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灵气时代的刺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有鬼!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有鬼!

    小和尚站在穆九樨旁边,见到楚歌惊喜不已,刚想过来打招呼,却被楚歌凌厉的眼神制止住。

    稍一思量,小和尚便恍然大悟,若是他现在上前,世家中人肯定会联想到北蛟秘境中和他在一起的人便是楚歌,这样一来,楚歌辛辛苦苦隐藏的身份彻底露馅了。

    到那时候,恐怕会遭到一众世家的疯狂报复……

    一念至此,小和尚止住身形,装作不认识楚歌,同时还告诫银色小蛇不要靠近楚歌。

    一旁的穆九樨察觉了小和尚的异状,顺着他的目光,深深地看了楚歌一眼。

    这个小子就是他的徒弟么?

    见小和尚心思灵慧,楚歌稍稍松了口气。

    “呵呵,诸位都散了吧,族里的一点小事而已。”楚柳微微一笑,上前抱拳道。

    他显然是不想在人前解决此事。

    几名跟过来的世家王境微微颔首,转身离去。王境都已离去,其他人就更没有在这里逗留的理由了,也纷纷离开。

    除了部分族老以外,其他楚氏子弟也被驱离。

    转眼间,整个祠堂便就剩下十几个人。在这十几个人里面,不是楚氏子弟的只有陶知之和孔参。

    陶知之上前一步,肃声道:“可是小徒和楚歌惹了什么麻烦?”

    喊人的乃是楚欲,而楚歌跟孔参一直跟楚欲在一起,所以陶知之下意识地以为是他们两人惹了什么事。准确地说,是怀疑楚歌惹了什么事。

    他了解自己的徒弟,绝对不是恣意惹事生非的人,但楚歌就不一定了,毕竟是王玄章的徒弟,干出什么事来都有可能……

    “此事与令徒和楚歌无关,儒王不必挂怀。”一旁的楚柏连忙解释道。

    陶知之闻言微微颔首,上前拉住孔参和楚歌,准备带两人离开。

    楚歌松了口气,他可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正要离开的时候,被制住的楚树双眼中爆发出青红交错的光芒,陡然冲开了二祖的封印,大声喊叫起来。

    “鬼,鬼要走了,只走了一个,还剩下三个!”

    一愣神的功夫,楚树手舞足蹈,指着楚柳、楚欲以及一个红发老者道:“还有三个鬼,三个鬼!呜呜……”

    二祖楚封眉头一皱,大手一挥,一道清光再次闪过,重新将楚树制住。

    听到楚树的话,楚歌心里一寒,下意识看了楚柳、楚欲以及那个红发老者一眼。

    也不知怎地,楚歌总觉着那个红发老者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见楚歌望来,红发老者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楚歌皱眉,没有深看,转头又看向了楚树。此时的楚树被二祖制在原地,双目流淌出血液,让原本就阴深深的表情显得更加恐怖。

    刚才他为了突破二祖楚封的封印,超负荷动用了鸾凤神目,此时多半是受到了神通的反噬。

    他刚才为什么叫自己是鬼?而且还说楚柳、楚欲、红发老者是鬼,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机?

    楚歌隐隐觉得,这个楚树,似乎不是简单的疯癫。

    “楚树族老有些……不太正常,让儒王见笑了。”楚柏干笑两声说道。

    “无妨。”

    陶知之含笑点头,朝周围致意了下,便带着楚歌离开。

    等陶知之离开之后,场上诸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我早就说过,将楚树关押起来,你们偏不听。现在好了,在其他世家和陶知之面前闹出那么大个笑话,真是丢死人了。”一名脸色靛青的族老率先打破沉默。

    “话不能这么说,楚树他只是偶尔会出现这种状况,其他时候一直好好的。而且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纰漏……”有族老闻言皱眉反驳道。

    “可他终究是出了纰漏!”面色靛青的族老冷哼一声,说道:“距离世家比武大会结束,还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中,他万一再出现纰漏怎么办?你负责么?”

    “他觉醒了鸾凤神目,终究是族内天才……”之前说话的那名族老嗫嚅道。

    世家最重颜面,若是楚树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他绝对负不起这个责任。

    “天才?”面色靛青的族老重复着着两个字,面露讥诮之色。

    木字辈的楚树,修为仅仅是封侯境,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绝对担不起天才两个字。

    “就算是天才,也是个殒落的天才!”又一名族老怪声怪气地说道。

    见话题逐渐跑偏,三位王境修士脸上都露出不愉之色,一名肋生双翅的族老连忙打圆场道:“这样吧,大家各退一步,在举办世家比武大会的这段时间中,将楚树关押起来,等到会后再将他放出来不就行了么?”

    其他一直未发言的族老们纷纷点头,显然是认同了这种做法。

    就在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族……族老,楚树族老和之前不一样。”楚欲犹豫了下说道:“他这次出了祠堂……”

    出了祠堂?

    一众族老闻言悚然而惊,其实他们早就感觉不对劲,只是之前的关注点一直在外人身上,下意识忽略了这一点,现经楚欲提醒,纷纷恍然大悟。

    之前楚树发疯的时候,从未出过祠堂一步。

    据楚树清醒时的自述,他和祠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一旦离开祠堂,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可现在……

    莫非出了什么变故?

    一名族老意外地看了楚欲一眼,肃声道:“险些忽略了这一点,如此一来,楚树再呆在祠堂恐怕就有些不合适了。他现在的情况越来越诡异,谁也不知道他再犯病的时候会出现什么事,万一将祠堂毁掉。事情就麻烦了……”

    “可是……”一个一直在回护楚树的族老皱眉道:“这样会不会害了楚树,我觉得还是等他清醒了之后再问问他比较好。”

    “是一个楚树重要,还是祠堂重要?”面色靛青的老者冷笑一声,讥诮道:“你自己也说了,这只是万一!哼,楚树之前就说过,他犯病了不会出祠堂,可现在呢?还不是出了?也没见他有什么生命危险,依我看……”

    “咳咳。”

    面色靛青的老者话还没说完,就被两声咳嗽声打断。见咳嗽的人是二祖楚封,老者瞬间闭上的嘴巴。

    其他族老见状,也纷纷眼观鼻鼻观心。

    虽然都是族老,身份大致对等,但王境与非王境修士之间,有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

    见楚封开口,无人再敢说话。

    “我倒是有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楚封操着一口苍老地嗓音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