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喜欢两个人>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黑板报个月换次,同理,个月评比次。

    岑曦她们花了十来天的午休和课间休息时间才出完黑板报,她每天期待的事情就是上数学课时班主任走进来看到慢慢完工的黑板报做出点评。

    她发现这个微胖的年男人似乎真像林延程所说的那样,他喜欢有才能的学生。

    他不止次夸奖岑曦她们做的好,画的图案很漂亮,字也写的很好。

    所以这门她最讨厌的数学课反而成了最爱。

    十月份的评比因为国庆假期而往后挪了几天,假期期间岑曦几乎每天都要和林延程提次黑板报,她做梦都等着评比。

    他们这个初人不多,也不是什么重点初,每个年级只有三个班级。

    都是在层楼的,上学放学瞥几眼就能看到别人的黑板报,林延程留意过其他班级的,不偏心的说,真的没有自己班级的好。

    岑曦把边角都处理的很好,而且另外两个班级明显在敷衍了事,随意打个框,填充点字,画两朵花点缀。

    评比那天,每个班级的宣传委员都拿到了教务处发的打分纸,从六年级到初三,除了自己的班级其他的都需要打分。

    岑曦觉得打分是件很酷的事情,但可惜她不是宣传委员。

    她只能坐在座位里,看着个个前来打分的人,其他同学会凑过去偷瞄分数,岑曦不敢。

    她拿着笔假装在做题,假装不在意,但耳朵其实竖得老直。

    林延程怎么会不知道她,不过这也是岑曦少见的紧张忐忑。

    他看着岑曦的侧脸,午间的微风从窗户外飘进来,她耳边的碎发轻轻浮动,她的脸颊有些红晕,时不时咬下下嘴唇。

    林延程又想起小松鼠了,他忍不住扬起嘴角,但他什么都没说,转过头继续做题。

    林州性子热络,每来个打分的,他就挨着人家说:“打高点呗,我们的这么好看。”

    般宣传委员都是姑娘,听到这话几乎每个都会憋着笑,出于对陌生班级不熟悉的羞涩感和同学主动搭话的友善。

    林州不断在门口报分数:“9.8,另个给的9.7。”

    满分十分。

    岑曦想不听见也难,不过还好,分数不算低,她陡然松了口气。

    比分名次在三天后出来,那天,正好林延程的书法比赛结果也出来了。

    学校共有五栋楼,三栋是教学楼,岑曦她们的六年级被安排在老楼,栋只有他们六年级。而公告板在他们前面那栋楼。

    那楼楼是教师办公室,教务处和美术教室,走廊两侧墙壁便是公告板。学校事物的通知,调课,都会写在上面。

    红色塑料壳的圆形吸铁石下是张灰色的a4纸,上头清清楚楚的印着每个年级黑板报的名次和平均分。

    果不其然,岑曦的班级是第。

    岑曦和林延程是最早看到的,他们早上起到校,停完自行车去教学楼时就会路过走廊,于是就看见了。

    应该是昨晚老师临近下班前贴的。

    虽然岑曦隐隐就猜到会是第名,但没有比尘埃落定的更让人兴奋了。她觉得这是个起点,从迈入初开始,切都在变好,而她也会拥有更多的第名。

    她什么也没管,直接扑上去抱住林延程,背着厚重的书包跳了起来。

    “程程,真的第诶!我是不是很厉害!”

    她双手牢牢的勾着他的脖子,马尾随着她的晃动甩到他脸上。

    林延程下意识的伸出双手虚拢住她,怕她摔跤。

    岑曦问道:“我是不是很厉害?是不是嘛?”

    林延程说:“对啊,你本来就很厉害。”

    岑曦松开他,认真的说:“我要我们班以后都是第名。”

    “整整四年吗?”

    “对。”

    林延程点点头,“我觉得你应该可以的。”

    岑曦不知道四年多长,她只是想守护这份荣誉。

    岑曦乐的合不拢嘴,她扯了下他胳膊,“走啦,去教室了,早上第节是语课,要默写,我想再背会,等会我背给你听怎么样?”

    “路上不是背过了吗?”

    “我好像又忘记了……诶,对了,你的书法比赛呢?老师有说过什么时候出结果吗?”

