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王牌通缉令千金请乖> 第155章 明绵杏动手了

第155章 明绵杏动手了

    景月芜摇头,“我想看看它们在我身上会不会也给我带来好运。”

    段南封笑着从身体里拿出递给她,“原来你也信这种。”

    景月芜看着手里的三钻身体不禁散发出红色的暗芒,是眀芙啊……

    段南封一直看着她,“还好吗?”

    景月芜握紧几分,身体仿佛源源不断涌进一个奇怪的力量,她虽不知是是那么,但知道是眀芙在帮她,她笑了笑,“明天比赛要赢。”

    “嗯,会的。”

    ……

    入夜。

    景月芜翻了个身,不知是自己太过敏感还是其他,总觉得有人在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可这个房间里除了她就是段南封,她忽然很害怕,不敢睁开眼。

    这里里海悦声不远,她明天一起床就往赛场去,不会有问题的……

    但她不睁开眼不代表站在她面前的人不知道她已经醒了,景月芜下定决心睁开眼睛的时候被一双大手捂住眼睛,片刻闻到一股奇异的药味直接昏迷了过去。

    ……

    再次醒来时景月芜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看环境她现在应该身处在一个破仓库里,周围昏暗的不知白天黑夜,高跟鞋的脚步声越发接近,她抬起头看去。

    眀绵杏笑着,“景月芜没想到吧。”

    景月芜越发憎恶的看着她,“眀绵杏!”

    她越这般模样眀绵杏很满意,“别这么生气啊,给你看看让你更无法接受的事,要不要考虑猜一下。”

    景月芜看着她心如打鼓,眉头忍不住的皱起,“你到底还想做什么!你不就是不想我赢吗!”

    “别急!”眀绵杏拍拍手,段南封从暗处走了出来。

    景月芜震惊的看着他,“南封……不可能的。”看着他无神的双眼,她仿佛明白了什么,‘’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你这个疯子!”

    “景月芜很惊讶对吧,说实话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大明星是吸血鬼我还真不敢相信呢,想知道我怎么控制他对吧,我不怕告诉你,有人找到我给了我一瓶药。”

    她抬起手,指甲用力的刮她的脸,“这次我能控制段南封就足够了!她说可以控制吸血鬼让我试试,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恨你,恨不得让你被最恶毒的话语唾骂,我想老天爷都帮我,我那晚只试了一点就能让段南封听我话做事,这次我几乎全部都用了!我不信他还能那么快清醒过来。”

    看景月芜不回话,明绵杏直接拿起玻璃药瓶亮在她面前,“看到没,就是这个。”

    景月芜用力撞她手,药瓶一不小心就摔到地上碎了,眀绵杏抬起手重重扇她几巴掌,“贱人。”

    景月芜死死咬住下唇,“你真让人恶心!”

    “引狼入室的感觉如何,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很难以接受对吧。”眀绵杏抬起手看手表,“离比赛开始还有一小时,你就给我乖乖待在这里吧,想赢?想红?下辈子吧。”

    眀绵杏狠狠抓住她头发,“和我斗!景月芜你斗不过我的,阎野是我的你别想,还有我警告你别觊觎我们明家,不然我弄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景月芜冷笑着,“如果能报复你让你像吃了苍蝇那样恶心,我不介意那么对付你!”

    眀绵杏连人带椅的把她推翻在地,景月芜额头砸到地面直接磕出了血,“你敢!”

    景月芜笑着,“眀绵杏你那么嚣张跋扈讲狠话,那你杀过人吗!你敢吗!你弄不死我将来我就弄死你,汝卿的事我绝不会忘记的。”

    眀绵杏被她激怒,抬起脚就往她头部踩去,“你以为我不敢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死了谁会在乎!”

    景月芜脸色苍白,“你恼羞成怒啊。”

    眀绵杏看到段南封忽而笑,“我是不敢杀人,但我可以让他来啊。”

    她说话带笑,景月芜听进耳朵里却浑身一颤,“你……”

    “当红大明星杀人绝对精彩啊,一个红人一个音乐赛新人,想想都很刺激。”她俯下身掐住她的下巴,“你觉得呢景月芜。”

    景月芜眼泪无声的掉,目光无比憎恶她,“你会后悔的。”

    眀绵杏站起身,“我是明家人,区区一个景月芜一辈子都别想动我。”她看向段南封,“当然我不会心狠让你死,折磨你更有趣,比如清白如何,我想这种事过后阎野还会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景月芜如坠冰窟,她高估了自己的容忍,也低估她了的恶毒,“我永远不会对你这种人心软,你根本不配。”

    眀绵杏指挥着段南封,他变化成吸血鬼的模样,但眼睛依旧无神。

    “景月芜!直接伤害你的事你都能不害怕啊?什么才是你的软肋,是你身边的人吗。”她捡起地上碎掉的药瓶碎片来到段南风面前,“把衣服脱了。”

    段南封照做,眀绵杏笑着,玻璃碎片在他胸膛处比划,“被控制了,受伤了也不会喊疼吧。”

    景月芜开始恐惧,厉声道,“你要对他做什么!”

    眀绵杏用力把碎片刺进他的肌肤里,血一下子溢了出来,她手在颤抖但依旧没停下。

    景月芜痛苦的大叫,“你住手啊!眀绵杏我一定会报复你的!你怎么这么恶毒!”

    眀绵杏把东西丢掉,愤怒的看着景月芜,“还不都是因为你,从小到大没人敢和我抢东西,只有是我想要的从来都是我的,如果谁敢我就让她再也不敢,特别是你这种贱人。”

    景月芜痛苦的哭声在这个隐蔽的仓库里是那么凄厉,段南封指尖微动,看着她的目光也开始有了点情绪变化。

    “景月芜你求我啊,保证再也不拉小提琴再也不在阎野面前出现,离开蔚尔离开翼市,那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景月芜哭着哭着就笑了,身体逐渐浮现一股暗芒,一股压迫力在这隐蔽的仓库里慢慢聚集。

    眀绵杏向后一退,“你!”她迅速捡起碎片抵上段南封的脖颈,“你到是什么人……别妄想能回去参加比赛!好好呆在这里直到比赛结束,不然我就让段南封好看!”

    那股红色的暗芒逐渐变成火焰把绳索燃断,景月芜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三个钻皆散发出光芒。

    段南封瞳孔逐渐清晰起来,这股暗芒很熟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