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恐怖 > 深渊归途> 第28章 数十万年前的往事

第28章 数十万年前的往事

    巨型的半透明金属管中,浮动着不明的液体,而液体之中则浸泡着许多不同外形的躯体——外星人,或者说,外形文明。

    陆凝从NE-002那里得到了文字翻译组件,借助这个组件她可以翻译那些金属管下方和附近的一些金属书籍上面的文字。

    大致来说,“游骑兵”这个文明有一种崇尚个体武力的传统,陆凝等人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这个仿佛标本室一样的地方,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在这里设置任何杀伤机关。

    最强的防御永远是他们本身。当然,这并不代表就没有防御措施了,而是这些防御措施都是别的一些目的的附加品——如今陆凝小队只是走过来,没有启动任何一项功能,自然也就没有任何防御措施被激活。

    “这里是战利品陈列室。”陆凝仔细看过几个金属管下方的铭文后说道。

    “战利品?”黑桃指了指金属管中明显还在沉睡的那些外星人,有点难以置信地问。

    “游骑兵每击败一个文明,都会收集那个文明最优秀的基因,制作一个完美标本放在自己的私人陈列室内……这里也是如此。”

    “这些文明都是一个人击败的?”竖笛有些惊讶。

    “也不能说是一个人,游骑兵有着类似部族的生活传统,而首领代表着部族。从铭文来看,他们就是这样在宇宙内巡游,寻找对手,然后击败……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

    龙脉走到墙边,那里的兵器架上陈列着武器,哪怕岁月如梭,这些武器依然没有任何锈蚀的痕迹,反而被时间镀上了一层暗沉的厚重色泽。它们虽然巨大,可是三米左右身高的游骑兵既然可以使用,人类勉强也可以拿起来。

    “游骑兵们非常擅长冶金,他们打造的金属是最好的武器原料,至少……”陆凝走过来,拔出一把军队的制式匕首在一柄战斧的锋刃上轻轻碰了一下,匕首的尖端顿时被削断了。

    “是我们至今也未能达到的科技水平。”

    “队长,那么这里有没有记录他们为何要离开呢?如果是有准备地离开,也没必要把东西都留下吧?”铁眉问。

    “这里只有和陈列室相关的一些记载,没有离去的部分,也许我们要上别处找找。对了,这些虽然被称为标本,但都是活着的状态,你们最好小心点。”陆凝指了指那些金属管,“游骑兵辉煌的年代距今估计有数十万年,这些都是极为古老的文明,哪怕被击败了,我们也不知道它们有着怎样的本领。”

    “啊呀,不能一个个唤醒过来打一顿吗?”竖笛有点失望,“这些可都是了不起的标本,如果能运输回去也是不小的发现啊。”

    “少用这种东西来引诱我,竖笛,管好自己。”微微斥责了她一下之后,陆凝继续往里面走了过去。

    一条宽阔的下行楼梯,游骑兵的建筑风格一如陆凝的印象一般豪迈,没有任何狭窄的甬道之类的东西,至今为止最小的一个通道居然是那个电梯。

    下了楼梯,马上就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黑桃在后面赞叹地喊了一声,而陆凝对眼前的东西也不奇怪——雕像。

    游骑兵不像观测者那样使用载体存储,或许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有关,所有的一切都是直白地雕刻在金属之上,以精美的雕像形式陈列出来。这下面的一层已经近乎一个博物馆一样,里面有大量金属熔铸,又精心雕琢的定格场景,平面立体皆有,甚至还有一些星球的微缩模型。

    “战争、战争、战争。”铁眉从一个个雕像前走过,“他们记录的都是自己最得意的往事,他们将这视为荣誉。”

    “毕竟击败了无数的文明啊。”黑桃感叹道,“他们真的去过很多地方,宇宙比我们想的还要广阔。”

    “队长。”龙脉倒是从墙上的一幅浮雕画中发现了一点端倪,“这幅画好像是有点意思。”

    “我看看。”陆凝走了过去,画中是一幅星际战场的战争景象,一艘战船横在两颗星体之间,后方扩展出四瓣巨大的“花瓣”,而前方的舰炮则打出了如同长矛一般的炮击,画面就停顿在这里。