    “说是十月份就会出来的。”

    岑曦:“那快了吧。”

    他们第节语课上,语老师就带来了林延程书法比赛的结果。

    语老师习惯性的眯起眼睛,有些自豪的说:“林延程,来拿下你的荣誉证书,老师恭喜你,拿到了第名。”

    岑曦看的眼睛都值了,那本荣誉证书是红色丝绒的,印着金灿灿的字,看起来比林延程拿过的奖状都高级。

    不过林延程也是真厉害,什么都能第。

    语老师说:“这次县里有两个第,你们是并列第,我们语组都很为你骄傲,书法这个东西需要时间积累,以后也要坚持。我建议其他同学也培养自己的门兴趣,等你们大了工作了就会发现,自己有个兴趣能给自己加分不少。你们音乐课上学的笛子还是口琴,都可以好好利用发挥。”

    岑曦挺直着自己背脊,做的很端正,她想,她是有兴趣的。

    ……

    后来岑曦长大后回忆起来,她发现她坚持最久的事情就是抱着决心守护黑板报第名和林延程。

    六年级的第个学期,他们班级黑板报都稳居第。

    也许这能为班主任带来不少好评,但小小的岑曦不懂,她也不会思考到这个层面,反而她打心底里觉得班主任热爱艺术。

    后来几次的黑板报,班主任教她画角花,教她怎么更好的布局。

    岑曦能从班主任的眼里清楚的看到他对自己的赞许和欣赏,即使她的成绩偏等。

    她觉得眼神骗不了人,因为她总是能从林延程的眼睛看到他对她的包容和友好,他像家人样,真心实意的偏爱她。

    这半年是岑曦上学以来最有成就感的半年,她被老师赏识,她的成绩不再吊车尾,她最讨厌的数学成了她的最爱,她的语因为坚守习惯越来越好。

    2008年的新年是她最自在的新年,家里没有爸爸无缘无故的发火,长辈们问起成绩她也终于可以抬起头。

    她问林延程:“为什么小学的时候就是不想学呢?”

    林延程说:“因为学习本来就不是快乐的事情。”

    岑曦觉得这是名言名句,是的,学习本来就不是快乐的事情。天知道她花了多少精力才慢慢好转。

    她做不出题目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她面对着繁重的作业也会觉得累,到周末还是满脑子想玩。

    但从前拖着作业是提心吊胆的,心慌的,现在是悠然自得的,轻松的。

    岑曦也曾问过林延程,你做那么多功课,看那么多书不累吗?

    当时林延程稚气的答道:“很累,我也不想做,但是妈妈都布置好了,而且因为做了考试会觉得不困难,我不喜欢考试的时候很担心。那些书因为提前背,上学的时候就轻松了许多。”

    她当时只觉得他是天才,天才就适合读书。

    现在岑曦觉得他不是天才,他只是比她懂事,比她认真,比她静得下心来。

    她做题的时候会开小差,但林延程不会,他很投入。

    李星雨也是。

    聪明的人都有个共同点,他们愿意投入。

    就像这个寒假,岑曦又恢复了老样子,放假前拼命做,放假后每天懒被窝,死活都不愿意碰作业。

    那么冷的天,林延程还是能早起练毛笔字,然后做作业。

    岑曦窝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心想,她现在反正是做不了聪明人的,开学了再做吧。

    ……

    年前要采购年货,以往这都是林婉的活,她会打点好切。买好糯米粉给林老爷子做发糕,把春联灯笼都张贴悬挂起来,再做些腊肠和猪头肉。

    今年的新年空荡了许多。

    林老爷子是个粗人,不在乎这些仪式,还是林延程提出要□□联的,他说因为妈妈喜欢这些年味儿。

    他不太清很小的时候事情了,但总有那么几件是深深存在脑海里的。

    比如没有来到青水镇前,过年的时候妈妈总喜欢自己剪窗花贴窗户,还喜欢买梅花纸条插花瓶,还会亲手做蛋糕给那个人过生日。

    他的生日正好是春节。

    林婉是个注重节日氛围的人,她愿意温柔的给身边人惊喜和付出。

    如果像岑曦所说,她现在是天上的颗星星的话,他希望妈妈看到今年过年家里是她喜欢的模样。

    林老爷子都随这个外孙,早上想骑着自行车载林延程去,正巧被蒋心莲看见。

    蒋心莲得知后说:“我带延程去吧,我电瓶车,快点。你年纪也大了,哪能带人啊。”

    林老爷子笑笑,说麻烦蒋心莲了。

    他给了林延程百块钱,林延程本不想拿,但他想了想,先收下了。

    林延程自己带好帽子和围巾,去岑家,蒋心莲也准备就绪了,让他上车。

    林延程抬头望了眼二楼,问道:“曦曦还没起床吗?”

