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恐怖 > 江州令>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南箓司的脸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南箓司的脸面

    “左乾门的商大人!”宁雨绣面露惊讶,她此前听过江成与赵辅说起魈的这些东西,但没有想到的是,城中这只新魈居然就是商存之。

    宁雨绣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商大人怎么会变成魈?”

    “此事说来话长,商存之在江州拥有多重身份,此前的阎王庙胡千户和孩子王都是受他雇佣指使做乱。”江成解释道,“如今他又用了邪术把自己变成了魈,今日在城外山林里被截杀的商队,就是商存之所为。”

    “天呐。”宁雨绣听得惊讶捂住嘴,有些不可置信,眼神中透露出不可思议,“居然是这样……”

    “在我和师父诛杀他之前,他还将南箓司的自天裘给杀了,与城外商队同样的死法。”江成接着说道。

    宁雨绣又是一惊,忙问:“那你们是已经将商大人……解决了?”

    宁雨绣边说边伸手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江成点点头,笑道:“我与师父设了个套,等他把南箓司的自天裘杀了之后,我们才动的手。”

    “一夜之间江州府和南箓司各死了一个重要人物,看来明日,这江州城又要热闹了……”宁雨绣笑了笑,倒是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保持理智。

    “这些人本就该死,只不过今晚一下死了两个,先热闹一下也好,给他们提提醒。”江成缓缓道。

    宁雨绣瞪着灵动的双眸朝江成看了一眼,拍了拍江成的衣袖,轻声道:“时候不早了,快去睡吧。”

    江成听到姑姑说出的这个睡字,忽然困意涌上头来,竟不自觉的打了个哈欠,道:“姑姑你不说睡觉还好,现在我还真是有点困了。”

    宁雨绣嗔笑道:“难道我不说这个睡字你就不用睡觉了吗?”

    说罢,宁雨绣将江成一推,江成便迈着脚就势朝寝屋走去,进了房倒头就睡。

    第二日,果不其然,江州城内迅速掀起了轩然大波,原因是在这一日天亮时,早起赶集的城内百姓们,在南箓司前发现了一具吊着的尸体。

    尸体被绑吊在南箓司府门前的横木上,挡拦在南箓司门前,这具尸体的出现也迅速让南箓司外的百姓围聚起来,众人隔的远远的议论纷纷,而接着,当南箓司的箓员到点打开大门时,却被眼前忽然亮相点尸体吓得半死,直接晕倒在地。

    这时,一具尸体吊在南箓司门前的消息就迅速传遍了南箓司,南箓司外也围聚起了许多的百姓,箓员哪里有时间多想,只认得出尸体身上的黑衣箓袍是南箓司内高等箓官才有的,迅速将尸体取下带进了南箓司,关上了大门,连忙让人去喊箓抚和三位院抚。

    很快,南箓司的箓抚院抚皆急匆匆赶到南箓司,但这时他们才发现,东署院的院抚自天裘并未到场,前去自天裘家府中的箓员也从府中人口中得知自天裘昨夜并未归家。

    当箓抚韩谋和院抚宋袁志来到的时候,一眼便注意到尸体身上穿着貂箓袍,脸色瞬间大变,不约而同的相视对望了一眼,他们认出了这是自天裘的箓袍。

    接着两人迅速检查尸体,尚且不谈尸体莫名成为了干尸,他们从尸体手上找到了一枚扳指,这扳指是卡在指头骨节里的,纵使成为了干尸,但五指的缩瘪程度不大,这枚来自自天裘身上的扳指则是成了身份的证明。

    “可曾知道自大人昨夜几时走的,去了哪里?”

    “有谁看到是谁将尸体挂在门前的?”

    宋袁志与韩谋迅速起身,接连朝向周围的箓员问道。

    但箓员们纷纷摇头表示不知,但也确实不知,他们只知自天裘昨夜离开南箓司,之后的行踪便无从知晓了,而今天也是早上才发现自天裘的尸体吊在门前,更是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询问一番无果后,宋袁志与韩谋皆心中恼怒,但却怒有不同,宋袁志与自天裘为一伙人,同行着获取江州令和***家余脉之事,如今自天裘离奇死了,且是变成了一具干尸模样死去,浑身血肉被吸干榨尽,这无疑是一个警示与挑衅。

    对于韩谋来说,这也是一种挑衅,杀害南箓司一级官员,且将尸体悬挂在南箓司门前,这无疑是一种极端的示威,虽然江州城内今日目睹尸体的百姓尚不知道此人就是东署院院抚自天裘,但南箓司的声名和在江州的威望,今日被活生生的嘲笑何打击了一遍,身为一司之长的箓抚,自然心中气怒万分。

    “都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韩谋罕见的朝众箓员发火吼道,对他来说,南箓司是他的心血与根基,如今南箓司遭遇如此奇耻大辱,身为箓抚自然无法冷静处事。

    而相反,在一番暴怒之后的宋袁志,却缓缓冷静下来,他望着自天裘的尸体,心中只想到一个人:江成!

    “是江成!”宋袁志缓缓说了三个字。

    韩谋扭过头来,先是有些疑惑的朝向宋袁志看去,确认道:“宋大人,你说什么?”

    “人是江成杀的。”宋袁志又说道,他认为只可能是江成,昨日在宁府闹出那么大的场面,江成与南箓司就快达到兵戈相见的地步,且摊牌之后,两方的新旧矛盾不言而喻。

    “率黑虎军听令,随我前去宁府,活捉江成!”宋袁志再次下令集结起黑虎军,并缓缓朝南箓司外走去。

    而今,韩谋的态度竟也有些动摇,照宋袁志所说,江成是最有可能的杀害自天裘的一人,他自然知道江成与宋袁志自天裘几人的矛盾,但如今他不是为了自天裘的死而发怒,而是因为将自天裘杀害后悬挂在南箓司门前一事。

    南箓司的名声就是韩谋的底线,因此韩谋此时再也冷静不下来,也同样召集了众多箓员和官兵,于宋袁志之后前往了宁府。

    宋袁志是要去寻仇杀人,而韩谋是为了求证真相,两人的态度并不相同,却也相差不远,这一次,南箓司几乎倾巢而出,偌大的队伍在江州城内开路长驱,再次奔往宁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