    画面上很难判断出比例来,可是陆凝还是能通过下方的文字介绍读出,这是游骑兵通过提取一个星系的恒星能量发射舰炮主炮的图景。

    龙脉关注的东西她也明白,就是战船后方展开的“花瓣”,那是一种类似戴森球的结构。这个世界的科技树中已经将这种理论暂时放弃了,毕竟制作戴森球需要消耗的材料和时间已经足以去执行更好的恒星能量利用计划。但游骑兵这个却又有点不同。

    “这一侧是星体的雕像,我也基本能推断出这都是游骑兵所击败的文明。队长,可是这算是他们崇尚的武力吗?”龙脉指着图像说道,“利用恒星的威力直接打碎一个行星,这无论如何都不太对劲吧。所以……我刚刚查阅了一下星图。”

    “联盟拍摄的幻星星系景象,是吗?”

    “是的,联盟拍摄出的图像中,这个星系中的恒星尚未进入蓝巨星阶段,我们几乎可以判断这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幻星系。”龙脉肯定地点了点头。

    “问题是……”陆凝拧起眉头,“除非这幅画面只是将主要的部分呈现出来,否则不可能是画中的样子。”

    恒星、飞船、行星。根据NE-002所说,当年的游骑兵认为这里的阳光过于强烈,所以击碎了一颗行星来进行遮挡光线。换句话说,那个小行星带应该就是被击碎的行星形成的。

    可是依然太近了一点,飞船展开的“花瓣”实际上并不是去包裹恒星,只是从一面去吸收恒星能量,从比例上看来并不是那么大,而那颗行星的大小不算“花瓣”甚至比飞船本身还要大了一些,假如比例尺不存在问题,那么画面中恒星和行星的间距应该非常近,近到小行星带以内的铁棘星、白峦星和木壳星都处于恒星内部的程度。

    那一瞬间,陆凝马上想到了一种可能。

    “龙脉……天文学上,蓝巨星是否能回到主序星状态?”

    龙脉苦笑:“队长,我也正要说,这实在过于骇人听闻了一点。您知道,联盟至今为止观测到的所有天体都遵循着星球的生老病死,尤其是恒星……蓝巨星、红巨星,都是一样,象征着进入暮年的恒星状态,而这样的恒星如何回到原本年轻的样子?逆转它们内部的聚变过程?还是注入新的氢氦元素?没人能够回答,因为做不到。”

    “可是……游骑兵做到了。”陆凝伸手轻轻触碰着浮雕上的凹凸,“如果这幅画的比例尺不存在问题,那么有些东西也就能解释了。幻星距离恒星的距离那么遥远,正常的光照尚且不算充足,又如何称得上‘强烈’?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游骑兵做了两件事。”

    “击碎行星形成小行星带,以及将一颗蓝巨星退回主序星阶段。”龙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这可能吗?我想不出……除非逆转了时间,队长,这个文明已经达到了那种程度?”

    “不知道,等等,这样说的话,他们还做了第三件事。”陆凝也稍微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退回主序星阶段也不可能将小行星带之内的星体返还,所以在那之内的那些星星都是后来才有的。龙脉,你觉得是游骑兵,还是那之后的别的什么文明?”

    “无论是哪个的结论都一样,这颗星球,不,这个星系,在人类或者您说的那个观测者文明踏足之前,早已被宇宙中别的什么文明重塑过一遍了。”龙脉慢慢蹲下身,“这里的一切都可能和天然无关,但是……这才有意思!队长!我们需要进行宇宙巡航!我们得登陆那硕果仅存的三颗固态行星上去!既然它们并非这个星系天然拥有,那么就应该留下了什么!”

    “我知道。”陆凝长出了一口气,让思绪冷静了一点,“只是这件事必须由更多人做决定。信标不止一处,再过不久,NE-002那里或许就能有所总结了。这不是我们一支小队能完成的探索任务。”

    “嗯。”龙脉点了点头。

    “另外,既然当初游骑兵能让蓝巨星退回主序星状态,或许我们也可以找到他们留下的办法,甚至我们必须也做到同样的事情。”

    陆凝转过身,忽然发现除了她和龙脉以外,其余人都不见了,陈列室的尽头大门打开,明显有人从那里离开。

    “竖笛、黑桃、铁眉!你们三个怎么了?回答!”