    “醒了,饭都给她端到眼前了,就是不肯起床,懒到骨子里了,不愧是懒猪转世。”

    林延程笑了下。

    青水镇的集贸市场不是很大,就在红枫小学边上。从前这儿只有家华联超市,去年才新开了家农工商,两栋三层楼的老楼房对立着,楼是杂货店,理发店,服装店,修理店等等。

    蒋心莲要去菜场买菜,问林延程要买什么。

    林延程摘下帽子,问道:“阿姨,您今年还做猪头肉吗?”

    “不做了,你叔不在家,弄这个怪吃力的。”

    “那灌肠呢?”

    “这得提前很久做,要风干的。”

    林延程不是很懂做菜,以前都是林婉做,现在她走了他才发现爷爷其实也不怎么会做菜。

    这大半年吃的都很简单,爷爷会炒花生米当下酒菜,会炒鸡蛋,会用电饭锅顿个汤。因为做菜的不足,爷爷总是会给他买很多零食弥补。

    他不是很爱吃零食,觉得很浪费钱,提了次后爷爷就少买了很多了,但还是会买,因为爷爷说:“可曦曦那丫头爱吃呀,这小丫头……”

    林婉去世后的很长段时间他都没什么胃口,上了初后他才慢慢真的缓过来,习惯了她不在的这事实。

    他想,平常就算了,过年的话至少稍微吃的好点吧。

    爷爷都快七十的人了,为了这个家还在努力挣钱,他想为爷爷做点什么。

    蒋心莲像是看出了林延程的心思,笑着问:“你想做菜啊?”

    林延程嗯了声,“蒋阿姨,您能教教我吗?”

    蒋心莲怜爱的摸了摸他的头,“阿姨当然乐意啊,我们延程啊……太懂事了……”

    蒋心莲心头浮现出过往种种,想到英年早逝的林婉,实在是哽咽,可怜了这么乖巧的孩子。

    林延程扬起微笑,他能感受到蒋心莲对他的好。

    其实这点,岑曦还是像蒋心莲的,母女俩都是心软感性的人。

    ……

    两个人逛菜场,蒋心莲报了几个菜名,经过筛选,林延程最终决定做个四菜汤。

    他记得爷爷家里买了猪蹄,鲫鱼,土豆。那么可以做土豆猪脚汤,红烧鲫鱼。现在只要买个素菜,个凉拌菜,个荤素搭配的。

    蒋心莲给他的是:炒青菜,凉拌鸡丝,洋葱炒肉。

    比较容易上手,怎么做味道也不会太差。

    这些他共花了二十不到。

    买完菜,他又去杂货店要了两个福字和对春联,年前的物价总是很昂贵,这三样就要了他三十。

    林延程算着账,拽着剩余的五十,和蒋心莲说:“阿姨,我想去鞋摊看看,爷爷的鞋都不暖和了。”

    蒋心莲叹口气,心尖都颤了,领着他过去。

    暖鞋律30,林延程觉得可以接受,但蒋心莲给他使眼色,把鞋子放了回去,作势要走,说:“太贵了!”

    老板连忙叫住他们,“大姐,那你说你要多少?”

    蒋心莲:“15块。”

    老板摇头,“这不行,都亏本了!”

    “那我们去别的地方看。”

    蒋心莲带着他走了几步,老板说:“二十行不行!”

    见他们没反应,老板说:“算了算了,18 ,大姐,只能18!”

    蒋心莲这才应了。

    林延程有些目瞪口呆,觉得这也太离谱了,这双鞋居然十块就能买到。

    买完鞋,蒋心莲想去推车走了,但林延程叫住了她,说:“阿姨,我想去下书店。”

    镇上只有个书店,私人开的,很小的格局,书也都是有些年头的。

    蒋心莲想着这孩子是爱看书,没多问,载着他就去了。

    林延程左挑右选,拿了本长条形的册子。

    书要十五块,这都是标价的,还不掉。

    但林延程觉得值十五块,因为这是岑曦很想要的黑板报图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