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日娱浪人> 第四百二十八章 哭

第四百二十八章 哭

    七濑逃也似的离开了乃木坂大厦,但她没有跟高山一起回到宿舍,而是一个人乘坐公交车去江东区,高桥浪人租住的地方。

    在公交车移动的同时七濑的心情也在不停翻涌。

    浪人哥喜欢的人,竟然是娜娜敏吗?

    怎么可能,两个人看起来毫无交集,但是结合高桥浪人之前说的那些,好像娜娜敏也完全符合。在居酒屋看《人间失格》这件事情在奈奈未身上毫不违和,还有上京求学以及疯狂打工。

    但是,怎么能是奈奈未呢,怎么可能是奈奈未。无论七濑怎么想她都想不明白。

    小姑娘坐在靠窗的位置目光落在窗外没有焦点,在她有限的人生当中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喜欢的人跟队友,还有偶像生活的现实。

    她此刻特别想要逃回自己的小世界,当初要是答应父母去法国就好了。

    但她又想问清楚,找到一个答案,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虽然她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公交车沿着既定路线行驶,从黄昏驶向日暮,街道两边明亮的路灯亮起给夜晚的世界带上几分温暖。

    机械女声一遍遍重复设定好的地名,有人上车有人下车。七濑错过了站。

    下车之后她茫然地在公交站台立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周围的环境跟她熟悉的情况不同,从公交站牌上寻找信息,最终发现自己坐多了一站。

    她捏紧身上斜挎包的肩带,紧抿嘴唇开始往回走。

    实际上她可以选择坐地铁的,但是地铁太快,所以她下意识选择了公交车希望自己能够晚一点见到高桥浪人。

    很矛盾的少女情绪,此刻真真切切地存在于她的内心。

    七濑走了十多分钟才回到上一个站台,然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公寓楼下,她抬头望望高桥浪人所在的楼层。

    要去找答案吗?她问自己,犹豫了。

    又有什么答案呢?七濑不知道。

    她在原地踌躇很久,最终下定决心,迈开步子走进公寓踏上台阶。

    一楼,二楼,三楼,四楼,五楼。

    到了。

    她站在高桥浪人的房门前,紧了紧双手,深呼吸好几次后抬手敲响房门。

    “叩叩。”清脆的敲门声带着少女的心跳。

    没人回应。

    “叩叩。”她再次敲了一遍,但依旧无人应答。

    浪人哥还没回来吗?正当她有这样的疑惑时旁边自家哥哥开了门,有些意外地看着她:“娜娜,你怎么在这?”

    “哥哥。”七濑不带情感地叫了一声,“浪人哥呢?”

    “啊,你问浪人,他搬家了。”西野太盛很轻松地说出这句话,但却在七濑的世界里砸了一个大洞。

    “搬·····搬家?”

    “嗯。”西野太盛点点头,“今天下午才带人来搬了屋里的东西,那小子新房租在千代田区,啧啧,还真是有钱人啊。也不知道他最近赚了多少,真令人羡慕啊。”

    搬家,搬家,搬家。

    这个词语在七濑脑海里回旋,她完全没办法理解,突然有点想笑,笑过之后内心涌上一股子酸楚冲击她的泪腺。

    为什么呢,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娜娜你找浪人有什么事情吗?现在这个时间。”

    七濑摇摇头,冲西野太盛勉强笑笑紧接着踉踉跄跄地从楼梯逃走。

    “诶!娜娜!娜娜!”西野太盛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想要追上去却听见七濑哭着说,“哥哥求求你了,不要管我,不要跟来!”

    “娜娜·······”西野太盛心里着急但却下意识听从她的话顿住脚步。

    七濑从小就是要强的个性,虽然爱哭,但却从来都不会放声大哭,但此时明显有点情绪崩溃的意味。而且七濑很讨厌从他这得到安慰,也不知道为啥,西野太盛也习惯了娜娜的拒绝。

    但是这一次,他着实觉得自己应该去安慰一下妹妹。

    然而在犹豫的过程当中妹妹已经跑出去好远,再加上西野太盛还没有换衣服之类的,他想了想把电话打给高桥浪人。

    接到太盛电话之时高桥浪人正从后备箱里搬电饭煲,这也是最后一个电器了。

    车是他从事务所借的,为了这一次的搬家他买了很多东西,有车会比较轻松一点。

    听到电话铃声高桥浪人将电饭煲放到一边接听。

    “喂?”

    “喂!你这家伙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嗯?”高桥浪人一脸懵逼。

    紧接着太盛将自己面临的情况向高桥浪人解释,最后语气加重:“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你们两个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完太盛的话高桥浪人一个头两个大。他刻意避开七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能够再一次到他家去找他,一时之间心情很是复杂。

    这小姑娘还真是倔强的可以。

    高桥浪人抬手看了看手表,晚上八点,他想了想说:“她情绪很不对劲吗?”

    “岂止,那是非常不对劲!”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啊。”

    被高桥浪人这么一问太盛也有点懵,有些结巴地回应:“她····她叫我不要找她啊。”

    “········”

    高桥浪人算是明白为啥西野太盛这个哥哥当的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了。

    “我去找她。”

    说完,高桥浪人挂断电话,将后备箱关上坐进驾驶室开车前往江东区。

    他一边开车一边使用蓝牙耳机向七濑打电话想要得知她现在的位置,但是对方一遍遍倔强地挂断了电话。

    突然,高桥浪人就有点烦了,为啥女孩子都喜欢这样逃避呢。

    又一次被挂断电话高桥浪人也不继续打了,将手机放在一边专心开车,嘴上念叨着:“最好别让我找到你。”

    七濑根本没有走远。她就从五楼跑到了一楼,她跟西野太盛说了不要来管她后者真的没来找她让她心情更糟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真正泪崩的时刻是发现旁边收拾垃圾的中年女性公寓管理员从垃圾桶里拿出一个盆栽的时候。她很熟悉那个盆栽,因为她自己精心照料了快半个月。

    她走向管理员,管理员也看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有什么事情吗?”管理员问。

    “那个盆栽。”

    “你说这个吗?别人扔的。”

    “可以给我吗?”七濑快哭了。

    “啊,给你。”管理员将盆栽递过去。

    七濑接过盆栽,看着那近乎枯萎的枝干,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往下落,但嘴上还说着谢谢。

    “诶,小姑娘你怎么哭了。你别哭啊。”管理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别人这么一劝七濑哭的更凶了,管理员无可奈何。

    这个时候高桥浪人的电话打来,七濑不想接,一遍遍挂断。但是在高桥浪人停止拨打电话的时候七濑又很是委屈,难过地带着哭腔说:“哥哥是这样,他也是这样,男孩子们都是这样!”

    “诶。”管理员摸摸脑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