喜欢补课,她还没在家里懒够呢,再说了,这么热的天。

    四个人约在街上的一家火锅店,考生可以凭借录取通知书打折,借着林州的光,他们可以打六折。

    林州也一向豪气,放言随便点。

    三个人都让着岑曦,岑曦搓了搓手,不客气的点了一通。

    林延程帮她拿酱料,消毒碗筷。坐在他们俩对面的林州和李星雨无语的看着。

    李星雨在桌下踹了岑曦一脚,“你们24小时黏在一起,出来吃饭还要坐一起吗?”

    岑曦讨好的说:“星雨乖啦,委屈你和林州坐一块。我和程程在家也不是24小时在一块的,我最近都不常去他家玩了,怕被发现。”

    “我都要走了,你眼里还是只有林延程。”李星雨不紧不慢的说。

    可话落,三个人都震惊的抬头。

    岑曦:“你要去哪儿啊?”

    李星雨余光瞥着林州,假装若无其事的说:“学校有英国交换生名额,我申请了,前两天接到通知,过了。”

    “……”

    林延程知道这个事情,之前班主任有给他们发过宣传单,家庭条件好的学生都蠢蠢欲试,毕竟是个不错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李星雨申请了。

    他放下筷子,抬眼看向林州。

    林州双手搁在桌上,浅浅吸了好几口气,最后笑着说:“这么突然啊?去多久啊?什么时候去啊?”

    “十一月,去一年。”

    林州:“一年……那还要回来念高三,挺好的,恭喜你呀。”

    李星雨看向他,也笑了下,“也恭喜你,考上了南城。”

    岑曦觉得气氛怪怪的,两边都是值得恭喜的事情,为什么从他们两个人嘴里说出来多了几分□□味和莫名的心酸呢?

    这顿饭聊了很多,林州这大半年里的挑灯奋战,李星雨不要命似的补课学习,还有她和林延程的在一起的心路历程。

    林州终于可以放肆的调侃他们了,他喝了点啤酒,少年张扬的笑着,微红着眼眶对岑曦说:“你是不知道,初中时林延程看到你皱一皱眉头他都紧张的不得了,我们还说不得。他喜欢你,那么明显的事情你怎么那么晚才发现?男生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很明显的。”

    岑曦想起上次在医院,林延程也是这样的状态,眼眶红,神思不清,眼眸里有股执着和爆发。

    她哆嗦着筷子问:“林…林州,你不会喜欢我吧?”

    林州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曦曦,你这情商……算了算了,兄弟我没话讲。你继续可爱下去就好了……”

    林延程也笑了,在底下握住岑曦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讲话了。

    散场时,林州明显有些醉了,他去洗手间洗完脸出来,整张脸湿漉漉,脸上的笑意全无。

    林延程说要带岑曦街上逛逛,因为难得出来,留下林州和李星雨一起坐车回家。

    林州抓了抓头发,站在阳光底下什么都没说,李星雨看了几眼林延程,眼里起起伏伏,最后只是和他们告别。

    她没等林州,自顾自的往前走,林州狠狠踢飞了脚边的石头子,懒懒的喊她:“喂,流星雨,你等等我行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