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仙声夺人> 第872章 怨愤

第872章 怨愤

    容娴眼见着众位大佬追着她过来了,下意识警惕了起来,还以为这群人要趁机#落井下石#,#斩草除根#。

    她眼底深处十分冷漠,这群人也就是看她这会儿好欺负罢了。

    可若真以为她好欺负,那就是个笑话了。

    别忘了,这会儿中千界的业火还烧着呢。

    她垂在腰间的手漫不经心的拢进袖中,掌心一层层剑气开始聚集。

    容娴不满的皱了皱眉,深受重伤后,她的实力也大打折扣。

    得防着阴沟里翻船。

    不等容娴再多想什么,只见头顶锃亮的无垢大师随手扔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容娴脸色一沉,妈的,没想到你这个死秃驴最阴险。

    别人都还没动,你先一步想要暗算朕……

    没等容娴想完,那东西已经来到了她面前。

    容娴酝酿许久积攒的力量,抬手便准备击落。

    眼神漫不经心扫过之后,轻咦一声,这玩意儿不太多啊。

    她伸手抓住了黑乎乎的这片布,沉默许久。

    这玩儿意是招魂幡吧?

    无垢大师是被她火烧中千界给气的失了智了?

    一个大和尚用招魂幡对付她这个正统修士?

    好吧,等她死了就上了招魂幡。

    可现在她好好活着呢。

    所以?

    容娴抬头看向无垢大师,勾唇一笑,假模假样道:“真是多谢大师的慷慨,将这种宝物随手都能送出来,大师真是#富有天下#。”

    时间维度不同,并没有听见容娴在说什么的无垢大师苦着一张脸,朝着玄虚子求助道:“老道士,煦帝在说什么?”

    玄虚子定睛一瞧,煦帝嘴动了吗?

    好像没有啊。

    容娴也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交流,可就跟慢动作一样,等半天动那么一下。

    容娴抬眼看了看,沉吟片刻,恍然大悟道:“原来我们没在一个时间里,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信号的延迟?”

    她扬眉一笑,眼疾手快的将招魂幡收进了她绑定的芥子空间中,并在身体彻底崩溃前,将曾经的化身意识全都原路返回了。

    做完这一切后,她被脚下踩着的时间长河的碎片卷走了。

    众位大佬们:“……”

    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

    “这煦帝到底是陨落了还是活着?”

    “唔,我猜猜……等等,星辰阁主、天机阁主,你们二人在干什么?”

    “还有玄虚子道长,你们这是问卜吗?”

    “哈,还问卜什么,天道都被打死了,问谁?”

    此话一出,四下皆是一静。

    星辰阁主、天机阁主、玄虚子道长四人默不作声的收拾了自己卜算的家伙。

    一旁悄咩咩拿出八阵图的诸葛家主也沉寂了下去。

    不得不说,这煦帝是真的猛,也是狠人。

    自古以来与天硬杠的人没几个,能成功的根本就没有。

    这煦帝开了先河了。

    “想知道煦帝是否陨落,看一看容国便清楚了。”云九扫了眼众人,十分不解他们为何将如此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听到云九的话,众人才反应过来。

    他们立刻朝着容国投掷了一道视线,看着容国气运金龙只是有些焉焉儿的模样,却根本没有到死那一步,他们心下一松。

    煦帝还活着。

    若煦帝陨落了,这容国的天柱便会崩塌,气运金龙会很快溃散。

    等新帝登基才会凝聚新的气运金龙。

    等等,煦帝还活着他们高兴什么?

    中千界还有一大堆烂摊子等着收拾呢。

    只要想想整个中千界死了一半的人,他们就觉得窒息。

    还有一直到现在都没烧干净的业火……

    说到业火业火就灭了,好似突然间就从天地间消失。

    业火烧灼了那么久,神奇的是除了满身业障的生灵,其他什么都毫发无损。

    众人不得不感慨业火这玩意真灵性。

    却不知这业火是守在容国皇宫的容婳所控制的。

    让业火隐匿了后,容婳皱眉看了眼气运云海内的气运金龙,尝试联系了下。

    发现她与气运金龙的联系还在,但没有本体那么亲密无间。

    罢了,既然本体掉线联系不上了,容国先让老大管着吧。

    容国此时急需要安定人心,虽然容国有容娴一直庇佑,但雷劫与业火双重夹击下,总会有疏漏的地方,容娴死的人也不少。

    容婳想找个人敷衍的表达下她的想法,假装互相商量一下,结果环顾四周才发现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太子昊早就被丞相、太尉等人催促着去大朝会解决问题了。

    容扬就不提了,现在还一心求死,寻找自个儿的道呢,完全指望不上。

    容婳:“……”无敌真是寂寞。

    等了片刻,没有等到苍天怼她。

    容娴寂寥的叹了口气,苍天也跟着本体掉线了。

    同舟重新回到了无望森林斩杀妖邪,顺便盯着麓猫皇和大魏。

    傅羽凰与赵沪作为东晋与容国大战的开端,二人也默契的去了容国当供奉。

    至于宿敌命敌什么的,人都不在根本谈不上为敌啊。

    姜斐然也被青龙尊捎带着回到了青龙城,与他家娘子颜欢每日里吟诗作对,角色扮演,等待‘孩子’降生。

    而大佬们都忙成了一团,追根究底祸头子就是容娴。

    但她本人惹祸后拍拍屁股不见了,麻烦的是其他人。

    容国,乾京,皇宫内。

    本是容娴所在位置的希微宫内,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这人一身玄色锦袍,面上带着无面面具,身上的衣服绣着青鸟图案的暗纹。

    探看司,荒王。

    荒王坐在容娴的书桌前,伸手轻轻抚摸了下桌上的朱笔,面具下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和期待。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等不到这日,却不曾想冥冥中早有定数。

    等您回来,是否就会认出我了?

    我一直在等你,母皇。

    等你唤我一声荒。

    华琨站在门口,神色恭谨的询问道:“殿下,如今是非常时期,容国的处境也不容乐观,是否将您的身份告知太子?”

    中千界的劫难源头是煦帝,这事儿差不多都快传遍整个中千界了。

    往后容国肯定不会太平,不提其他势力的报复,单单是容国内部便有不少人心怀怨愤。

    荒王摇摇头:“不用,以前没有说,以后也没必要,我不会继承母皇的权势,这些东西留给需要的人,太子昊政务处理的很好,他会是个负责人好太子的。”

    华琨垂眸道:“诺。”

    虽然他不太明白荒王殿下的身份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是先帝说的,便必然不会有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