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萧萧春雨润华年>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旧人(下)

第六百五十九章 旧人(下)

    “你眼睛瞎了?看不见老子?”龙莫吟终于是忍不住喊了出来。

    严欢根本就没有理会龙莫吟,而是接着说:“我们有两万人!一人一口也杀了他了!”

    龙莫吟锵的一声拔出了那病苗刀,恨声说:“欺人太甚了,老子今天……”

    狠话还没有说完,陈惜命已经抬手阻止住了龙莫吟,冷声说:“我自己来!”

    “我……”龙莫吟一脸无奈。

    陈惜命已经走了出去,手中的长剑竟然猎猎作响,发出阵阵剑鸣之声。

    “冲上去,杀了陈惜命,升官加爵指日可待!”严欢高声喊道。

    “要么让开,要么死——”

    陈惜命的声音在空中久久不散,似乎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之音。

    所有的士兵互相对视一眼,终有第一个人冲了上来。

    “找死——”陈惜命缓缓闭上了眼睛,然后就那么冲进了人群之中。

    一人单挑两万!

    剑气如龙,鲜血如虹!

    惨叫声伴随着断肢在空中唱起绝响,舞起亡灵之舞!

    陆芊芊紧紧捂着那孩子的耳朵和眼睛。

    生怕这骇人的场面吓坏了那孩子。

    严欢愣住了,龙莫吟也愣住了,此刻的陈惜命在场中如同一尊远古杀神一般,每一剑挥出都会伴随着打把的生命流逝!

    龙莫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第一次见到陈惜命如此疯狂,不由得看了一眼陆芊芊,又看了一眼陆芊芊怀中的女孩。

    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由得心中暗暗叹息。

    场中陈惜命已经杀红了眼,大片的士兵倒在他的脚下,血流成河。

    陈惜命浑身浴血,不知是他的,还是那些倒下之人的。

    随着一剑挥出,陈惜命周围已经空了一片,只有满地的尸体,那些士兵眼中满是惊惧地看着陈惜命,不由得向着身后退去。

    陈惜命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之地一般阴冷:“让开——”

    一边说着,陈惜命已经迈步向前,手中的长剑散发着摄人的寒光。

    “陈将军——”陆芊芊终于忍不住喊出声,胸口剧烈地起伏。

    陈惜命抬起头,双目通红地看着陆芊芊,眼中满是复杂,良久才终于说道:“对不起。”

    陆芊芊眼圈通红,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滴在了怀中女孩的脸上。

    “娘亲,你怎么哭了?”那女孩脆生生的声音此刻在这片夜空之下格外的清晰。

    陈惜命的心猛地一颤。

    陆芊芊的身体都在颤抖,她没有回答孩子的话,而是颤声说:“将军,陈大哥,别杀了,给孩子……积些德吧……”

    陈惜命闻言竟然踉跄了一步,然后喊道:“带着孩子过来……”

    陆芊芊的眼泪已经决堤,出乎陈惜命的意料,她竟然摇了摇头说:“对不起,将军,我不能……”

    “为什么?”陈惜命问道。

    陆芊芊挣扎了许久才道:“还有一个孩子在昊京城。”

    “什么——”陈惜命感觉整个天都在向下压来。

    身后的龙莫吟已经惊得瞪大了眼睛。

    “双胞胎?”陈惜命惊问。

    陆芊芊摇了摇头说:“龙凤胎。”

    龙凤胎?这三个字瞬间让陈惜命清醒了过来,良久良久说不出话。

    龙莫吟则在心中暗暗想到:“真准啊。”

    陆芊芊转头看向了严欢,问道:“严将军,我发誓不会离开,能让我过去单独和陈大哥说几句话吗?”

    严欢几乎下意识地问道:“他是你什么人?”

