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农家小福女> 第2007章 好吃的

第2007章 好吃的

    皇帝的心情一直到过年时才好一些,或许是因为心情不好,这四个多月来他有些怠政,将很多政事都交给了太子做。

    整个皇室都在守孝,太子也没别的事儿干,突然收到这么多工作,除了一开始因为忙碌心情烦躁过一阵外后面就慢慢适应过来。

    不仅皇帝,连朝臣都对太子越发满意,皇后见状,终于和皇帝提让恭王过完年回封地的事儿。

    恭王的伤已经好了,只是腿到底还是有些跛,慢慢走时还不太看出来,但只要速度快一点儿就看得出来。

    板子拆了以后恭王为此哭了两天,因为腿是皇帝亲手打断的,他也难受了一段时间,为此满宝还得给他多开了两天的凝神药。

    因为官员们还在国丧期,所以便是过年也很少有人聚集饮宴,就是有,那也是悄悄的不敢让外人知道。

    反正周满他们三家就很低调,因为过年,白大郎也搬到了周宅,三兄弟一起读书,满宝也从太医院里休假回来,正在研读太后送她的医书,而且太医署那边开春以后会很忙。

    太医院已经决定,开春以后就将以郑辜为首的十二个学生招入太医院做医助之职。

    他们在进学之前就学过好几年医术,基本都是各家的弟子,他们进入太医署后不过半年就被挑选出来单独成一班,教学进度和别的班级不一样。

    这一年多的学习,虽然还是有很多东西没学到,但萧太医几人都觉得他们再在太医署里看书学习也学不到多少东西去了,当下可以试着坐堂开方,接触真正的病人了。

    而郑辜他们三个都进太医署里做了快一年医助了。

    但宫中的病人就这么多,所以太医署决定开春以后组织几次义诊,既然是组织义诊,那就还得有药才行。

    免费是不可能免费的,用皇帝的私库维持太医署运转已经很耗费了,再让他出钱出义诊的药材是不可能的。

    而且萧太医和满宝他们私下商量过,都觉得到了秋冬时他们就可以准备去到各地的医署任职,到时候肯定又有一笔花费。

    不管这笔花费是从皇帝的私库出还是国库出,肯定不好拿到,所以这时候就要苟着点儿,不能给大家一个太医署很费钱的印象。

    所以太医院里的太医们凑在一起想了好几天,最后决定找京城里的各大药铺帮忙。

    当然,不是让他们白出药材,要是会便宜一些。

    他们的学生开方,拿着方子去合作的药铺里买药,他们得便宜一些。

    济世堂那边有郑太医在,很大可能可以说服,所以刘太医就给满宝分了一个保和医馆。

    理由就是之前她在济世堂坐堂时好像和隔壁的保和医馆挺要好的。

    满宝昨天刚休沐,决定今天再休息一天,明天就去保和医馆逛一逛……

    既然济世堂答应合作,那请保和医馆应该不难,毕竟是邻居嘛,不仅是邻居,还是同行。

    满宝翻开一页医书,一边看一边记下些要紧的知识点。

    白大郎觉得眼睛有些累了,放下书伸了个懒腰,抬头见他们三个都还坐着低头认真看书,便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三人头都没抬,也不说话。

    白大郎都不好意思再扭脖子了,他只能静悄悄的偏头去看窗外,正好看到妻子端着一个托盘走来。

    他连忙起身去开门。

    托盘里放了两盘点心,成氏对丈夫笑了笑,和屋里的三人道:“这都下响了,歇一歇吧,吃些点心暖暖胃。”

    三人也闻到了香气,抬起头来就看到盘子里还冒着热气的糯米糍和肉饼条。

    三人眼睛一亮,纷纷放下手中的书,也不嫌弃书房里的水冷,直接伸手在木盆里净手,然后上去捏着肉饼条吃。

    这肉饼条是小钱氏最近学会的点心,姑且算点心吧。

    因为满宝在书中看到了一个方子,说是用鸡肉裹着面粉油炸很好吃,于是当时从宫里哭灵出来已经很久没吃肉的满宝就没忍住缠着小钱氏给她炸鸡吃。

    小钱氏拗不过,不仅杀了一只鸡给她炸了,还拿其他的东西照着这个方子炸,什么猪肉、羊肉和鱼,最后满宝最喜欢吃的是用面粉裹着鱼炸的和裹着鸡炸的味道。

    可惜,后来再想吃小钱氏就不是很乐意做了,因为太费东西了,一次要一只鸡也就算了,还费油。

    鱼倒是也可以,但京城的鱼比罗江县的贵太多了,还总是买不到,所以小钱氏最后就不太想炸了。

    但她还是琢磨了一下,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琢磨的,她揉了面粉,先往里填肉馅,然后切成一条一条的蒸过一遍,然后又下锅炸一下,因为提前蒸熟,油炸过后耗费的油不多,也没有炸鱼的那种腥气。

    主要是耗的肉其实也不多,因为肉馅里她还加了其他的东西呢,而且填多了反而腻,就是这一点一点的,反倒更让人想。

    这肉饼条外酥里嫩,只有表面一层是酥脆的,轻轻一咬,里面便是麦面的清甜,最里才是微咸的肉,这一种新点心出来,不仅满宝白善和白二郎喜欢,刘老夫人和庄先生也都很喜欢。

    一直跟着白家这边一起用饭的庄先生为此去周家吃了一旬,最后容姨学会了这门手艺,时不时的炸出来给大家当点心吃他才回来。

    白大郎也很喜欢,几乎是三口一个,只是他们吃得不急,细嚼慢咽的。

    成氏笑眯眯的看着,白大郎便拿了一个给她,成氏接过,咬了一口后忍不住微微蹙眉,她忍了忍,最后咽了下去。

    满宝扭头看了她一眼,上下打量她过后看了一下她的脸色,问道:“师嫂,你是不是才起呀?”

    成氏不好意思的点头,“冬日午睡容易睡过头。”

    满宝将手上的肉饼条都丢进嘴里,吃下去后才问,“我记得早上白师兄过来书房时说你还睡呢。”

    成氏脸都红了,“……冬日容易犯困。”

    满宝却抓起她的手道:“我来给你看看吧。”

    说罢搭在她的脉上,好一会儿后问道:“您这个月的月事来了吗?”

    成氏一愣,想起了什么,有些期盼的看着她摇头,“你不说我倒忘了,好似迟了五天。”

    但她惯常会迟七天左右的,所以她和丫头们都没太在意。

    满宝就放下手道:“日子太浅了,再等等,不过的确是滑脉。”

    不仅成氏和白大郎,连白善和白二郎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