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笑读朱元璋> 第125章 游戏的规则

第125章 游戏的规则

    于是乎,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这注定会是一场悲剧。

    空印文书的案子在官员手中流传了好几年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在洪武九年的某一天被成天没事找事干的朱元璋突然发现。

    当发现这一漏洞以后,他的肺都要气炸了。

    他觉得自己被人晃点了。

    晃点自己的家伙们,就是这群自己一直看不上眼还时时和自己作对的官员们。

    自始至终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冤大头,跟个傻X没有什么区别。

    这简直岂有其理。

    在盛怒之下,内心极度不平的朱元璋开始命人严查此事。

    史书上没有说朱元璋具体是让谁查察的此案,只知道此人出自御史台,但是我个人觉得这里面必然不会缺少一个机构。

    一个绝对可怕的特务机构。

    它的名字叫做:锦衣卫。

    其实要我说这件事情根本就不用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包括这些调查的官员们,他们也明白其中的缘由。

    甚至这些调查的官员们很多都有牵涉其中。

    这其中的里外缘由他们都很明白。

    你朱老大制定的规则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我们这些当官的这么做也完全是没有办法!

    但是这种解释对于已经完全炸了毛的朱元璋来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对于朱元璋来说这和瞎扯淡没有任何区别。

    他下令对这起案件的所有牵扯此案的官员进行深挖彻查。

    老大已经发话了,还能说什么呢?

    查吧!

    在老大怒火中烧的时候还是乖乖闭上嘴为好,不然的话自己必然会成为第一个被砍的对象。

    对于这头已经完全炸了毛的倔驴,这时候还是少招惹他为妙。

    于是,明初以来第一庄经济案件爆发。

    这便是:空印案!

    在朱元璋的严令下,彻查的结果很快出炉。

    首先中奖的是各级主政的官员们,他们是第一参与者,其中包括布政司(俗称藩台,相当于我们现在的省长),和其他各府州县的各级官员们。

    其次是那些坐阵中央,手握审核大权的户部官员,他们是第二参与者。

    对于这些直接参与者,朱元璋给他们下达的处罚结果是主印者(省长、市长、区长、县长)全部处死,副手及以下官员打一百军棍后发配充军。

    最高一级的户部尚书及户部其他所有牵涉官员,全部处死。

    处理掉这些官员以后,朱元璋并没有就此收手。

    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另外一批人身上。

    这些人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空印案,但是他们的职责注定了他们最后的命运。

    这些人是按察使(相当于我们现在的纪检委)。

    在空印案尚未爆发之前,做为按察使他们的职责就是监督和弹劾的作用,但是从到案件爆发到朱元璋下令严查他们都没有一个人出手制止,从片面上来讲,他们已经丧失了监督的职责。

    对于这群吃着干饭不干正事的家伙,朱元璋同样没有手下留情。

    它恨透了这群吃干饭不干正事的混蛋。

    对于这群人朱元璋给出的处罚是:所有监察御史,一个不留,全部处死。

    根据《刑法志》记载,随着空印案的爆发,数万官员被杀(系死者数万人)。而随着处罚的落实,从中央到地方所有府州县官员自上而下全部被清洗了一遍。

    不得不佩服,朱元璋的勇气和魄力。

    在对官员渎职的处罚上,朱元璋表现出了他近乎残忍的一面。

    但是在着残忍的背后,却同样存在着许多枉杀的事实。

    其中最典型的人物应该就是方克勤(山东知府,他的儿子比他还牛,他便是忠于建文帝宁死也不愿服从明成祖朱棣,而后被诛十族的大名鼎鼎的方孝孺!)。

    在空印案爆发时,倒霉的方克勤任职于山东济宁,官职为山东济宁知府。

    这位仁兄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好官,在他当政期间山东各府州县官纪谨严,他在山东任职三年,三年的时间里他所有的工资全部用于资助朋友和学生,他仅有的一件衣服连穿了三四年都没钱换新的,在他的廉洁办公下他家里的房墙塌了却同样因为没钱只能用茅草来遮挡。

    就是这么一位好官,也是因为空印案的出现,被就地处死。

    这位兢兢业业的知府最后虽没有身败名裂,却也没能落得一个好的下场。

    实在有些可悲。

    下面我们重新回到上一章提到的问题:空印案爆发的确切时间。

    我个人之所以比较倾向于1376年这个观点,主要原因在于它的时间比较敏感。

    因为这个时间距离朱元璋建国刚刚相隔八年。

    古人有一句话叫做:七年之痒八年之痛。

    这句俗话虽然主要针对的是夫妻二人,但是我觉得对于一个刚刚建立的国家来说,这个论点同样成立。

    八年时间对于官员们来说,官场套路已经可以完全掌握,套路法则也已经全部了熟于心。哪里可以贪污,哪里可以滥用职权,他们都可以做到运用自如。

    他们是熟悉了,但是对于制定这个法则的朱元璋来说却开始变得不放心起来。

    对于朱元璋来说,他只相信一个人。

    那就是他自己。

    除了他自己,他谁都不信。

    我个人认为朱元璋是戒备心极强的一个人。

    对于手下这些手握重权的官员们,朱元璋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他们,这些人只是他不得不利用的工具。

    他信不过这些人,同样憎恨这些人。

    甭管他们表面上表现的多么仁义道德,但是背地里他们还不知道是何等的下流龌龊。

    这些手握权力的官员们之所以给自己当差,完全是为了谋取私利。

    他们手上的权利越大,对老百姓的威胁也就越大。

    而对于这些人来说,朱元璋可以将他们做为利用工具,同样可以无条件的抛弃。

    而抛弃他们的方式,就是把旧的人马从头到尾全都杀一遍。

    然后换一批新的人马再来,等这批新的人马熟悉以后,在重新效仿之前的游戏套路再杀一遍。

    以此类推。

    而八年时间,对于官员们来说时间刚刚好,既不太长,也不算短。

    规则已经熟悉,作案手法也已经开始显现。

    挑选这时候来砍一刀,把这批官员们从上到下全都杀一遍,然后重新挑选一批人马上场。

    既解除了对自己政权的威胁,也解除了对老百姓盘剥的风险。

    两全其美。

    自己还是那个老大,规则还是一样的规则。

    等再过上几年,再玩他一遍。

    再过几年,再玩一遍。

    这样,既省时又省力,还省了诸多没必要的麻烦。

    这也许就是朱元璋之所以要发动空印案的思路。

    可以这么说,空印案只是朱元璋清洗官场的一个噱头,只是他要血洗官场的一个借口,他就是要借助这个借口,来完成他自上而下清洗掉这些陈旧官员们的目的。

    如果当时没有发生空印案,按照朱元璋的性格他也必然会找一个其他的借口来血洗官场。

    虽然这种方法太过残酷,但是对于朱元璋来说根本没有所谓。

    暴君酷吏不过一个骂名,对于一个可有可无的名声来说,他根本不在乎。

    和这些虚名来比,他真正憎恨的还是这些手握重权的官员,他们在位的时间长上一天,贪污受贿的风险就会增加数倍,对老百姓的威胁也就增加数倍。

    而唯一可以消除这个威胁的方法,就是杀掉他们,换新手上来。

    而对于新手来说,熟悉套路和规则就需要他们忙上数年。

    这些老臣们他们知道如何贪污,但是新手们却还不会,就算他们会也没有太大胆量。

    等数年之后,这些新手变成了老鸟,一切都可以按部就班了,到时候旧的游戏就可以再玩一遍,你们也就到了下岗的阶段。

    而下岗的唯一方法,就是被杀。

    因为只有死人,才可能将风险降至最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