    陆芊芊一愣,道:“他是……”然后扭头看向陈惜命,挣扎了良久才道:“是我朋友。”

    “朋友?”严欢哼了一声说:“那还真是知己啊,去吧,你知道的,如果你就这么走了,昊京城那个孩子的安危我没办法保证。”

    陆芊芊点了点头,抱着那小女孩向着陈惜命而去。

    当的一声。

    陈惜命手中的长剑跌落在地上。

    陆芊芊就站在陈惜命身前。

    “还好吗?”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出了这句话。

    陈惜命点了点头道:“这些年,你受苦了。”

    陆芊芊摇了摇头,凄然道:“其实没什么的,只不过孩子没见过父亲……”

    这句话如同是噬心的剧毒一样,将陈惜命的心烧得千疮百孔。

    陆芊芊忽然展颜一笑,将怀中的孩子递到了陈惜命面前,说道:“看看吧……”

    陈惜命伸手就要接过孩子,可是那孩子忽然大哭,一个劲地逃离陈惜命,钻进了陆芊芊的怀里哭喊道:“娘亲,我怕!”

    陈惜命的心都在颤啊,几句话蹦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香香乖,这是……这是陈伯伯……”陆芊芊最后这样介绍道。

    陈惜命的手之间甚至扣进了掌心之中。

    过去的每一次战斗,陈惜命从来都没觉得会如此难以面对,此刻他宁愿去与那两万大军血战,哪怕就这么倒在血泊中也罢。

    也好过此刻这噬心之痛。

    “算了,孩子怕我就算了吧。她叫……香香吗?”陈惜命声音沙哑得如同最后一声蝉鸣一样。

    “嗯。”陆芊芊点头。

    香香,女儿香?那一夜若不是喝了女儿香,也不会有如今的种种了。

    陆芊芊深吸了一口气说:“香香是小名,男孩叫想想,还没有起大名,等着……等着孩子父亲起。”

    “好……好……”这一个“好”字陈惜命几乎是托了几次才说完。

    陆芊芊说:“我本想将香香交给陈大哥的,但是此刻看香香似乎离不开我,陈大哥,如果……我说如果这场战斗我……死了,一定要带着孩子长大好吗?”

    陈惜命咬了咬牙,一下拉住了陆芊芊的手说:“现在就跟我走!”

    严欢忽然提醒道:“陈将军,别忘了昊京城还有一个孩子!”

    陈惜命一眼瞪了过去,寒声说:“找死——”

    “哼!末将只是听从差遣办事,说实话这种用孩子和女人当人质的戏码,我也看不上,但是君命难为啊。”

    “将永远是将,君永世为君。”

    陈惜命听到这句话猛地看向了严欢,问道:“你过去是?”

    严欢叹息道:“是穆威将军手下的人。”

    陈惜命眼中冷光连闪说:“如今做了狗了?”

    “呵呵。”严欢苦笑一声说:“若是能做人,谁愿意做狗呢?但是将军,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你,你可以纵马天涯,可是我有家的,我有老婆孩子的。”

    “总不能为了一句誓言,毁了一家子吧?”

    陈惜命不语,随后点头说:“好,今天你让我带他们母子走,来日战场上我为了你老婆孩子饶你一命!”

    严欢笑道:“将军不要为难末将。”

    陆芊芊也摇头说:“算了,陈大哥,我也不能和你走,孩子还在昊京城,我……我们若是有缘,总会再见的。”

    “我……”陈惜命刚要说什么,一旁的龙莫吟突然插嘴:“那个容我说一句。”

    “说!”陈惜命冷声道。

    龙莫吟一阵尴尬然后说:“陈将军,何必急于一时啊,反正他们是要去找韩彻的。”

    陈惜命眼中一亮,看向了龙莫吟说:“你倒是反应快。”

    龙莫吟笑道:“哪里哪里,是将军关心则乱。”

    是啊,反正都是要去韩彻那里,而韩彻已经反了,那等到了韩彻那里,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点了点头,陈惜命看着陆芊芊说:“等我,很快。”

    陆芊芊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陈惜命又看向了严欢说:“看在你曾经是我大哥的部下,刚刚我说过的话还算,来日我看在你老婆孩子的面子上饶你一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