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其他 > 婚前婚后的那些事儿> 一百五十八、世事真奇妙

一百五十八、世事真奇妙

    陈诚在房间喂完玲玉吃饭,刚出来进到厨房放碗,周妈妈便问道,“那柜子里一大包的中药是做什么用的?是你还是大妹哪里不舒服吗?”

    陈诚愕然,“中药?在哪?”

    “就在吊柜最顶上那格,我下午搞卫生擦柜门时打开来看到的。本来说问大妹,后来煮饭又忘记了。那么一大包,拿来做什么用?”

    陈诚完全不知此事,他拿出来看了看,满满一大袋,里面又成一包包独立小包,一打开浓浓的中药味扑鼻而来。

    他出差三个月,回来又和玲玉冷战,根本已许久没有进过厨房,更不要说去开吊柜。这药是什么时候有的?是玲玉买回来的?她生病了?

    可是,这两三个月以来,就没见她煲过呢。

    陈诚怕周妈妈担心,便随口推说自己上次出差,水土不服常感冒,回来后去医生那开来调理身体的。

    “这样。那你怎么不弄来吃?”周妈妈不疑有它,伏身去找沙煲。

    陈诚无奈,又只好说工作忙,忘记了。

    周妈妈拎了个沙煲起身,“我就知道是这样。今晚开始,我给你煲吧。药都捡回来了,就得要吃。时间久了,中药味会挥散,药效就没那么好了。”

    陈诚:“.......“

    玲玉在房间,早听得母亲问陈诚中药的事,心里正自一惊,坏了,近来事多忙乱,都忘了这药的事了。正想着怎么和母亲解释,就听到陈诚撒谎说是他的。既如此,也只好作罢,总不能又跳出来说是她的,那样母亲就会生疑。

    谁知道,接着就听到母亲说要给陈诚煲着吃,得,完蛋了。

    这回再阻止母亲煲是肯定会让她打破沙锅问到底了,那怎么办?

    陈诚正想着要怎么让岳母不要煲着这中药,听到玲玉在房间里喊他,便先去了房间,刚好,他也想问清楚玲玉,这药是怎么一回事。

    “让我妈煲吧,煲好了你悄悄端进房给我喝。这药是我买回来的,你知道,我总是失眠,去看了医生,医生让我吃点中药调理下。我人懒,拿回来又懒得煲,扔那就忘记了。”

    玲玉低头在电脑前打着字,语气轻松又随意。

    一句话,既解释了药的用处又能避免周妈妈疑心,更让陈诚放下心来。

    陈诚点头,这样也好,不然又再去说药是玲玉的,周妈妈肯定怀疑两人感情有问题。

    老婆生病,老公不知道也就罢了,还连什么时候拿的药回来都不知道,那不是有问题是什么?以周妈妈的性子,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到时两人是不得不摊牌。一摊牌吧,周妈妈肯定会追问离婚原因,陈诚又不想说。再者玲玉现在受伤,陈诚心疼都来不急,根本不想提这事。

    于是,玲玉把药放多少水怎么煲告诉陈诚,陈诚这才出去回了周妈妈。

    没想到,本来都不想吃的药,阴差阳错,反而吃上了。

    生活,总是处处充满奇妙,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带给你怎么样的烦恼或是惊喜。

    谁说不是呢。

    就拿霍晶晶来说,就是贴贴切切的。

    因着上次霍晶晶在工地上被子芸当众甩脸,又被陆阳当面拒绝,心里自是愤愤不平。

    本来,人家不喜欢你,又从来就不待见你,到这份上,该哪凉快去就哪凉快去呗,何苦还要再自讨没趣。

    可霍晶晶是什么人呀,自小骄生惯养,又是被一帮富二代给捧惯了的,哪吞得下这口气。

    当日被子芸那句“是个人就往上扑”气哭了,回来是越想越气,越气越想,对子芸那是恨上了。

    她觉得这女人嚣张得很,非得收拾一下不可。便找了霍父投资公司平时负责收帐的两个小混混,让他们去吓唬一下子芸。

    刚好子芸和陆阳斗气,隔天就回了F市。那小混混在陆阳工地守了几天,没见着人。便跟踪陆阳回家,也是没有。这可让霍晶晶火大,这人还凭空消失了。

    人不在本市,也就不好找。罢了,霍晶晶一生气,订了张机票去国外散心。打定主意先散散心,回来再收拾子芸。

    这一转,心情好很多,气消了大半,本来也就渐渐忘了这事。

    奈何那天玲玉公司开业,在程前饭店吃饭,子芸和陆阳一起去了。霍晶晶那天有事,刚好去找程前,看到两人坐一起吃饭。陆阳极尽讨好子芸,子芸一脸幸福傲骄的样子,直接又激起霍晶晶那团妒忌的火苗,心里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

    一回去,便又找了父亲公司那两个收租的小混混来,让他们跟踪陆阳和子芸,找机会要收拾一顿子芸。

    两小混混跟踪了几天,把子芸的生活习惯摸清楚了,便来问霍晶晶要怎么收拾子芸。两人平时收钱,拨油恐吓的事没少做,就更不要说是电话短信威协了,那都是小事儿。

    不过,这次两人见子芸长得漂亮,身材火辣,便起了色心。“小姐,要不我们把她抓来,脱光了拍些相片,看她还敢嚣张。”

    霍晶晶初听,能行吗?现在法治社会,别搞出事来。

    小姑娘家,骄蛮是骄蛮,可心眼还是不算坏。

    那两小混混唆使,“这有什么,那些找我们借钱的学生妹,没钱还债,我们叫她陪睡都不敢吭一声,别说拍照片了。再说,我们拍了她的照片,威协两句,她都吓坏了,哪还敢到处声张。”

    “对呀,既然要收拾她,就要收拾狠了。小姐不是喜欢她那男朋友吗?我们把这照片一拍再威协她和男朋友分手,她怕男朋友知道丢脸,那还不是乖乖听话。到时小姐乘虚而入,说不得她那男朋友就归你了。”

    霍晶晶一听,心动了,要真这样可解恨了,又把人教训了还把人抢过来了。可是,又有些害怕,“这万一被抓到了,可是要坐牢的。”

    “小姐,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先看好路线来,把人迷晕了,绑上眼,拍了相片就走。到时她也不知道是谁,报警又嫌丢人,这事放一放也就过去了,哪可能被抓。再说,就算被抓,又没做什么,顶多是个猥亵罪,进去个三五个月,让老板给点钱,把我们一赎不就出来了。”

    这话一说,霍晶晶彻底放心了,也就让人去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