    “没事啊。”竖笛惊讶的声音立刻从队内通讯传来,“我们看到您和龙脉欣赏一幅作品正在激动,就没打扰你们,自己来找线索了。”

    “线索?”陆凝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这次是铁眉,不是我找到的。”黑桃赶紧说道,“我们是跟着记号过来的。”

    “什么记号?”龙脉也问。

    “队长。”铁眉直入主题,“我发现了有人通过蚀刻法留下的一些暗号,因为这里是金属,好像只能用这种方式……而且游骑兵金属的耐腐蚀性也很强,那些暗号很难发觉,我们必须用影光灯仔细搜索。”

    “既然你提到了暗号,那就是我们看得懂的了?”陆凝说。

    “是的,出发之前我们都学过。是联盟军方沿用了多年的简易文字,如果不是机密信息又情况紧急就可以使用的那一类。”

    有人来过。

    陆凝神色一凛,快步穿过门走了出去,很快追上了铁眉三人。在他们的影光灯照射下,墙壁上果然有很难辨识的阴影,全都是“前”、“右”、“左”这样的方向符。

    “我想这是先遣队的人,他们肯定也发现了这里。”龙脉跟着走了过来,“看起来印记留得匆忙,但没别的痕迹,要小心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谨慎跟着标记,看看指示我们去什么地方。”

    五个人慢慢跟着标记绕过回廊,向下走过了几层的楼梯,最终进入了一个圆形的广阔房间中,一直在寻找标记的黑桃猛然伸手拦住了后方的竖笛。

    “怎么了?”竖笛被挡了一下马上扭头,差点一枪托砸下去。

    黑桃晃了晃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用影光灯晃了晃,房间入口的墙壁上有一个和之前都不同的标识。

    【危】。

    陆凝看向房间内部,巨型的桌椅、书架、柜子……总之是这样功能的陈设,仿佛就是一个起居室一般,完全看不出危险在什么地方。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洁白的天花板上金属散发出柔和的光。

    咔。

    她打开了自己全部的探测仪,大量反馈读数涌入,但处理结果也全部都是正常。

    “危?哪里危险?”竖笛按下了黑桃的手臂,迈步走入了房间,左右张望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包括可能的突然袭击也并没发生。

    “这里就是个安全的房间,特意把我们引过来是在弄什么玄虚?”竖笛左右张望着继续往前走,而众人也都盯着她——实际上大家都清楚她在履行自己突击兵的职责,只是如今这个职责看上去也太过危险了一些。

    就在陆凝目不转睛地看着竖笛的走动一直到房间中央的时候,她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一个趔趄,而且第二步也没踩住,向下扑倒。

    哐!

    钢斩斧猛砸在地上,带着千钧之势硬生生止住了向前摔倒的身体。竖笛借助这个反作用力猛地使劲,扭转了倒下的趋势,随后挥斧横扫而出:“果然有陷阱!”

    斧头在空中挥出了一个半圆,但竖笛却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砍了个空,而是借助去势漂亮地甩了一下斧子,一个后仰仿佛躲避了什么,接着再次挥斧砍出。

    “竖笛!怎么回事?”

    “队长!这家伙有点难对付!过来帮我!”

    “你在和什么东西打架?”陆凝大喊道。

    听到这句话,竖笛微微愣了一下,动作也停住了,这时众人猛然看到竖笛的肩膀处出现了一丝裂痕,也仅仅是这么一丝裂痕而已。

    “哼,还以为是真的埋伏了什么对手。”

    竖笛也瞥见肩膀外层被撕开了一点的痕迹,却只是摇了摇头。

    “究竟怎么回事?竖笛!你刚刚遇到了什么?”铁眉低声问,此时他已经宛如猎豹一样紧盯着四周的状况了。

    “怎么说呢?”竖笛将钢斩斧扛在肩膀,张开手看了看,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好像是有实体的幻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