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瓷界无痕> 第658章 改制(九)

第658章 改制(九)

    邓琳琳想去拧门的把手,却被刘志康制止了,邓琳琳还想分辨两句,刘志康却使了个眼神压制了她的想法。

    邓琳琳无奈下向他汇报了公司的布局,充分阐述了改制进程中的暂停项目。

    “工厂暂不兴建,这一点倒是符合当前的行情。”刘志康很理智的分析道。

    “新设备即将掩面走来,我们要做好应对措施。这一点我和李鸿飞已经交流过意见,他说等李羽新回来一起商讨。”邓琳琳原话呈上。

    “也好,毕竟李羽新比我们都专业些。更何况他在广东呆的时间要长些,我们听听他的想法对进一步布局只有好处。”刘志康肯定了她的说法。

    沈云志在门口一听,心里慌了,这到嘴的鸭子岂不是又让人给弄跑啦?谁知一个不小心将门把压下,踉跄一步,撞了进来,“噗”地一声摔了一跤,整个人跌落在地上,煞似大雁平沙式。

    “沈云志,你这是何为?”刘志康明知故问的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外星人似的。

    “没什么,一个没站好,摔了进来。”沈云志嘴边还有一些泥土的芬芳。

    “那你要小心点,别摔坏了腿脚,到时候给你个厂长你还去不了。”刘志康玩笑一句,弄得沈云志青红一片。

    他应声说道:“不碍事,不碍事。”说完一个翻身,爬了起来。

    “沈叔叔,真的不碍事吗?”邓琳琳掩口笑道。

    “真没事。”沈云志一拍屁股,顺势做了几个热身的动作。

    “没事就好,云志你急匆匆的回来有事汇报?”刘志康故作惊讶的问他。

    “没事,我刚才走得匆忙,忘了拿充电器。”沈云志一眼瞧见桌子上的充电器就像抓了根稻草似的。

    刘志康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沈云志来,这样的理由他都能找的出来也算是随机应变里的高手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刘志康当然知道答案,因为这个充电器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自己手机上的标配。

    “你确认你的充电器在屋子里?”刘志康还需要看他的应变能力。

    “咦,这个不是吗?”沈云志当即拿起办公桌上的充电器就要离开。

    “这是我的。”刘志康制止了他的顺手牵羊行为。

    沈云志装模作样的拿起来瞧了瞧,继续说道:“果然不是我的,我的上面刻了一个S字母。”说着,将充电器放回了原处,然后又在屋子里找了一圈。

    “找到了吗?”刘志康问道。

    沈云志正在思量如何圆这个慌,他本想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刺激一下神经,手却不自然的拍在了裤兜上,这一拍居然拍出了主意,他赶紧往沙发上一坐,花里胡哨的几个小动作之后,一声惊呼:“哎,我这破记性,这不就在沙发上嘛。”

    话语之间,从沙发的缝隙处拿出了刚刚从兜里摸出的充电器,在他二人的眼前晃了一晃。

    “还真是哈,这么隐蔽的地方你都能找得到,真的是好记性。”刘志康从一个侧面的角度将他的一举一动全部收入眼睑。

    邓琳琳玩儿看魔术似的,跟着看了一场好戏。

    “你们继续聊啊,我先走了。”沈云志尴尬的甩甩手,却并没有行走的意识。

    “嗯。记得关好门,免得你待会儿又摔了进来。”刘志康将路给他封死,这下沈云志只好乖乖的离开办公室,只听得“啪”的一声,门锁严严实实的锁了个紧。

    看着沈云志离去的囧样,刘志康和邓琳琳再也忍不住了,随即一阵哈哈大笑,洞穿了整个楼宇。

    黄二娃如愿以偿的被送进了戒毒所,李鸿飞也将费用打到了戒毒所的账上,同时他也从医院里溜了出来,跑到龙王庙去拜了一拜。

    “敬总,那不是李鸿飞吗?”林志华开着车,立马驻足,同时朝身后的敬春祥小声嘀咕道。

    “嗯。的确是他。”敬春祥从车窗里远远地望去。

    “要不要搞他一下?”林志华询问道。

    “你有那个能耐吗?”敬春祥眉头一皱,恨不得踹林志华一脚。这脑袋吃大便长大的吧,这么硕大,真肥沃啊。

    林志华低头不语,却也不敢摘挡起步。

    “你说他跑这来干什么呢?”敬春祥提了个问题。

    “求神保佑呗。”林志华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

    “真的有神?”敬春祥从下三滥混到今天这个份上他只相信自己,不过偶尔愚弄一下下面的跟班倒将生死富贵挂上了嘴角。

    这下临到林志华傻眼了,这鬼神之说不是你经常宣扬的吗?难不成,你一直都在忽悠我们?林志华回头看了他一眼,将紧锁的眉宇投向他。

    敬春祥见他不语,心知刚才自己打脸啦,不悦的说了声:“走吧。”

    听到这话,林志华赶紧将油门一轰,“唔唔”!箭一般的飞驰而去。

    李鸿飞根本没注意远处的风景,他一心祈福,祈祷自己的兄弟早日脱离刀尖舔血的日子,他不愿意看到曾经的兄弟翻脸成仇,更不愿看到一个个倒在自己跟前的是昔日并肩的战友。他知道他这一走数年给他们的心里带来了许多迷茫,他们也是人,也需要正常人的生活,他们也要养妻生子,也要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以前自己给不了他们的,如今敬春祥给了他们,从另一个层面上说,敬春祥倒是他们的恩人。

    李鸿飞的心是矛盾的,以前的打打杀杀只能算是年少不知时,而如今却法华不再,回首白头。黄二娃的事到底为何所致,这是一个谜。别人不说,他不提,自己也无从获知,不过从他与敬春祥的眼神里他似乎找到了一点二者之间的纠缠,只不过这份瓜葛依旧说不明,道不清。

    李鸿飞回想黄二娃与林志华的对话,隐约的发现林志华应该清楚此事。于是,他决定单独找林志华问问情况。

    再说,林志华上了一整天的班,心情并不美好的回到了自己的小屋。这是敬春祥给他添置的套房,作为加入西南材料城的首要条件,他知道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专利,凡是听话的都预留了一个套房,房产证上的名字随时可以换成自己的名字。

    林志华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与敬春祥住在同一栋楼宇里,他借口照顾母亲为由要了一套离家比较近的房子。然而,他万万没想到,母亲以平房热闹为由拒绝了他的好意,与挨邻接近守望相护,这种融洽是高楼大厦换不来的。

    林志华刚一落座,门铃就响了,他纳闷道:“这奇怪了,谁会找自己?”

    他移步到门口,将房门一打开便傻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