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山中田园记> 第187章 自救反击

第187章 自救反击

    “为什么要欺负宝珠?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妹妹吗?!”

    来人不理会清洛的挣扎,大手紧攥住她的手,声音带着强烈愤怒的不断质问。

    右手的手腕被对方紧紧的困住,清洛疼的光洁额头上都冒出冷汗,完全搞不清楚突然出现的人是为何?

    “你说啊,说为什么要欺负宝珠!”

    赵长寿一手攥住清洛的手,另一只手搭到清洛的肩膀上用力的摇晃她。

    清洛单薄的身体犹如在暴风雨中被冲击,身不由己。

    她俏丽到脸蛋上满是惊慌失色,束在发髻中的秀发在这剧烈摇晃中散落下,飘散在发白的面容上,遮掩住清洛冷厉桃花眼中的戾气与冷静。

    她目光快速掠过朝前面不用几步的苏家宅院,见那院门紧闭。

    她如果大声呼喊院子里的人他们应当会听到,但那样子此人也会警觉。

    现在这人已经没了理智,万一苏家人听到自己求救却不出来,那么可能情况更糟!

    心念一转,清洛嗓音带着哭腔的哀求道:“你放过我…求、放过我!”

    原本清甜的声音此时满是痛苦和脆弱。

    赵长寿眼里的愤怒褪去一些,再看到喜欢的人在自己手中受到束缚,纤弱的身体随他的手推动而晃动。

    她如桃花般优美的眼睛眼泪光点点,正满目惶恐哀求着自己放过他,再不想之前那般无视他。

    赵长寿咽了咽口水,迟疑的低下头,再看到少女纤细的手腕被他禁锢在掌中。

    随着挣扎袖子朝下滑去,一截如玉的皓腕-裸-露在外,与他手黝黑的肤色成鲜明对比。

    细腻微凉的触感让他掌心似被火烧着了,赵长寿下意识的五指松开。

    清洛见状连忙左手去握住巨痛的快没了知觉的右手腕,手腕轻动,袖子飘落下。

    糟糕!

    夏日穿着单薄的夏衫,并没有护身武器放在身上!

    看到那轻薄的纱制袖子在晃动,清洛眼里的慌张微现。

    余光看到面色通红的赵长寿,见他正喘着粗气,清洛提起一口气,连忙就要朝前冲去。

    “你以后不要再欺负宝珠,宝珠她很好的,你去和她道歉,爹娘就不会怪了你!”

    清洛一脚刚提到,赵长寿又一点不顾忌的再次一把拉住了她。

    身体一僵,被抓住的手臂似被毒蛇爬过,恶心又让人惊怕。

    清洛猛地回头,对眼里泛起亮光,有些激动的赵长寿瞪去,眼眸泛着遮掩不住的厌恶。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欺负赵宝珠,又什么要你父母的原谅!

    我与你有什么关系,快放了,否则我叫人了!”

    “你竟然不道歉?你竟然不让我父母原谅你?那怎么行!那样子你怎么和我一起!”

    赵长寿整张脸紧绷着,满脸怒火的盯着清洛。

    随即他抬手,就要一手将清洛的后颈握住,让她不要再挣扎。

    清洛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惊慌,这段时间的安逸生活让她有些松懈了。

    但她又怎么会知道在这平静的小山村自己会遭遇这样的事!

    对方口口声声要叫自己和赵宝珠道歉,这是赵宝珠的哥哥。

    这个时候清洛快速的冷静下来,也明白了对方的来意。

    回想到自己给顾大哥给午饭时,这人也曾凑近自己,对他,每次自己都表现出明确的避让。

    对方虽然失落也都安分离开了,就因为对方这态度,让她没有太放开心态,却不想自己终是大意了!

    追求不成,自己又和他的妹妹起了龌龊,他失了心智,竟然直接光天化日做出这等轻薄无礼之事!

    这时大部分村民都在准备午饭,自己大声叫喊,倒也可以吸引来。

    可是那样自己名声就毁了,到时候可真要和赵家的人牵扯不清!

    清洛想明白了,赵长寿自然也是明白的。

    他神色阴沉不定的看着似乎就要哭出来、尖叫出来的少女。

    他搭在清洛肩膀上的那只手,颤巍巍的抬起,那如花般美丽的容颜近在咫尺,甚至因为愤怒挣扎脸上满是红晕,更显得瑰丽诱人。

    赵长寿一只手是禁锢着清洛的手臂,慢慢的将清洛的手臂拉直,拉向自己。

    同时他另一只手臂抬起,缓缓地伸向清洛的身后。

    清洛看到对方这一方双臂变化,神色一变,知道对方是想将自己抱入怀里,也明白对方的用意。

    心里暗恨,喘了一口气,一滴冷汗自额头划过,带来一点的酥麻感。

    这时小道里的一阵凉风吹来,清洛身后起了一层的冷汗,单薄夏衫被风吹动的黏在身上,带来一阵的黏腻感。

    清洛眼眸泛起清冷之色,随后屏住呼吸,随着挣扎中,双腿慢慢的靠近赵长寿另。

    一只脚微抬起,准备好,一旦找准机会就要一击必中!

    而赵长寿正是眼里泛起兴奋之色,全身都在颤栗的竟拉住清洛,将她往自己怀里按。

    清洛不断的无助哭泣,低垂着头,脸颊两侧的长发散落下,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可怜又透着凌乱的美感。

    清洛额头若有若无触到年轻大汉不断震动的胸脯,一阵滚烫的温度蔓延出。

    赵长寿喃喃自语道:“清洛你跟了我,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你再一定对宝珠好,能嫁入赵家,那时候一定比你现在过得好!”

    无力反抗挣扎,清洛纤细优雅的颈脖无力的垂下,似被折翼的白天鹅。

    失去自由,一股萧瑟绝望的气息从单薄不断颤栗的身躯蔓延出。

    赵长寿眼里的疼惜一闪而过,随即又是满眼的决心。

    他这时自觉自己脑海很是清明,宝珠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个野人。

    而自己喜欢的人也是只眼看那人。

    只这样稍微一想,他又是狂躁加剧从心里蔓延着。

    随即看着这会儿由着他双臂掌控的少女,清洛是自己的了!

    那人不过是山上茹毛饮血的野人,宝珠看不上他是他的荣幸,将来如果他入赘。

    那么自己与妹妹都得偿所愿了。

    想明白了以后,赵长寿缓了缓神色,看着即将被自己抱入怀里的清洛,他嘴角轻轻勾起,力度放的缓和。

    “清洛你乖乖的,以后我们好好过。”

    “我、我……”

    清洛痛苦啜泣的呻吟起来。

    赵长寿终于得到心上人的回应,兴奋的瞪大眼睛,他紧紧看着清洛低垂的脑袋,看到她后脑勺发旋似都透着精致。

    按在清洛肩膀上的手朝她颤抖的背后抚摸去,柔顺的秀发吹拂过他的手。

    同时他仔细听着清洛细弱、若有若无的声音。

    清洛在秀发遮掩住的眼眸闪过一道彻骨的冷芒。

    一腿抬起,“喝!”的一声大喝,在赵长寿一个疏忽中,脚掌用力的踹去。

    “啊!啊啊!”

    赵长寿猛地推开清洛,眼睛瞪的突出,眼里是密密麻麻的血丝。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